GC二手中介

吉他中国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吉他中国广告服务
搜索
12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日产内销ESP Edwards E-Acho Bass限量签名款电贝司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8-6-25 11:37:52 | 显示全部楼层
日本技术学巴西,团队严谨学德国,成果已经出来了。韩国这届虽然整体不行,但有个孙球王勉强支撑。而我们真的掉队好久了。
 楼主| 发表于 2018-6-25 12:30:2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彻底崩溃了。境地太绝望了,孤立无援,整个世界都与我为敌。我想起自己被孤立的小学初中时代,只是语言暴力就足以叫我自卑、寸步难行。被糟糕的人和机构裹挟着、推搡着走到了生死的边缘,我并非未曾寻求帮助,只是又被糟糕的看客推下去…再悲悯,我也只是一个世人公认的恶人而已。
 楼主| 发表于 2018-7-11 10:51:59 | 显示全部楼层
《邪不压正》又名《杀死那个太监影评人》,冯小刚曾说自己跟影评人势不两立,姜文心底可能也是这样想的,只是不好直说,借电影隔空表达。
 楼主| 发表于 2018-7-18 15:50:52 | 显示全部楼层
克林顿在耶鲁大学读书时,有一天在法律图书馆看到一个女孩,这个女孩曾经和他一起上过《政治和民权》课,她太漂亮了,克林顿一直盯着她看,过了一会,这个女孩走过来对他说:“嗨,如果你要一直盯着我看的话……而且我也回看你了,我们至少应该知道彼此的名字。我叫希拉里·罗德姆,你呢?”
 楼主| 发表于 2018-8-16 14:53:54 | 显示全部楼层
2018年5月16日,纽约,律师Aaron Schlossberg在咖啡厅里听到几位工作人员在讲西班牙语。他瞬间暴怒,威胁要打电话给美国移民和海关执法部门,并且跟咖啡厅投诉说:“你的员工在对客人讲西班牙语,然而他们应该说英语……这里是美国。”这段现场视频被放到网上后引发众怒。一星点评如潮水般涌入了这位律师执业律所的Yelp(注:类似大众点评)页面,律师本人也在其曼哈顿公寓外遭遇“fiesta”(嘉年华)抗议,其中包括一辆众筹来的taco(墨西哥玉米卷)售卖车,以及一个mariachi(墨西哥流浪艺人)乐队,以便在他上班路上为他唱一首serenade(小夜曲)。(注:这几个单词都是来源于西班牙语但已被英语吸收的词)
 楼主| 发表于 2018-8-26 10:26:54 | 显示全部楼层
很久以前有段濒临自杀的时光,已经安排好一切,距那天还有7天,遂决定好好度过这7天,每天都见一位朋友,每顿饭都认真品尝,讨厌的喜欢的人都好好面对,细心观察周围一切,因为极度平静温柔大部分烦恼迎刃而解,这7天还没过完的时候我就明白了,容易快乐的人并没什么诀窍,无非是无限循环这7天
 楼主| 发表于 2018-8-26 10:27:15 | 显示全部楼层
在某国待久了,几乎难以想象:在世界上大多国家,一年到头都没任何人查你证件;一年到头没任何人对你吼;一年到头不用担心被人坑……而某国当权者把焦虑、压力、怀疑和斗争不断传导到每个人身上,普遍有不安全感,又普遍出于防卫过度而对别人构成威胁,人与人敌对,易粪而食,这不是“坏”或者“糟糕”,而是对整个社会基础的摧毁。
 楼主| 发表于 2018-8-26 10:28:05 | 显示全部楼层
现在常常收到关于忧郁症的求助信,可以说非常理解,但有时不知道该怎么回,我也是从那片沼泽淌过来的人,心里特别清楚这不是陌生人两句轻飘飘的话语就能解决的问题,生活好像一团乱麻堆在一起,大部分人都觉得只要梳理好不就行了,但问题是根本不知道这团乱麻的线头在哪里,又从何梳理起?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4 13:55:39 | 显示全部楼层
听我妈说 现在的人慎独这块做得越来越不行了 我感觉是代际的差别 严苛的管束、督查并不能培养一个人的好习惯和自我要求。在医院这种关乎生命的地方也是 同样的外科操作 不同的医生、护士做得差距巨大 想着有点可怕 自求健康吧 尽量不上手术台避免把自己性命交给陌生人。

 楼主| 发表于 2018-12-27 15:33:51 | 显示全部楼层
现在只要说到“这个地方我去过”、“这个东西我知道”、“这个人我认识”,就觉得自己是六小龄童。
 楼主| 发表于 2019-1-10 10:34:12 | 显示全部楼层
才知道川大道教研究全国排名第一 感觉非常合理。毕竟 混吃之余顺便修仙才是川人生活的正确打开方式
 楼主| 发表于 2019-2-12 10:33:40 | 显示全部楼层
最近的新片实在是看的人心力憔悴,吹爆的家庭伦理科幻剧,炒冷饭不要脸的新喜剧。所以今天要干点啥?打游戏好了。
 楼主| 发表于 2019-2-17 11:27:14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是王小帅我就真的不再拍电影了,当初他口中的垃圾,那个毫无逻辑的垃圾,拿了金马,他自己可能都没拿过,在影迷群体中的口碑比他所有电影加在一起都多。脸都被打肿了,还拍啥?毫无判断力。这事儿都不是第一次了,上次《闯入者》上的时候,他说中国现在资本的审查要比权力的审查更严重,被娄烨直接怼回去了,他说,权力的审查永远是最严重的。今年柏林出了这么大的事儿,只有他安稳无恙,拍的东西啥样我们也都知道了。娄烨在柏林,说“电影是自由的”,听到差点哭出来,这就是差别。最后说一点,我们的民众太健忘了,甚至是无知。
 楼主| 发表于 2019-2-21 15:30:59 | 显示全部楼层
不喜欢的人被杀了,我不会因此而欢呼。因为我知道,他们会用同样的手段杀死我喜欢的人。事实上,他们已经那么做过很多次了。所以,更多的是难过。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吉他中国 (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1104号 )

GMT+8, 2019-7-20 13:18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