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BSON中国

吉他中国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MELO
搜索
查看: 15081|回复: 12

发一个几年前搜集整理的极端金属和代表乐队的介绍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3-13 21:37: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以前特喜欢,现在听得少了。是几年前搜集并整理的,主要是关于极端金属和代表乐队的介绍,然后就是这些乐队的代表专辑。当然这只是很少的一部分,还有很多遗漏的,不足之处,请指正。希望各位喜欢。
欢迎大家补充。

[ 本帖最后由 ziwa 于 2014-3-13 22:06 编辑 ]
 楼主| 发表于 2014-3-13 21:45:35 | 显示全部楼层

怎么一次发不完。那就分几次发吧

死亡金属

     极端的时代导致极端的力量,它把侵略和精神错乱的概念用阴森的曲调吼出来,这是里根·布什时代“无望政策”的音轨和基督徒前千福年的幻觉。 这是一种在音乐途径上对敌意和觉悟充满阴影的追寻轨迹。   死亡金属不是崇拜死亡的音乐,但它通过推翻全世界拿人性做抵押品的否认之墙,去克服并接受死亡与恐惧。   死亡金属是来自地狱的声音,像是恶魔的呼唤,像是撒旦的号召,却在一场梦境结束以后让人更加珍惜现有的一切。   死亡金属是人类最原始兽性的爆发,暴力、征服欲、恐惧充斥着整个乐曲,激发你心底的欲望,让你不知不觉为之疯狂、颤抖。   对那些没有体验过死亡金属魅力的人来说,大部分死亡金属看起来是种奇怪的随意和暴力的金属音乐,重点在陈述死亡的过程、死亡、人类命运被操纵的冷酷和狡诈的不诚实。

【死亡金属的特点】
     
    1.这些乐队的演奏极其朴实,不象普通重金属乐队,在乐器上加许多效果器,或是用点弦、大小泛音等花哨指法。然而他们的音乐一听就是“金属”味,噪而重,从乐器到主唱的声音都有噪音成分,而且配合巧妙,有种出人意料的效果,并将“金属乐”这个概念表达得淋漓尽致。 2.这些乐队很突出的一点就是鼓的节奏异常惊人,他们采用双面双槌脚鼓,双脚轮踩,其速度之快难以言表。第二是铙(CYMBOL)的运用,比一般的乐队快而频繁的多,声音刺耳。第三是鼓的运用似乎代替了普通金属中的吉他独奏,占比重很大。 3.主唱的噪音基本上用“吼”(低)和“嚎”(高)两种,而且大部分主唱用真嗓,而非靠麦克风或录音技术做出来的。 4.反宗教意识非常明显,从乐队名到歌名,大量涉及宗教名词,晦涩难懂。内容多涉及死亡、虐待、精神错乱、人格分裂、道德危机等等。总体上反映人类社会的阴暗面,所以这种音乐本身也显得黑暗、丑陋,就象死尸散发着恶臭一样。 5.封面设计充满血淋淋的人体残片,或是人的肌肉神经解剖图,或是被钉在十字架上的死人,或是恐怖电影中的恶魔形象,一看就让人不自在。 6.每个专辑都象流水一样,没有任何停顿喘气的机会,鼓手自始至终快速击打,贝司和吉他发出巨大刺耳的爆炸声,主唱的高低兽吼都让人感到无法忍受,这是对人类听觉系统的巨大考验(摧残),当你摘下耳机时,会有一种如释重负的轻松感。 7.没有性和毒品的成分。 “死亡金属”是一代人忧虑怒吼,表明了青少年们有些不对劲。不管你父母怎么讨厌它,这是进入金属暴力世界的最后一班火车。
   

死亡金属
     

    死亡金属是极端金属中最大的一个流派,起源自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初,大多数人认为死亡金属音乐形成的灵感来自VENOM、PARADISE LOST、CELTIC FROST等老牌乐队,不过我个人认为真正起到直接影响作用的是SLAYER,尤其是对北美地区的死亡金属乐队而言。
   
    死亡金属音乐是以THRASH METAL的架构为基础的,配之以超失真的降调吉他,急速的双面大鼓,深喉狂吼式的主唱,使他们的音乐较之THRASH METAL更加快速、重型,充满了血腥残暴的气息,不过死亡金属保留了THRASH METAL较多变速变调的特点,编曲也比较复杂严谨,能比较清楚的分辨出快慢不同的段落。
   
    死亡金属本身也可划分为一些不同的流派,最主要的是北美和北欧两大流派。北美的死亡金属最早起源自美国佛罗里达州,风格上大多追求血腥暴力,速度超快,音乐十分重型,代表乐队有美国的DEATH、DEICIDE、MORBID ANGEL、SUFFCATION、OBITUARY以及在此基础上发展出来的来自加拿大的BRUTAL DEATH乐队KATAKLYSM、CRYPTOPSY等。北美死亡金属乐队对推动死亡金属潮流在八十年代的兴起和壮大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不过进入九十年代中期后大量缺乏技术,过多依靠设备和录音手段营造气氛的乐队的出现使北美死亡金属的地位受到很大影响,逐渐为人所厌倦、遗忘,只有少数优秀的大牌乐队还在努力支撑着这一流派的门面。北欧死亡金属乐队大多来自瑞典、挪威,独特的气候和人文环境创造出一种与北美死亡金属迥异的音乐风格。北欧的死亡金属乐队相对比较注重旋律,编曲也比北美死亡金属乐队来得复杂,气氛营造的很好,似乎能带给你一种凄美的画面感。音色不如北美死亡金属乐队低沉重型,而是类似黑金属比较尖利刺耳,吉他音色很硬,整体音乐风格多少带点黑金属的邪气,代表乐队有ENTOMBED、HYPOCRISY、DISMEMBER等。更有IN FLAMES、AMORPHIS、DARK TRANQULLITY等乐队在北欧死亡金属音乐中加入北欧民谣和古典音乐的成分,形成一种被称为哥德堡之音的旋律死亡金属音乐。总体上看,伴随着黑金属潮流的爆发和北美死亡金属的没落,北欧死亡金属已经成为振兴死亡金属音乐的主要力量。
   
     
   
    黑金属
   
     
   
    黑金属最早的起源应该是来自英国的VENOM乐队,但真正将其发扬光大的是一些来自北欧的乐队,如瑞典的BATHORY,挪威的MAYHEM、EMPEROR、IMMORTAL、DARKTHRONE、BURZUM等。
   
    黑金属音乐的主题思想是建立在反宗教的基础上的,乐手往往涂上白脸和黑眼圈,一副吸血鬼的架势,歌词以反基督,歌颂撒旦为主要内容。音乐风格上,吉他音色嘈杂尖利使用大量颤音,鼓击速度相当快不逊色于死亡金属,主唱使用一种撕心裂肺式的狂叫,以上特点在早期的黑金属乐队中表现的尤其明显。后来一些新进的黑金属乐队象CRADLE OF FILTH在传统黑金属的基础上加入键盘、管弦乐、女声等,使音乐的旋律性得到极大的加强,编排日趋复杂,动辄就是十来分钟的大作。总体来说,黑金属与死亡金属相比低音差一些,节奏也不算鲜明,但编曲上明显更胜一筹,气氛营造的异常出色,那种挥之不散的**气质正是黑金属乐队最迷人的地方。
   
    由于黑金属音乐比较复杂,使之发展的较死亡金属缓慢,但进入九十年代中期,随着黑金属音乐的成熟,其魅力为越来越多的极端金属乐迷所接受,逐渐取代了死亡金属占据了极端金属的主导地位。特别是他们表里如一的邪行,如聚众焚烧教堂,乐队成员自杀、凶杀等耸人听闻的事件不断发生,更为他们赢得了乐迷们超乎寻常的关注。
   
     
   
   毁灭金属
   
     
   
    与死亡金属和黑金属相比,毁灭金属是极端金属中一个比较小的流派,同时也是最与众不同的一个流派。毁灭金属的速度非常慢,甚至比一般的主流重金属还要慢,但拥有无与伦比的超重型吉他和低音,音乐编排主要受教父级的重金属乐队BLACK SABBATH的影响,气氛阴沉。早期的毁灭金属乐队如PARADISE LOST、CATHEDRAL更被视为BLACK SABBATH的模仿者。可以说,毁灭金属音乐是一种非常阴森低调的音乐,向人们宣泄一种悲观绝望的末世情结。
   
    同死亡金属和黑金属一样,在将阴沉悲伤的感觉发挥到极点以后,毁灭金属也开始注重作品的音乐性和气氛的营造,同样增加了键盘等其他乐器,并开始将其他类型的音乐元素融合到自己的风格之中,加强了音乐的旋律性和整体感,即使是老牌的毁灭金属乐队CATHEDRAL也不例外。在近期我听到的作品中,玩那种低调原始的毁灭金属的乐队实在是难得一见,大概只有NECROPHAGIA还算是一个。不过无论如何作为极端金属的一个流派,毁灭金属依然在顽强的成长着。
   
     
   GRINDCORE
        
   
    无论你去访问哪个关于极端金属的站点,会发现在GRINDCORE名下总是NAPALM DEATH、CARCASS、BRUTAL TRUTH、BOLT THROWER等寥寥几支乐队,可见GRINDCORE是极端金属中是相当小的一个流派,甚至可以说是昙花一现,因为即使是上面说到的几支乐队也早就不玩纯粹的GRINDCORE音乐了。尽管如此,GRINDCORE对极端金属的发展所起到的作用是极为重要的。
   
    八十年代初,NAPALM DEATH乐队创立了一种以超失真的降调吉他,急速劲踩的双面大鼓,深喉式咆哮主唱为特点的音乐风格,立刻震惊了乐坛,从来没有人听过如此重型快速的音乐,因此NAPALM DEATH一时被推崇为世界上最快最重的乐队。进而一些来自美国的乐队将这种风格与THRASH METAL的架构相结合,才形成了屹立乐坛十余年而不衰的死亡金属音乐,可以说GRINDCORE的音乐风格是死亡金属音乐最基本的标准。不过虽然GRINDCORE的音色与死亡金属非常相似,但编排上有很大区别,GRINDCORE音乐灵感来自PUNK,结构比较简单,歌曲大多短小精悍,演奏相对显得随心所欲,不太注重音乐的整体感和完整性,比较而言GRINDCORE是一种比死亡金属更极端的音乐类型。但是伴随着极端金属发展的潮流,这种简单极端的音乐已经绝迹,使得一些超血腥派的极端金属乐迷扼腕不已。
 楼主| 发表于 2014-3-13 21:48:52 | 显示全部楼层

代表乐队介绍。以下排名不分先后

死亡金属奠基乐队Death(死亡)乐队介绍:

Death被很多金属媒体推崇为第一支死亡金属乐队,乐队唯一的固定成员chuck schuldiner在八十年代初期还是一个少年时就走上了追求极端金属的道路,当时他的想法很简单,就是要建立世界上最快最重的乐队,不过从chuck和他的death乐队的发展来看,这一目标一直没有实现,但death对死亡金属的发展所起的巨大作用却远远超过了当初的设想。death对死亡金属的贡献有点象van helan对重金属所做的贡献,他们的演奏技巧,编曲和音乐的整体表现手法极大地丰富了死亡金属的素材,对后来的乐队产生了非常重要的影响,而且这种努力始终没有停止过,因此你会发现death的几乎每张专辑都在进步。death的灵魂和基础是建立在天才的chuck身上的,而与象james murphy,gene hoglan这样的著名乐手的合作使乐队的风格更加趋向技术性,更加变化多端,带些前卫的色彩。诚然,death从来都不是世界上最重最快的乐队,但他们始终走在死亡金属潮流的最前线,更可贵的是他们从来没有在追求潮流的过程中迷失自我。

在大多数的介绍死亡金属的资料中,DEATH乐队被认为是第一支Death Metal乐队,1983年的佛罗里达,天才人物也是后来DEATH乐队的灵魂人物Chuck Schuldiner 和两个好朋友吉他Rick Rozz、鼓手兼主唱Kam Lee组成了DEATH乐队的雏形MANTAS,在自己的排练房和一些吵闹的酒吧里玩一种很极端的重金属,Chuck当时只是十五岁的少年,从那时开始死亡金属这个概念正在世界的各个角落慢慢明朗,而这个少年也注定要在这段历史上发挥重要的作用。迄今为止DEATH一共只有正式专辑7张。应该说DEATH 不是一个风格鲜明的乐队,因为它的每一张专辑思路、风格都在变化;DEATH也不是一个固定的乐队,它的成员除了Chuck之外一直都在变;但它的技术超群、意识超前,DEATH是一支无法为其划分类别的独特乐队,也很难将之与其它乐队相比较,但从始至终它都是最优秀的重金属乐队。2001年的12月13 日是一个叫所有金属乐迷难过的日子,伟大的吉他英雄Chuck因脑癌离开了我们,他一生中最富有创造力的时光全部奉献给了重金属音乐,他短暂的一生没有留下积蓄给家人,也没有光环萦绕的荣誉,但是他才华横溢的作品和执着追求的人生态度被全世界的金属乐迷所尊敬,他也因此而获得在我们心中的永生.

乐队在1987年发行的首张专辑《scream bloody gore》,虽然一些著名的乐队更早推出了唱片,但听过这张专辑后,你就会明白为什么那么多人认为death才是第一支死亡金属乐队,超失真的吉他,狂暴的鼓击,疯狂的速度,深喉式兽吼,以前从来没哪支乐队把这一切完全综合在一起。可以说是death和他们的这张专辑完整的定义了死亡金属的概念,从真正意义上创立了死亡金属这一音乐流派。

在乐队1988年发行的专辑《leprosy》中,chuck的老友rozz加入进来,配合自然是天衣无缝,整体感强于前作。chuck显示了他作为一个主音吉他手的良好素质,奉献了不少精彩的solo,录音比上一张专辑进步不少,只是chuck的嗓音有点尖尖怪怪的,总体上讲这张专辑比前作成熟了很多,进一步确立了讲究技术的风格。

在乐队1990年发行的专辑《spiritual healing》中,死亡金属界的大牌吉他手james muephy换掉了rozz,因此专辑中最大的亮点自然是他与chuck的吉他比拼,复杂流畅的riffs,超强的solo,令人如醉如痴,歌词的内涵也提高了许多,整张专辑具有不俗可听性,值得收藏。

乐队在1991又发行了专辑《human》,这次与chuck搭班的一支前卫死亡金属乐队cynic的乐手,音乐风格更加技术化,也非常重型,虽然专辑中的歌曲彼此类似,没有特别抢眼的作品,但每首曲子都很有分量,狂暴的气氛贯穿始终。这张专辑显示了,如果不是十分注重技术,death也许真的会成为世界上最快最重的乐队。

乐队1993年发行的专辑《indivdual thought patterns》是一张十分技术化的专辑,歌曲的编排超复杂,不逊色与melodic death乐队,每首歌曲都很有特色,旋律性有所加强。强悍的双主音吉他自然十分精彩,那是death的招牌,值得一提的是超级鼓手gene hoglan的加盟使乐队又增添了一件强有力的武器,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可能是由于结构过于复杂的缘故,这张专辑显得不够重型,难道完美的技术和狂暴的气氛没有办法达到平衡吗?

也许death意识到了上一张专辑的缺憾,在乐队1995年发行的专辑《symbolic》中,他们的音乐变的非常重型,编排比前作简单了一些,但依然保持了不错的旋律性,每首曲子都很精巧,运用大量的变速变调,快慢有致,大段的solo也穿插的很巧妙,录音相当出色,整张专辑显得重型而清晰。极端金属迷一定不要错过这张专辑。

经过三年的沉寂,death乐队终于推出了他们迄今为止最好的一张唱片《the sound of perseverance》,音乐风格在技术化的基础上更增添了不少前卫的色彩,chuck的嗓音变的尖利,有点类似black metal的感觉,吉他riffs相当富有旋律,鼓击超强,贝司的表现更是前所未有的精彩,歌曲中好多急停变化,编排复杂细腻,在这张专辑中death终于作到了残忍狂暴与复杂技术的完美结合,他们又一次推动了死亡金属潮流的发展,而且在给我们带来惊喜的同时,death对他们所钟情的音乐没有做丝毫的妥协和背叛。


没有人会怀疑Chuck Schuldiner在死亡金属乐坛的王者地位。Death作为现代死亡金属的宗师,已经和Chuck一样,在人们心中占据了不可动摇的位置。Chuck Schuldiner以他非凡的音乐天赋、深邃的思想和集智慧和残忍于一身的极端精神,为早期的死亡金属和现代极端金属树立了光辉的榜样。他不仅在音乐上(开创急速的吉他演奏和复杂曲式以及嚎唱法),更在思想上(对死亡的思考)影响了众多的极端金属乐队。不幸的是,Chuck患上了严重的疾病(脑瘤)。不过经过治疗,目前他的健康状况有所好转,并准备在2001年推出一张现场《Live In L.A.》(Death & Raw),录制了Death于1999年在美国的巡演现场,乐队历史上的经典曲目都将收录其中。

《the sound of perseverance》(1998)专辑介绍:

每一个歌迷都可以猜到DEATH要变化,但是每一个歌迷都不会想到DEATH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第一次听到这张专辑的时候简直是惊人,说怎么变成这样了?!Chuck又找来了一批当时还无名的乐手,当然他们现在已经都是鼎鼎大名了。尤其是鼓手(现在加入ICED EARTH乐队)他的技术简直太适合DEATH的风格了,灵活掌握快慢火候是最大的难度也是他最大的特点。太多太多精彩的吉他演奏了,是死亡金属里面优秀的演绎吉他技法专辑!和其他的死亡金属那种完全沉重的吉他不一样,但你又不能不承认他们是死亡金属,就是DEATH可以做到了。Chuck的Solo可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很多地方都有Solo的出现,但是他和第二吉他手的相互配合使听众一点不会感觉腻,而且会被它那种深邃的死亡魅力深深吸引进去。特别值得注意的是Chuck独特的演唱,尖到极点但是沙哑,而且每一句歌词都吐字清晰,如果兴趣试着学学,就知道难度有多大了,以前真的不知道人真的可以这样唱的。仔细听过专辑之后,却发觉DEATH除了一些外在的表现手法以外,内在的那种灵动的气质,变化丰富,和巧妙的编配一点都没有变!!!最后他们还翻唱了JUDAS PRIEST的经典名曲Painkiller,将JUDAS PRIEST的特色完美展现,但是用的是DEATH乐队自己的手法,真的是叫人惊叹的翻唱作品!但当时我们绝对没有想到,这竟然是Chuck最后的表演了... 这是一张完美结合了死亡的暴力和凄美的优秀专辑,仿佛一出娓娓道来的残忍故事。

操!!!这是一群“疯子”做出来的一张专辑。我觉得它是良好的技术与超前的意识结合出来的产物!在专辑中吉它,贝司,鼓,都“炫”得厉害,但他们做的很适度,没有说为了表现而表现,他们在自己的空间中发挥着最大的能量!在这些乐器中,鼓的表现是最突出的。我真不敢想,如果不是这个鼓手敲,那这张专辑要变成什么样。我不知道怎么形容他的表现,只知道他的表现是无懈可击的,听他敲这些歌,你就会感觉你脑子里上下左右都在响,鼓的每个地方能用的全用了(这不是夸张)!我在写碟评中很少提到乐队的贝司,但这次不提不行了,我觉得他把爵士乐的很多套路放到了Death音乐中,这样的结合 倒真是不多见(第三首歌开头的那段就是个明显的例子)。吉它在继承了上一张的旋律特点的同时抛弃了上一张的温柔,但还不像早期时那样重,而是一种硬朗的感觉!这次录音也是非常的棒,就没有你听不到的乐器,而且每样乐器的音色十分饱满,使整个音乐听上去很有力度。在专辑中,每首歌曲的速度总是时快时慢,我觉得这快慢转化的太自然了,感觉不出有什么雕琢的痕迹。如果要简单的评价这张专辑的话,我觉得可以用几个“最”来形容:Death专辑中最技术化,最随心所欲的,最硬朗的,录音最好的。当然,这也是Chuck和Death最后的疯狂!












美国morbid angel(病态天使)乐队介绍:

    纵观历史,要改变传统稳固的地基,进入一个全新的境界,需要的是力量、信仰和只有少数被选中者才具有的对自己坚信的目标的真正的感觉。他们是革新者、领导者,他们超越了感知的极限。在他们作为一支创造性的力量统治死亡金属十多年的历史中,Morbid Angel一直成功地将极端音乐的音乐的、精神的和意识形态的边界粉碎,同时也不可置疑地保留了他们卓越的残忍的有灵感的核心元素。
    他们是革新者,领袖,超越了自身极限的人。在居于死亡金属统治地位的十年当中,作为最富创造精神的一股力量,morbid angel极为成功地粉碎了极端音乐中的音乐和精神意识的界限,并且保持了他们残酷而富有灵性的卓越品质。

   从1989年Morbid Angel出第一张专辑至今,这支伟大的乐队一直都在为Death Metal这种极端的音乐类型书写最有力的见证。 Morbid Angel于1984年由吉他手Trey Azagthoth和Richard Brunelle创建。Morbid Angel最早一批在耳痛起家,并将Death Metal这种音乐形式带到地上。在将近20年的乐队生涯中,Morbid Angel的每一张专辑都保持了很高的水准,而且今天他们仍然具有很大影响力和号召力。Morbid Angel的价值不仅仅在于其音乐本身,他们倡导的革命性的思想正是他们真正的闪光点。 在Morbid Angel的音乐中你看不到腐烂的尸体的照片,也没有刻意营造的恐怖气氛,但实际上在你每次接触他们的音乐时你实际上已经置身于一个极其黑暗扭曲的世界当中了。其实人类就是生活在这样的一个病态的世界当中,只不过早已麻木了的思想已无力反思自己的行为,反而在光明闪烁时却缩了起来,而 Morbid Angel则一直试图唤醒人们去真正的理解自己以及这个病态的世界。
  世界随着1989年几个来自佛罗里达坦帕的家伙发行的一张名为《Altars Of Madness》(疯狂祭坛)的专辑而狂暴不安起来。当时,这张专辑对极端金属进行了革命性的和空前的陈述,它强大的歌曲创作,细微的旋律,悦耳的firewinds,及失控的热情的愤怒,满足了许多饥渴的耳朵,它很快就登上了英国独立排行榜的第一名。他们的这张处女作成了公认的绝对的最具影响力的死亡金属专辑,它是由炙热的怒火和永不停歇的能量组成的旋风的中心。1992年的《Blessed Are The Sick》更进一步巩固了Morbid Angel(特别是歌曲作者Azagthoth)的作为真正的革新者和梦想者的地位,他们在自己极度有力的素材中加入了古典音乐元素。《Blessed Are The Sick》保留了他们标志性的破坏性的暴风,将它发展到了另一个空间。在两张经典专辑后,他们开始了无情的全球巡演,乐队也成为新生代死亡金属的一支公认的中坚力量。
  1992年,他们达到了一个新的里程碑,他们成了第一支也是唯一一支与主流公司签约的死亡金属乐队。《Covenant》(盟约)证明了象Morbid Angel这样的毫不妥协的brutal乐队不光可以在主流公司发行唱片,还可以在那片土地上茁壮成长。1995年的《Domination》(统治)更证明了这个观点,其中充斥的slime-ridden吉它阐明了乐队的现状:一个不断发展壮大的有机的机器,以对发展难以抑制的渴望作燃料,以不可停止的意志来驱动。1997年Steve Tucker作为贝司手兼主唱的加入,是乐队的又一个重要的转折点。他的热情、专业级的乐感和真正的死亡金属vibe,使得1998年的《Formulas Fatal to The Flesh》成为MORBID ANGEL的一次盛大的回归,他们为死亡金属运动开辟了一个新的繁荣的纪元。几乎到了每块大陆的全方位的巡演,看出Tucker已成为乐队整体不可缺少的一份子,也证明在现在这个时代,极度的音乐仍能引起极度的响应。Formulas,加上最先的两张经典和在主流公司出的两张专辑、一张名为Entangled In Chaos的现场,在全世界共卖出了50万张。这些masters重新为自己树立了形象。2000年,又一张杰作公诸于世。动力四射、激情的黑暗曲调和复杂的节奏,《Gateways To Annihilation》(灭绝之门)为我们展示了过去、现在和将来死亡金属里及超越死亡金属以外的所有东西。这是一面真实自我的镜子,这是生存的节奏。这支乐队又重新定义了他们所开创的这一音乐类型。专辑《gateways to annihilation》为morbid angel开启了一扇崭新的门---精神上新的思维轨迹和形态。以宇宙空间天然的节奏进行音乐上的创造,这张专辑也许表现出了持久的无尽的精神力量。乐队的创始人,具有卓越的音乐鉴赏力的吉它手/歌曲作者trey azagthoth,令人惊叹的富有传奇色彩的鼓手pete sandovl和充满破坏性的贝斯手/主唱/歌曲作者steve tucker,以及具有古典气息的吉它手erik rutan,围绕着自从意识产生就存在的并将永远延续下去的关于真理的探讨,他们共同完成了这张复杂的,惊人的,黑暗的唱片。 gateways to annihilation由morbid angel和jim morris在佛罗里达州tampa市的morrissoun录音棚制作完成,它将成为重金属景观中的又一个不可缺少的里程碑。原来固有的标准已经被超越,这是morbid angel从成立时就一直在做的事情。


《Altars Of Madness》(1989)专辑介绍:

死亡金属历史上最具影响力的专辑!这是1989年乐队在Earache公司发表了第一张正式专辑,这也是这家公司发行的第一张真正意义上的死亡金属作品,因为他们之前发行的专辑现在看来都和死亡差距很大。作为第一批死亡金属乐队,乐队在金属界中进行了一次革命性的尝试,黑暗残忍死亡金属的开创者。当时他们的歌词就充满了崇拜撒旦主义的倾向,而且David的唱腔也不是标准的低吼。吉他使用大量阴暗的Solo和快速轮拨技术,很多的地方也把这张唱片划分经典黑暗金属专辑之一。专辑中的每一句歌词,每一个Riff,鼓点、变化... 甚至是唱片的设计,那样的质朴,直接,但是即使现在看起来仍然都是美仑美焕。这张专辑由Tom Morris在佛罗里达Tampa著名的Morrisound Studios制作,其制作的效果显然已经比当时英国的那些录音作品好了很多,在当时可以代表世界最先进极端金属录音水平。也是从这开始,全世界的乐队都注意到了Morrisound。无论从哪个角度:对于唱片公司、录音室、死亡金属风格、编写造诣、演奏技术... 这张专辑都是一张完美的答卷,也是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一张,伟大的MORBID ANGEL开创了一个时代!

死亡金属界的经典唱片不多,但无论如何选都少不了《Altars of madness》,死亡金属史上经典乐队也不多,但无论如何算都少不了Mobid Angel。无论黑金属还是死亡金属界,无人不对Mobid Angel 乐队推崇备至,他们不仅对死亡金属贡献巨大,对黑金属的贡献同样无法抹杀。来自乐队的第一张专辑《Altars of madness》是死亡金属界的经典唱片之一,同样也是我的最爱。这是一张格调极其灰暗的专辑,每一刻细微的段落都会让人觉得*****之所在。也可以说是死亡金属界*****感最强的一张专辑了吧。之所以有*****感,是因为他们并非寻求病态血腥,而是平衡与融合,*****感,血腥感,氛围,旋律以及死亡金属应有的癫狂和扭曲之间恰如其分的平衡。吉他极其晦涩全然无调,完全没有下耳的地方……虽然受Slayer影响很深,但是他们的吉他比Slayer更加晦涩,录的全是底频。所以听Mobid Angel的吉他虽然Riff变化也很快很快,但你全然感受不出来,因为吉他是为整体氛围服务,这是他们运用无调性理念的目的之一。专辑整体速度虽然快,但频繁的节奏变化使你找不到可以甩头的地方。主唱声音也与众不同,他的深吼压的很底而且很沙哑,像是恶魔在呻吟!他的声音为烘托整体的黑暗氛围起到了重要的作用。另外他们会在一首歌里巧妙安排键盘段落,虽然这是单调的几个音但在死亡金属里已经算非常旋律了,但惊讶的是我却没有觉得一点厌烦,相反很喜欢这样的段落。所以也有人称这是一张黑金属专辑,的确很多黑金属专辑还没这张专辑黑!这是一张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专辑,听极端金属的乐迷不可错过。

整张专辑充满了邪恶,黑暗的气息。能明显感觉到morbid angel受slayer的影响比较大。吉它的旋律极为晦涩,运用了很多无调式的理念,这不禁让我想起巴赫的音乐。solo部份尤为明显,他用电吉它特有的"摇把"使solo的每个音符都很扭曲的"蹦出来"。哈!就象是恶魔在呐喊。整张专辑两把琴和声的部份非常多,听起来就象两条火蛇交织在一起。这种演奏方式在当时的极端音乐里不多见。贝司在专辑中没什么很抢眼的表现,只是跟着吉它走。但同时作为主唱的DAVID在演唱上表现的极为出色,在这张专辑里他的嗓音很"黑",攻击性很强,歌声犀利,象在嘲讽什么!耶酥?!(只是唱的有一些死板)鼓在今天看来似乎不快也不花,但和其它声部配合的恰倒好处,相互呼应。值得一提的是pete的双踩,颗粒感好,力度很平均。作为一张89年的专辑,他们能把极端音乐演绎成这样,实在是让我佩服.在那个年代很少有人能把音乐玩的这么疯狂。morbid angel的"邪恶"是不做作的,他们才是真正的艺术家!!!
   

《Blessed Are The Sick》(1992)专辑介绍:

Morbid Angel这支伟大的乐队一直都在为Death Metal这种极端的音乐类型书写最有力的见证。这是一张完美的作品。
这是乐队于1991年在EARACHE发行的乐队的第2张正式作品,当时的乐队成员分别是:David Vincent(主唱及贝司);Trey Azagthoth(吉它);Pete Sandoval(鼓)及Richard Brunelle(吉它)。专辑的封面设计是活跃于18世纪末至19实际初的一位名为J.DELVILLE的画家的作品--“LES TRESORS DE SATAN”,是一幅充斥着阴邪妖气、使用了非常重非常美的色彩的印象派的作品,与专辑的名称及音乐内容非常相称,是我非常喜欢的封面作品之一,也是MORBID ANGEL到目前所有作品中我所认为的最优秀的封面设计。从音乐上讲,这张作品与乐队的第1张专辑“Altars of Madness”中的那种原始、暴虐的风格不同,从这张作品开始,乐队确立了其典型的注重酿造邪恶、恶魔般的氛围的音乐风格。通过音乐,MORBID ANGEL将这种“恶魔意识”表达得充分自如,邪恶、黑暗的色彩渗透在这张专辑的每一个音符中,凭借这张作品,乐队一举奠定了其SATANIC DEATH METAL鼻祖的地位,而这张“Blessed Are the Sick”更被称作是一张此类音乐的样本。与“Altars of Madness”中的那种猛烈的风格不同的是,在这张作品中乐队更注重快慢缓急交错的表现方式,音乐并不是一味地追求猛,而是以“柔”克刚,通过这种“柔”让人体会到邪恶的极限。而具体到技术层面,这种“柔”主要体现在吉它演奏上,吉它RIFF的声音非常细、非常“软”,这种风格与以CC及SUFFOCATION为代表的纽约死亡乐队完全不同,给人的感觉是刺骨的邪恶。这张作品还有另外两大听点,一个是很多首歌中都存在的超高速的BLAST BEAT军鼓;一个是充满妖气的大段的吉它SOLO。听听“Unholy Blasphemies”吧!这两个听点在这首歌中都有完美的体现。总之,作为佛罗里达死亡音乐的先驱乐队,这张“Blessed Are the Sick”进一步确定了乐队的地位,固定了乐队的风格,这是一张充斥神秘主义与恶魔主义的宛如“圣经”一样的作品。


《Covenant》(1993)专辑介绍:

Morbid Angel乐队于1993年发行Covenant专辑.这是一张Morbid Angel达到死亡颠峰的作品,囤积已久的经验和技术都在专辑中爆发出来.他们在整张唱片中真正的把自己每个细微的环节都调整到了最佳状态,无论是演奏,演唱,录音都极具概念性.本人敬仰鼓手之一Pete Sandoval.Pete Sandoval那个时候的技术就已经非常骇人,在这之前的任何作品里面,双踩的轮番轰炸,军鼓的单项敲击,都是很难超越的极限速度。MORBID ANGEL这张唱片中的音乐是不折不扣的死亡金属,凶狠、准确、怪异来形容这张唱片一点都不为过。

这张专辑的整体速度比前两张快了很多。除了最后一首,每首歌都很快!快的令人窒息。整张专辑鼓很突出,最明显是双踩的速度大幅度提升,好几首歌曲都能达到130的六连音。更让我惊讶的是双踩在高速下还能持续很长时间。这次pete的的技巧也更丰富。敲镲的变化最明显,强弱变化很大,还经常加一些踩镲的“花”,使音乐变得很丰满,不单调!主唱DAVID的嗓音中气十足,很有力度!和前两张比少了几分邪气多了一些霸气(我觉得他是在咬着牙唱)。唱的节奏也和前两张有所不同----短促有力!!!(而且经常是弱拍进)吉它和贝司相对于前两张则更注重氛围的表现,贝司不在是简单的跟着吉它走,加入了自己的旋律!吉它的一个很大的变化就是开始尝试使用七弦吉它,这在当时的极端音乐领域里是很少很少的,由于使用了七弦吉它,很多歌曲的音调很低,使整个音乐的色彩更暗,音色更重!专辑的录音很出色,层次感很强,每个声部都能清楚的听见,整体音色较之以前更为厚重!我认为morbid angel把音乐做的越来越黑暗,越来越重!专辑的最后一首歌足可以说明这一点!又一张经典!












美国obituary(讣告)乐队介绍:

美国着名老牌死亡金属乐队obituary成军于1985年佛罗里达州的布兰登市。起初,乐队的名称是xecutioner。乐队先后录制了一张单曲,并以xecutioner的名义在合辑metal massacre中推出了两首曲子。之后,由于发现另外一支乐队也叫xecutioner,于是乐队决定改名为obituary(生死讣)。

1988年,乐队与roadrunner公司签约,并于1989年推出了首张专辑,也就是死亡金属的经典名作slowly we rot(我们缓慢地腐烂)。此时乐队成员是主唱john tardy,吉他手allen west和trevor peres,鼓手donald tardy和贝司手david tucker。这张专辑的成功推出,奠定了obituary在死亡金属界的重要地位。主唱john tardy魔兽般的咆哮和压路机般缓慢碾磨行进的歌曲结构成了乐队的标签。听obituary的音乐,置身在汹涌而至的吉他和鼓击的节奏旋流中,你可以感觉到自己完全被乐器所表现的意境所包围了,而不会去在意他们的歌词在唱些什么。事实上,在这张专辑中,单凭tardy那难以辨认歌词的声音(亦是其他人所无法模仿的),就可以把这支乐队与其他的美式急速死亡先驱所区分开来。

1990年,乐队发行了第二张专辑cause of death(死亡原因)。这张专辑比第一张更为成熟,乐队对音乐的把握也更进一步。同时,整张专辑的曲风非常统一,处处体现了obituary式的稳健的暴力。当时的评价是:obituary继续扮演了这场骇人听闻的血腥音乐屠戮的主角,把死亡金属的概念延伸到了极致。在这张专辑中,前death的吉他手james murphy(后来又在gorguts,cancer,disincarnate和testament中呆过)取代了allen west的位置,贝司手david tucker也被frank watkins所取代。不过乐队的第三张专辑the end complete(完结)并没有取得更大的突破,它一向被认为是cause of death的拙劣翻版,没有新意的音乐只能让一些最坚定的歌迷心动,是该有所变化的时候了。

在录制专辑world demise(世界末日)时,west回来了,与乐队合作的制作人仍然是老朋友scott burns。专辑中最大的变化是我们终于可以偶尔听得清tardy唱的只言片语了。因为乐队的歌词不再是以往的那种晦涩难懂撒旦式主题,而更多的是一些对人类,社会和环境的涉及。对于此,乐队成员peres曾说过,我们是一群严肃认真的人,因此我们期望被认真的对待。
allen west除了继续obituary的事业外,对自己的乐队也毫不含糊。six feet under是他和cannibal corpse的主唱chris barnes组的乐队,也取得了不小的成功。

在经历了近三年的再次磨合之后,obituary于1997年推出了最新的大作back from the dead(从死亡归来)。在录音上,似乎比原来的作品更重了些。另外,节奏仍是乐队典型的风格,不过变换好像比原来多了。总之,这仍是一张够狠够重,能够让喜爱他们的乐迷兴奋的作品。不过tardy的嗓音不象以前那么压抑了,更令人不解的是,最后一首歌竟加入了占百分之八十以上的说唱成分,这与tardy的兽吼交错进行让人感到有些好笑。乐队音乐风格的这些变化让老歌迷感到失望,而新的歌迷又觉得他们的套路过于古板,因此obituary这支死亡金属先驱乐队在世纪末似乎并不得志。

obituary向来是一支非常独特的死亡金属乐队,尤其是主唱john tardy那独特的嗓音,你哪怕仅仅是听上10秒种,也能准确的辨认出这是不是obituary,而这是别的乐队无法做到的。不过这种独特的嗓音有时候也会让某些歌迷心烦,所以obituary一直也不是一支人见人爱的乐队,你可能不喜欢他们的音乐,但你同样也不能否认他们在极端金属历史上的重要地位。

《Slowly We Rot》(1989)专辑介绍:

这是obituary乐队史上第一张也是最重要的一张,这一张的份量甚至超过后面的“Cause Of Death” 。如果您对此观点表示不屑一顾的话,这至少证明了您不是一个“老死亡迷”,眼光回到80年代,这样的音乐可以说是恐怖至极,血腥至极,个性至极。同名曲 “Slowly We Rot”就象一部经典的老式恐怖电影,里面没有任何电脑特技,可是那种真实感和发自内心的冲动的是高科技无法替代的。这张专辑里面的一些编曲手法很简单,但里面表现出的沉稳和大气是非常有魅力的。由于当时录音的条件,这张作品的录音品质不高,可能影响到它的整体水准。但我看见很多自称是资深死亡金属乐迷的人在网上说他们不喜欢这张专辑,但他们会喜欢很多其实是受OBITUARY影响的乐队。老实说,除了口味的不同以外,我怀疑他们是否真的认真听过这张优秀的专辑。


《Cause of Death》(1990)专辑介绍:

经历了第一张大碟的出版及大规模的巡回演唱会的洗礼后,1990年,OBITUARY推出了他们最经典的作品,也是早期死亡金属最佳唱片之一的《Cause of Death》。这张专辑比第一张更为成熟,更为凶残的诅咒,乐队对音乐的把握也更进一步。在这张唱片中OBITUARY把他们的风格发挥到了极点,慢的时候,沉闷却很清晰的音乐扑面而来,快的时候,急如闪电却依然保持着压抑的感觉。专辑的开篇乐仿佛地狱中的恶魔正在用大锤狠击人体,带领你进入能一口气把这张唱片听完的状态。而John Tardy表现出比上张专辑更加自信的态度,他似乎也将自己看成是恶魔的化身,一定要征服你的灵魂。同时,整张专辑的曲风非常统一,处处体现了Obituary式的稳健的暴力。死亡金属界的大牌吉他手James Murphy的吉他solo可能是一道亮点,尽管在整体沉闷压抑的音乐气氛中显得有些出位,但一连串诡异的音符也很难让你有清新明亮的感受。主音歌手的声音更是令人厌闷至极,连翻唱Celtic Frost乐队的曲子也变成了这种味道。总之,OBITUARY希望带给你的是一种烦躁不安,痛不欲生的感觉,而“Cause Of Death ”无疑作到了这一点。认真地体会这张专辑后,你会发现与其他死亡金属乐队相比OBITUARY是多么的与众不同,多么的无可替代。希望喜欢死亡金属的朋友们不要错过这张专辑~!











美国Deicide(弑神者)乐队介绍:


来自美国佛罗里达的Deicide(弑神者)以其极度痛苦扭曲的吉它,鞭笞般的连续鼓击,以及Glen Benton那炼狱魔兽般的嚎叫始终屹立在死亡金属阵营的顶端。没有多少乐队能够享有这样的盛名,也没有多少乐队不是为了金钱和名誉而从事音乐的。然而,这一切对于Glen和他那个小圈子的人来说,就是在冒险。
Deicide宣布他们要对耶和华发动一场邪恶的圣战,用Glen的话来说“我们就是撒旦的箭!”投身于针对整个基督教及其唯命是从奴仆的毁灭事业中,Deicide所创作的音乐就是军火库中最致命的武器,一个撒旦的弹头便完全有能力彻底摧毁它的圣战目标。但诋毁者说Glen的行为是为了哗众取宠(他将一个倒十字烙在前额)。不过仔细回顾一下Deicide的历史,他们却从来未为人所轻视,不论是狂热的追随者,还是不共戴天的仇敌。

    对于许多乐迷来说,在死亡金属和其它类型音乐世界里,基督教中邪恶的代表——撒旦,是一个永恒的主题。当人们听说一支死亡乐队邪灵附体时,通常总会抱怀疑的态度,并嘲笑,“瞧,多蠢。”然而,Deicide,不仅仅如那些典型死亡乐队咆哮关于撒旦的故事。用他们自己的话说,Deicide不是普通死亡金属乐队所描写的某种令人作呕的尸检论或联想到恐怖电影里的感觉,他们没有黑色的掩饰和下巴上流淌着的人造血浆,也没有任何哥特式的键盘,或弦乐辅助来诠释他们固有的黑暗禁锢的现状。不需要任何添加剂,他们就是撒旦的卫队。

    在刺耳的旋律和音乐中,没有人能够容忍贝司手兼歌手Glen,吉它手Eric和Brain Hoffman以及鼓手Steve Asheim共创的愤怒。1987年,孵化于佛罗里达恶臭熏天的沼泽地,Deicide在Amon的骨灰上重建。在反对耶和华和他们的追随者,誓向所有基督徒复仇的战争中,Deicide从未跌倒,虽然他们遇到了来自激进基督徒自打耳光的反对之声,暴力威胁,甚至炸弹的恐吓,但他们从来没有让任何东西阻碍其恶灵音乐的再度出击。

出于对纯毁灭性节奏的喜好,他们1990年签约于Roadrunner唱片公司之前,就已录制了两首歌曲小样。虽然这些早期作品和后来的首张专辑比较,并不算什么,但他们以那毫无人性的残酷证明了自己将无所畏惧且永无悔意地完成对地狱的探索。1990乐团发行的首张专辑《弑神者》(Deicide),在死亡金属历史上留下了一笔抹不掉的黑暗印记。虽然有些令人生畏的混乱,且在制作时贝司音量稍显不足,但乐团采用了绝不妥协的真实声音,而不是强调每个音符的重要性。这张专辑结合了早期死亡金属原始的返祖无调性音乐的环境倾向,更多自定义结构聚集在复杂的和声层里雷霆般精彩;毁灭性的光速吉它Solo,由于痛苦、压抑而发出亵渎圣灵的尖叫。Deicide建立了一种和意识形态相匹配的邪灵美学,强调音乐构造和对后现代无政府主义哲学探索的类似之处通过自由分散再组合音符,成为对于一般作曲者而言无望的宣言。Glen 用嘶哑的咳嗽声咆哮出来自史前的嗓音,亵渎的灭绝者,关于人性和在一个无私、冷漠的天地中意志高度隐喻的歌词,每个被追击和强化的段落节奏都驾御着更大的能量。极端的吉它狂扫在支离破碎的音符上,近乎颠狂的高速颤音上浮动的旋律流过贝司震碎的心弦。在打击乐的领域内,敲击变化或跳过一小段,以达到流畅的效果。表面上几乎白痴般的粗糙段落和戏剧性的暴戾嗓音,或者漂渺而精神分裂般的吉它Solo与心跳共振。或许正是因为上述这些因素,Deicide的音乐才异常诱人。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解放怯懦者被禁锢的大脑,他们创造了近乎热衷于自残的声音。

1992年野兽脱困,Deicide横行于世。凭借罗马军团暴戾的仇恨,《军团》(Legion)从头到尾毫无怜悯之意。基督教电台的布道者将这张专辑称为“有史以来最大的亵渎”,这证明了Deicide不可否认的力量。随着《军团》的推出,乐团进行了第一次巡演。他们很快就受到了暴力威协:1992年12月,在瑞典斯德哥尔摩,一颗炸弹炸塌了Fryshuset俱乐部的墙和房顶。当然,事后评论界认为这只是针对为他们开场的Gorefest(血块大餐),因为Deicide的歌迷可谓处处皆有。后来因为Glen对用动物祭祀发表了一番毫无怜悯的讲话,一个激进的英国反活体解剖组织“动物自卫队”又给他发去了恐吓信:扬言只要Glen踏上英格兰的土地,他就别想活着离开。尽管这样,Glen仍发誓说他绝不会停止,因为他根本就不怕,“如果你怕暴力,就不要去做这种音乐。”

1993乐团发展了第三张专辑《阿蒙:饲养野兽》(Amon:Feastimg The Beast),很奇怪,只有两首新歌,其余皆来自于《军团》。而两个新泽西青年听了整晚Deicide的歌后,杀死了一只狗,然后将它的尸体悬挂在一棵树上,下面是只倒五角星标志。他们将这描述为一次“意外”杀戮经历。当Glen被当地报纸问及是否宽恕这种行为时,他拒绝谴责并说:“我喜欢杀戳”。

1995年Deicide从阴影处走出来,暴露最残忍的亵渎行为——《一度在十字架上》(Once Upon The Cross)。根据Glen的意图所创作的封面是由英国极端艺术家Trevor Brown完成的,音效和视觉的完美结合,没有他人或宗教能企及。Glen称赞:“这正是我想要的,并没有很多人能因描绘基督而扰乱灵魂,他做到了。”这一形象非常完美地体现了弑神者残忍和戏谑的攻击性。《一度在十字架上》使人回想起他们原始的不加任何修饰的同名专辑,在全新的重型鼓声中逐渐加快速度。至于歌词,“故事的整体很快在我脑海中形成,清晰、简单——我正在我的小天地里憎恨上帝。”Glen解释道。歌曲“Kill The Christian”(杀死基督徒)、“Christ Denied”(拒绝基督),“When Satan Rules His World”(当撒旦统治他的世界)毋庸置疑正是Glen所想的。

随着他们97年的音速攻击《光明群蛇》(Serpents of The Light)的出版,黑暗的战争变得愈发激烈,正如此前其它专辑均因撒旦的内容而备受批评,此专辑中有些小改变,歌词 作者Glen在坚定的反基督、反耶和华的同时,扩展至更大的战场,这使得基督徒们会小小的不舒服一下:专辑中十首歌更多的描述无知以及其如何滋生,而不再是看一首歌内重复提了撒旦多少次。事实上“Blame It On God”(怪罪上帝)是在此专辑中唯一一首提及撒旦的歌,“我想解释无知是从何而来,以及应该怎样避免”,Glen说。“The Truth Above”是Deicide反基督哲学中的另一个侧面,像Hypocrisy使用相同方法重点描述了外星人的存在将毁掉基督徒对上帝的信仰。这张专辑的声音有点故意被降了一级,但并没有离开录音棚的制作。使其听起来是有机的整体,迅猛的贝司、吉它声就象发自一个联合了欧洲黑暗金属味道的廉价失真效果器。节奏比以往更加猛烈、隐藏在旋律下的结构灵感来自两代死亡金属,现代黑暗金属技术也被融入其无序的结构,从而创造了一只他们自身高速段与随意变化的黑暗金属旋律交合而生的无机怪兽。《光明群蛇》在Morrisound录音,由Scott Burns制作,他是Deicide此前所有的专辑制作人。这是一张独一无二的唱片。”Glen说:“很多人会为我们的进步而惊讶。”此专辑成为Deicide的又一馈赠,他们不会停息直到被人完全理解。

1998年Deicide推出了他们的首张现场专辑《当撒旦活着时》(When Satan Lives)。十七首经典歌曲被重新演绎,如“Serpents Of The Light”、“Blame It On God”、“Dead By Dawn”,更有节奏速度的《当撒旦活着时》是一张绝对一流的现场专辑,不久后就成为金属乐迷CD架上的必备之物。


《Legion》(1992)专辑介绍:

    非常黑暗和邪恶感的一张专辑,这也许是杀神者最快刀法的一张,他们用无以伦比的速度和力对还示着死亡金属乐队能达到的最极端程度,他们的歌词也是直白到了极点,甚至比一些黑暗金属乐队还要狠毒。要注意,这是在1992年,要知道那时就连MayheM都还没有发行过全长专辑呢。 10 年之后的今天有多少乐队更狠更辣仍旧默默无闻,但是有谁能忽略当年DEICIDE的影响呢?整长专辑仅有8首歌,只有短短的不到30分钟,但每一曲中鼓手和吉他手的体力都叫人感叹!和很多死亡金属乐迷一样,《Legion》也是我心目中DEICIDE乐队的最佳专辑!尽管开始时伴随着山羊叫声的引子“Satan Spawn, The Caco-Demon”令我们感受到了一丝渎神的邪恶气氛,但随后DEICIDE带给我们更猛烈、更凶残的岩浆般炙烈的音乐。比起他们的首张专辑, 《Legion》中的音乐无论是编排还是演奏以及录音制作都有了很大的提高,复杂的歌曲架构和多变的节奏令人赞叹,Glen Benton的演唱声音稍感靠前,但清晰而激烈,如此猛烈愤怒的咆哮只出现在这张唱片里,即使是在后来的专辑中Glen的演唱也从来达到这样的水准。 Steve Asheim的鼓击完全令人难以置信,象鼓机一样快速、准确、能量无限,同时又通过节奏力度的起伏变化表现出鼓机不可能带来的激情。而Hoffman兄弟的吉他RIFFS和SOLO依然是技术化和高速度的,而且配合着Glen清晰可辨的贝司演奏,整体音色显得更加厚实、平衡。通过这张专辑也许我们依然不会更多的感受到那种“渎神主题”应有的邪恶阴暗的气氛,但在DEICIDE无休止的猛烈轰击之下,我们很容易沉浸于他们制造的血肉横飞的屠戮之中。歇斯底里的愤怒和全然无情的残忍是这张专辑的魅力所在,时至今日能够将愤怒和残忍真正宣泄到如此地步的作品也是寥寥无几。DEICIDE又为我们奉献了一张光彩照人的经典之作。










美国Cannibal Corpse(食人尸)乐队介绍:

Cannibal Corpse无疑是音乐史上最声名狼藉的乐团,因为在澳洲、纽西兰、韩国甚至连《Butchered At Birth》卖的最好的德国都严禁他们表演,但是他们疯狂对血腥、内脏及残忍的歌颂却使他们立足于主流媒体中,我们可以从金凯瑞要求他们在王牌威龙中现身,总统候选人杜尔做作地要他们对社会逐渐丧失道德负责中可以看出人们真是对他们又爱又恨,但是不论社会如何评价,事实就是:他们是史上唯一进入 Billboard 200的death metal乐团。

Cannibal Corpse(食人尸) 于1989年成立于纽约Buffalo布法罗市。成员:主唱George "Corpsegrinder" Fisher,吉他手Jack Owen,Pat O'Brie n,鼓手Paul,贝司手Alex Webster。(2002.2.13)

CANNIBAL CORPSE是一支非常受欢迎的死亡金属乐队,在国外穿他们T恤衫的极端金属乐迷是最多的。他们的音乐非常粗暴,血腥而变态,具有极强的煽动性。乐队的技术不算突出,内涵也谈不上有什么深度,但他们就是这样的一群家伙,不跟你玩深沉,不需要你去思考,只是要用最猛烈的音乐带给你极端的感官刺激。是极端金属音乐界少有的偶像派乐队。 总体上看,Cannibal Corpse是极端金属音乐界少有的偶像派乐队。

更换了吉他手,Jeremy Turner将代替Jack Owen。虽然他现在非常努力的融合到乐队中,但现在还不能确实是否Jeremy Turner将真正的加入Cannibal Corpse乐队. Jeremy是一位纯粹的死亡金属吉他手,就象他以前一样,在不到三个星期的时间里熟练掌握乐队的18首歌曲,这是个非常艰巨的工作.

2000年Metal Blade(金属刀片)公司推出的食人尸现场演出录像双张vcd《Live cannibalism(食人肉现场)》,包括2000年2月16号乐队在西印度群岛Milwaukee密尔沃基举行的名为“死亡金属大屠杀”的演出。现场演出气氛热烈,台上迷乱疯狂的双吉他相互嘶咬,贝司穿游于最黑暗的深处,急密的鼓点撞击着地狱大门,主唱的低喉是成群的魔兽冲出洞穴时兴奋充血的双眼射出的恶毒蓝光。琴手飘扬的长发从前面看象拖把一样不停摆动。主唱的头更象是电风扇一样大幅度转动。一场演出下来真担心他的脖子会不会断掉。台下比台上还能造,歌迷们互相冲撞肆意取闹.

 
《Tomb of the Mutilated》(1992)专辑介绍:

1.这是Cannibal Corpse最著名的一张专辑。虽然我个人收藏的这张唱片是CENSORED版,没有封面和歌词,不过在别处见到这张专辑的封面,感觉实在是既变态又色情,令人作呕,堪称极端金属最佳唱片封面。专辑中的音乐也有了不小的进步,声音非常清晰,作为一支极端粗暴的死亡金属乐队,这一点尤为可贵和重要,另外无论是演奏还是编曲,这张专辑都更富于变化,音乐的表现力有了很大的提高。无论如何,作为血腥派的极端金属乐迷,这张专辑是不容错过的。这张专辑我想就不用我多废口舌了。对死亡金属有所了解的人应该都知道这张。在92年就出现了这么残暴的死亡金属,可以说是震撼了不少人的心,尤其是专辑封面又相当“出色”,所以这张专辑成为了死亡金属的代表作品。
 
  这是乐队的第3张作品,也是Cannibal Corpse到目前为止所有作品中本人认为最出色的一张作品,而且专辑封面设计也是最精彩的。与前两张专辑相比,这张专辑给人最突出的感觉就是随着THRASH METAL味儿的进一步削减,重型、凶狠的DEATH METAL风格得到了完全的确立。CHRIST BARNES的主唱可以说一张专辑上一个台阶,他在这张专辑中的表现更加突出,犹如猛兽沿着地面肆意怒吼般的唱腔最大限度地体现了“兽吼”这个词的真正含义。鼓也有很大改变,BLAST BEAT使用的频率也有了极大的增加,而随着中、慢速鼓击小节更多地被采用,使得专辑中的歌曲很有起伏凹凸感,前两张专辑中那种很“平”的感觉得到了彻底的改善。而吉它RIFF也变得更加丰富,虽然没有那么复杂,但有时侯会令人联想到纽约另一支伟大的死亡金属乐队—SUFFOCATION。连同出“色”的封面设计;猎奇的歌词及典型的DEATH METAL音乐,Cannibal Corpse为全世界的死迷们贡献了一张伟大的作品


2.在写这篇Review的一开始,我必须强调的是 - 我不是一个CANNIBAL CORPSE的乐迷。尽管如此,这张唱片是我最早买的极端金属之一。那时候对于我来说正版唱片的确价格不菲,但是我心中“Tomb of the Mutilated” 永远都是最好的死亡金属唱片之一。因此这么多年过去了,听起它的时候还是没有厌烦的感觉。

说到这张唱片本身,我想几乎早期所有的中国大陆的极端乐手都受到过他们的影响,因为那时候我们能够听到的最惊人的音乐就是CANNIBAL CORPSE,而这张唱片中音乐所爆发出的能量已经无法用数据来衡量。我想那个时候每一个想要组织死亡金属乐队的乐手都希望能把自己的乐队鼓捣出CC一样的动静来。

我继续要强调的是CANNIBAL CORPSE 从来就不是一个Old School Death Metal 乐队。在他们的音乐中充满了美国式的时尚,以至于你现在听来都不落伍,他们的音乐中充满了想象力,以至于现在来看他们也不是老土。“Tomb of the Mutilated”就是最好的证明!从前面两张相比,这张唱片中的CANNIBAL CORPSE 就是脱胎换骨的感觉。超快速的鼓击、超低的嗓音、连绵不断变化的Riff,仿佛一个又一个大锤,永远被一个巨兽擎着,挥动起来不断砸着你的耳鼓,一下紧似一下,没有停歇。正如他们第一首歌的名字“Hammer Smashed Face”!如果你熟悉“威龙创天关”的话,你一定忘不了那舞台上头发乱舞的乐队,那就是这一首“Hammer Smashed Face”。Chris Barnes在这张唱片中的演唱,不就是现在大多数Grindcore乐队使用的所谓“水喉”唱法么?声音超低,低到象一个口中满是黏液的怪物在咆哮。唱片中乐队中各个部位的乐手都有着上佳的表现。鼓手感觉真的象屠夫剁肉馅,两把菜刀刷刷刷...剁成肉浆,而贝司就象是一条蜿蜒的蟒蛇,非常有力的搅动着整个血池里面的波浪...唱片中的很多技法都不是CANNIBAL CORPSE所独创,但是他们却把这些烙上了自己的烙印。从头到尾的残忍,从头到尾的死亡,从头到尾的金属!你要问什么是Brutal Death Metal?答案就是 - “Tomb of the Mutilated”!

回首再看,这仅仅是一张1992年的唱片。其对于死亡概念的理解和新颖角度,恐怕10多年后的今天也没有几个乐队能超过。这是一张再难无法超越的经典死亡金属唱片。最后强调,即使我不是CANNIBAL CORPSE的乐迷,也不能否认这张唱片的伟大!












美国Suffocation(窒息)乐队介绍:

  公元一九九八年,极端摇滚的狂热分子SUFFOCATION再次向世人证明了,只有他们才是这个星球上最最极端的重金属乐队。当其他的成名乐队(这里可以指大部分血腥以及传统死亡金属乐队)不厌其烦的旧调重弹和了无新意时,来自纽约长岛的SUFFOCATION却带来了这张无与伦比的极端金属力作--Despise The Sun。专辑堪称完美的展示了“重”(heaviness)和“攻击性”(aggression)这两个主题,是极端音乐里的又一里程碑式的作品。
   回溯到1990年,SUFFOCATION正式成立。很快,他们就发行了第一张小样Reincremation,在不到短短的几个星期内,他们的出现就吸引了很多公司的注意力,都纷纷表示愿意签合同出版SUFFOCATION的第一张正式专辑。最终乐队决定在著名厂牌Nuclear Blast/Relapse Records出版他们的处女作专辑Human Waste,一张充满了混乱和暴力的EP,虽然乐队的编曲技巧在这张小专辑中还没有完全发挥出来,但他们暴烈的音效和出色的技术也足够引起世人关注了。
  
EP 发行之后,乐队转投Roadrunner唱片公司,由于唱片公司的大力支持,SUFFOCATION可以专心进行创作了,所以乐队的首张正式专辑 Effigy Of The Forgotten比起前一张EP来有了长足的进步。凭借黑人鼓手Mike Smith和黑人吉他手Terrance Hobbs的高超技艺和乐队成员的精心编排,这张专辑成为死亡金属历史上最重要的唱片之一。不仅是因为它本身极其精彩,而在于乐队看似混乱不堪,实则编排巧妙的作曲方式和近似疯狂的金属声浪对于后世死亡金属乐队的启蒙作用。实际上,正是这张专辑开启了死亡金属中最重最极端的一个分支,即Brutal Death Metal,这是一种融合了混沌式唱腔,高速多变的吉他和鼓以及复杂精妙之编曲的极端音乐。

SUFFOCATION并不是一支高产乐队,他们在巡演之后足足过了一年多,才于1993年发表了歌迷期待已久的第二张大碟Breeding The Spawn,不过非常令人失望的是,由于制作人Paul Bagin的问题,专辑的声音并不象我们期待的那样沉重,而且乐队的狂暴风格也有所收敛,很多细节处理都更象是传统的老式死亡金属,尤其是主唱,虽然还是 Frank Mullen,但他居然全是用那种标准的死亡唱腔(就是类似BENEDICTION,NAPALM DEATH或MASSACRE这样的深喉唱法),完全没有自己的特点。这是一张让某些Brutal Death乐迷感到痛心的专辑,尽管在更多乐迷眼中,这依然是一张非常出色的专辑。
  
不过幸亏SUFFOCATION并没有在这条道路上走多远,他们的下一张专辑Pierced From Within终于又找回了制作人Scott Burns。虽然鼓手Mike Smith此时离队而去,但新鼓手Doug Bohn丝毫也不逊色。这张专辑较之Effigy Of The Forgotten来只能说有过之而无不如,狂暴的音色和歇斯底里般的歌曲编排都令听者感到兴奋异常。几乎所有的金属杂志对这张专辑的评价都是满分。虽然此时的Brutal Death阵营已经有KATAKLYSM、CRYPTOPSY和CANNIBAL CORPSE等悍将驰骋江山,但SUFFOCATION依然是最出色的。
  
在1995年的专辑Pierced From Within发行之后,SUFFOCATION分别在欧洲,加拿大,墨西哥和美国举行了相当成功的巡回演出。这点从乐队所经之处数以万计的观众和专辑节节攀升的销量上就可以看出来。但是在巡演结束后,乐队的鼓手Doug Bohn把位置让给了前Malevolent Creation的鼓手Dave Culross。乐队称这次Bohn的离队是友好的,仅仅是因为对乐队的创作方向有一些分歧。

在这次规模浩大的巡演过后,乐队终于同 Roadrunner解除了合作关系。在万众瞩目下,乐队签约Vulture Records。录制新专辑的过程中,SUFFOCATION又找来了传奇制作人和录音师Scott Burns为该专辑担纲。专辑的录音部分完成于纽约的Cove City Sound Studios,在佛罗里达州坦帕湾的Morrisound Studios完成了缩混。专辑聚集了乐队最原始的能量和激情以及精确到位的录音制作。虽然只是一张短小的EP,但它依然是异常精彩的。   SUFFOCATION在这之后就一直没有动静,有消息称乐队有解散的可能,这当然并不是我们希望看到的结局。乐队的吉他手Doug Cerrito在乐队停止活动的时期,加入了新成立的Brutal Death Metal乐队HATE ETERNAL,并在1999年底发表了首张专辑Conquering The Throne。而SUFFOCATION的新东家Vulture Entertainment也再版了乐队最早的那盘Demo,即Reincremation,不过这些对于渴望听到SUFFOCATION新作品的乐迷来说,只能算是隔靴搔痒罢了。


《Effigy Of The Forgotten》(1991)专辑介绍:

从听觉角度考虑,这张专辑没有任何一个地方能让人“接受”。所有歌曲的旋律线条都和人的听觉习惯背道而驰;所有的节奏让你来不急做出任何反应就已经变了;音色厚重而且犀利,就像一座大山压在你的身上。这张专辑确立了SUFFOCATION独一无二的风格,这种风格也被后来很多乐队争相效仿。 Riff的层出不穷是专辑最大的特点。每首歌都包含着大量且复杂的Riff,它们就像一个“迷宫”,让你进的来而出不去。举个例子,在第一首歌SOLO之前的2分16秒中,吉它共用了8个Riff,也就是说平均十七秒钟就会变一个Riff。而且每个Riff还包含着很多细小的变换。比如在同一个吉它的 Riff中,鼓有时候会用两个Riff与之相配,再加上唱的配合使每个段落都显得十分饱满。有人说这张专辑录的不好,觉得低频太多了。但我觉得这正是专辑最成功的地方!!低频虽然多,但并不“浑浊”,非常结实有力。而且,在那个年代能把层次感做的这么出色还真是难得。在听这张专辑时发现它和美国 Disgorge2002的新专辑有许多类似的地方。可见effigy of the forgotten对后来新派Brutal death的影响之大。

说到这张专辑,我想凡是自称是Brutal Death音乐迷的人,凡是了解一些Brutal Death发展史的人,凡是那些不带偏见的极端音乐爱好者,都不会忽略这张专辑的影响力及它的伟大意义。之所以这么说,我觉得在Suffocation的所有作品中(包括3张正式专辑,2张小专辑),这张“Effigy Of The Forgotten”无疑是最出色的,在十几年前它给整个Brutal Death音乐定下了发展基调,指明了前进的方向。它的影响具体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从主唱上看,乐队前所未有地使用了接近Guttural演唱的深喉呕血式的演唱方式,这在当时的死亡金属乐队中是绝无仅有的。其残忍血腥至极的唱法不要说比之当时的Death、Obituary、Morbid Angel等这些佛罗里达州的乐队,就拿现在来说吧,无论是Dying Fetus,还是Disgorge、Devourment都是Suffocation式的唱腔的再发展,甚至是更偏离人声的诸如Brodequin这样的乐队,也可感觉到来自Suffocation主唱的巨大的影响。

其次,再来谈谈乐队的鼓。这张专辑中担任鼓手的是一个叫Mike Smith的黑人,他的鼓不仅集重、狠、快于一身,而且变化异常丰富:老式的thrash metal中常见的thrash beat与现代New School Death Metal中blast beat变换自如。除了手上的活儿“花”外,脚上的双踩也像踏上了哪咤的风火轮一般疾速驶过。现在美国当家的几支乐队,像Devourment代表的德克萨斯州的缓慢与重型的鼓击节奏与超高速blast beat的变换;像Disgorge代表的削瓜切菜般的均速猛跺鼓点;像Brodequin代表的清脆的blast beat长时间持续敲击都可以在Suffocation的这张专辑中找到出处。

最后,说说乐队的弹奏乐器部分。大家知道在80年代末90年代初是以Death、Obituary、Morbid Angel、、Monstrosity、Brutality等为代表的佛州乐队大行其道的年代。佛州乐队无论是吉他,还是贝司演奏给人的感觉就是依靠华丽的技术,酿造出邪恶而阴郁的音乐气氛,而Suffocation在这张专辑中的演奏在一如既往地保持了佛州乐队“evil”的riff的同时,带给听众更多的感觉是,厚重、凶狠的riff立方体地从上而下劈头砸下,有如一堵音墙刹那间矗立在你面前。由于Suffocation成立于纽约,所以这张专辑造就了明显区别于佛州乐队的纽约流派。现在大多数死亡金属乐队都是这一派的进一步的进化与发展。


《Pierced From Within》(1995)专辑介绍:

95 年是令人兴奋的一年,正是在这一年Suffocation发行了他们以及在世界死亡金属界都都堪称精典的《Pierced From Within》,这张专辑把Suffocation引向事业的高峰。厚重清晰的音色,灵活多变的拍子进行,华丽不失扭曲色彩的Solo,在音乐中,乐队更大胆的尝试更怪的拍子结合,2/4与3/4,5/4和3/4,太多的新元素让这张专辑成为乐迷手中的宠儿。

这是来自美国纽约的现代BRUTAL DEATH音乐的教父--SUFFOCATION的第3张正式专辑,依然由著名的Roadrunner Records发表。乐队的阵容发生了令人吃惊的变化:乐队前几张专辑中发挥出色的黑人鼓手Mike离队,顶替他的是Doug。这是SUFFOCATION留给我们的又一张残酷死亡音乐的旷世佳作,是每一个喜欢SUFFOCATION、喜欢SUFFOCATION式的技术残酷死亡音乐、甚至喜欢NYDM的歌迷的必收作品。乐队上一张专辑“Breeding the Spawn”中令人感到不爽的音质得到了完全的改善,作品有着现代残酷死亡音乐范本般的优质音色;同时,歌曲的速度有了较大的提升,BRUTAL的力度也得到了极大的恢复,而更多的GROOVY音乐元素的加入使得这张专辑被赋予了很强的新潮感。新鼓手Doug没有令人失望,而是表现出了比肩、甚至超越Mike Smith的水准,野蛮、厚重、强硬、同时极具攻击性的鼓点让人体会到了由高超的技术所带来的残忍的最大限。由重低音堆积起来的地鼓与由急风暴雨的高速节奏构筑起来的军鼓的“迷幻”组合给人超爽的感觉,让人体会到浓郁的血腥的味道;而快中慢速敲击节奏的编排极其合理、自然,歌曲有着船舶在惊涛骇浪及平缓的溪流中漂泊的强烈的落差感。乐队的吉他演奏在这张作品中给人的感受除了乐队一贯的高超的技术性外,用几个字形容的话,那就是“凶狠”、“硬朗”、“刚猛”。RIFF在变幻莫测的切换中始终让人体会到了仿佛“钢钻”般的硬度,给人一种铡刀般的锋利感。Frank的演唱再次让人体会到了野蛮的极限,重低音吼叫唱腔伴随着轻微的GUTTURAL唱腔塑造出强烈的恐怖血腥气息。同时,纽约死亡音乐那种刚劲水泥城市的严寒、冰冷感以及浓厚的GROOVY氛围在这张作品中也有着相当突出的反映。总之,SUFFOCATION的这张“Pierced from Within”是乐队继“Effigy of the Forgotten”后的又一张绝对的经典,这是一张每一个喜欢残酷死亡音乐的歌迷永远也绕不过去的超级作品。











美国Immolation(祭牲)乐队介绍:

来自纽约地下死金乐界的Immolation前身是由Robert Vigna与Tomas Wilkinson成军於1986年的Rigor Mortis,而后主唱兼贝斯手Ross Dolan及鼓手Neal Bobock加入使阵容更完整,经由一捲Demo带使他们的名声渐渐普及,终於引起了Roadrunner Records的注意并在1990年发行了首张专辑〝Dawn Of Possession〞, 在这之前鼓手替换为Craig Smilowski。完成美国与欧洲的巡迴演出后Immolation与唱片公司解约,并立刻在各处地下表演场所演出来磨练本身的技巧,后来与Metal Blade Records签约发行展现不受支配的压倒性粗暴作品〝Here In After〞之后鼓手由曾在Fallen Christ待过的Alex Hernandez担任。 他们在法国巴黎、秘鲁利马等地的粗暴演出又吸引了一群狂热崇拜的跟随者,经由这些乐迷的支持信件和无数场扩大势力范围的现场演出,Immolation已跃身至地下死黑界的顶端,在1999年终於发行成军13年以来的第3张专辑〝Failures For Gods〞。 Immolation过去所受到的高度期待超过许多的团,也因此团员们对专辑的品质非常挑剔,发行时间一延再延,〝Failures For Gods〞不只是描述死亡黑暗的场景,而更要夺走还未听惯死金的人纯真的灵魂,从他们独特的歌曲结构,到他们喧哗又饶富诗趣的词,专辑从一开始到结束Immolation将带给你一趟难忘的旅程,意料不到的旋涡与转折,古怪的拍子冷硬的导入令人难忘的幽暗曲调,负生命力的Vocals构成Immolation这么多年来建立的风格。这次萦绕於心的力量更甚以往,比地狱更地狱,是Immolation最强大、最黑暗、最邪恶的作品。数不尽的团来来去去,Immolation仍坚守他们的立场等待适当的时机劈开一条血路,〝Failures For Gods〞就是他们挥舞的战斧。

《Failures For Gods》(1999)专辑介绍:

这一次他们的作品完整地续写了上一张专辑的概念,黑暗的气氛,邪恶的旋律,配合精妙的双吉他,复杂的打击乐,紧张的音乐情节发展,低沉的朗诵式唱腔。据说这张专辑的录制是一次性完成的,其中的复杂技巧更叫人刮目相看,引领听众体会更多的感觉和情绪和氛围,激烈的鼓声和错综复杂的吉他燃起真正的地狱烈焰。 IMMOLATION乐队一向非常注重唱片艺术概念的完整性 - 封套设计以及歌词,专辑一录完,乐队就将他们专辑封面设计的创意和相关资料交给了他们的好朋友Andreas Marschall(IMMOLATION所有的专辑封面均由他设计),但是由于他的工作太忙,封套设计工作的延迟,这张专辑一直拖到99年6月才发行。歌词亦是乐队非常注重的环节,如果有人仔细阅过这张专辑的歌词部分,你会发觉IMMOLATION是一支非常有内涵的乐队,这张专辑的歌词直接抨击了某些宗教组织的背景,专辑一开始给人建立一种魔鬼比上帝还要强大的印象,其中描写了很多魔鬼内心的人性成分,但最后出人意料的描写是,魔鬼既是我们所知的耶苏基督,这里面的逻辑性和词句背后深刻的含义,值得每一个喜欢思考的乐迷喝彩。Failure For Gods理所应当地被众多媒体评为99年的最佳重金属唱片,也成为了Brutal Death Metal历史上的里程碑。这种“非主流”死亡金属的类型,这也成了IMMOLATION音乐的标志,这张专辑虽然很优秀,但还是有一些乐迷无法接受,因为他们的音乐太不“通俗”了,很多想法不是那么直白地犹如疯子,对于生活在美国的传统死亡金属乐迷还是很难接受Black/Death Metal这种形式,乐队不止将这种不可思议变成可能,而且给这种音乐带来了更多可能发展的空间,Failures For Gods的成功成为了这种类型音乐里面的宣传重点。

《Close To A World Below》(2000)专辑介绍:


这张专辑的音乐无疑是乐队最好的表现,这也是他们录音质量最好的一张专辑,去掉了很多以前专辑中常见的刺耳杂音和不必要的念白部分,你听过专辑之后你就会发现,没有任何乐队可以象他们这么演奏,明显的不同是他们可以在没有任何女声和键盘前提下营造处一流的氛围,开场曲“起来,懦弱者”(Higher Coward)不可置信地将最重的残酷音乐与营造氛围结合起来,用密集的节奏和低沉的音色做出的阴郁压抑的感觉非同一般,不是再简单的浩劫和屠杀;专听吉他部分这张专辑中有很多以前从未用过的吉他手法,Put My Hand in the Fire(将我的手放入火中)中长达两分半钟的吉他Solo,My skin is melting(我的皮肤融化了)中的双吉他和声部分都显示出乐队的独具匠心,太多的死亡金属乐队用双吉他演奏了,IMMOLATION不同的是他们的双吉他演奏是分离开来的,他们是极为擅长这种复杂手法和编曲的行家,再也没有了那些为了愤怒而制造的轰鸣噪音,没有一支乐队能象他们一样,让死亡金属的黑暗势力再次释放,突破常规,快慢结合,主唱Ross Dolan在连绵不绝的琴声中运用他独特的嗓音忽然在一片低沉中嘶叫,犹如天空中时而划过的一道闪电。鼓手Alex的技术就象CRYPTOPSY(教堂地下室的秘密)乐队的Flo Mounier一样令人由衷赞叹,他的十六分之一拍双地鼓技术非常完美地展现在这张专辑里面的每一个角落,他也是IMMOLATION的激烈、疯狂的速度的核心,在“遥远的真理”(Furthest from the Truth)和“将我的手放入火中”中发疯了的速度真的叫人惊叹。












美国Incantation(咒语)乐队介绍:

1989年8月著名的Revenant(幽灵)乐团的吉它手John McEntee和Paul Ledney准备离开乐团,组建一支乐团来实现自己渎神的愿望,他们再也受不了Revenant的保守概念,准备创造一种更加蛮横的音乐! INCANTATION受到像早期Sodom(所多玛城)和早期Napalm Death(死亡汽油弹),以及Hellhammer(地狱之锤),Necrophagia(食尸,俄亥俄州),Possessed(着魔)以及 Sarcophago(石棺)这样一些传奇乐团的深刻影响,从此诞生了美国死亡金属历史上最伟大的一支乐队。
在INCANTATION的发展历史上,最显著的特征就是不停地更换乐手,以前整个乐团在九十年代除John以外,乐团数度易人。实际上乐团正在用这种方式影响着美国地下音乐圈甚至全世界的地下极端金属乐团。还有就是乐团进行的大量演出,看过他们现场的人都说其精彩程度甚于其他任何一支,一支颇具争议的最重量级的金属乐团,INCANTATION在世界范围内广为巡回。从阿根廷到欧洲,从中美洲到其它国家,就是黑暗十字军在不断推进战线,在不停影响着数以千计的新一代乐迷。INCANTATION不但曾经和一些知名的老牌乐团象Cannibal Corpse(食人尸),Immolation(献祭),Repulsion(厌恶),Suffocation(窒息),Unleashed(被释)等乐团同台,更为许多乐团提供了第一次在美国演出的机会。这些乐团有Nile,Absu,Pungent Stench,Kataklysm(大变动)和Dying Fetus(死胎)以及世界其它角落的乐团,如挪威的Enslaved,巴西的Krisiun(危险期),和日本的Defiled(受污损),这些乐队有的已经在世界舞台上颇有自己的地位,但是相信这些乐团对自己的同道INCANTATION必定都存有一份感激之情。
INCANTATION带着一点儿碾磨和厄运的感觉重返死亡金属的根基。他们明智的将强烈、沉重的乐章和高速、精彩的重复乐段相结合,再插入残忍的感觉而创造出自己独有的黑色死亡之声,在美国INCANTATION对于死亡金属和黑暗金属有着同样深远的意义,乐队录音室般品质优良的现场录音,伴随着音乐里面其他乐队不可等同的残忍不断强化着他们的地位,从始至终,INCANTATION独一无二,没有人可能重复他们晦暗中的全部历程.

《Onward to Golgotha》(1992)专辑介绍:

INCANTATION是一支来自美国的老牌Death Metal乐队,也是包括我在内的大陆众多死亡金属音乐迷的最早接触的入门乐队之一。个人认为:这张《ONWARD TO GOLGOTHA》是INCANTATION到目前为止的最佳作品,直到现在每当我听这张专辑时,激动的心情依然久久不能平静。INCANTATION的主唱与Mortician的主唱一样,不属于很有Power的那种,但却低沉之极,给人以非常压抑的感觉。吉他riff以佛州乐队典型的充满邪恶感的 riff为主,并伴有Thrash Metal riff,而吉他Solo也有很出色的发挥。Bass演奏非常突出,将整体音乐衬托得非常重型。鼓则以咚咚咚...作响的轻快的鼓点为主,用现在的眼光来看,速度似乎不是很快,但在当时,这种鼓速应该是数一数二的。另外,像乐队后期作品那种重型Doom的节奏不是很多。INCANTATION是气氛酿造大师,它的音乐给人的感觉不是Brutal,不是Bloody,不是Sick,但四周却像充斥着无际的黑暗,压抑、憋闷、煎熬、折磨般的不适感充斥全身,完全有如身处十八层地狱之中,令人充满永无重见天日的绝望。

乐团在新泽西一个极不知名的TraxEast录音室灌录的首张专辑《Onward to Golgotha》,毫无疑问对美国/国际死亡金属界最有影响力的唱片之一。他们那种音乐腐烂的吉他氛围真的是独树一帜,在当时美国东海岸盛行SUFFOCATION的年代,他们倡导的绝对是死亡金属的新观念。乐队的阵容也一直在变!这张唱片中有当时美国非常著名的鼓手Jim Roe加盟,他的表现也尤其抢眼!虽然录音不是特别好,但是你依然可以体会到他的速度和爆发力!Putrefact(腐烂)的吉他手Graig Pillard加入,他的极度低沉的嗓音也是当时可以听到最低的主唱之一了。大量的人工泛音和氛围营造,轮拨和切音的转换,绵延不绝的死亡节奏,把他们新颖的音乐和那种陈腐的气质完美结合。两把吉它的配合在当年也是尤为独特,和MORBID ANGEL相比,他们更混沌,更氛围,更肮脏。其一以长的Riff和轮拨来制造背景和营造气氛,另一把则用高速的独奏对阴间进行细致入微的描写,时而刺穿黑暗浓雾的尖锐高音在主唱使用效果器发出的低沉咆哮间更加阴森恐怖。在呼啸律动的郁闷音色中弥漫着凝重的景观,鼓与吉它清晰且坚实,这所有一切都是首次出现在极端金属乐迷耳中。他们也正是那种有技术但是不炫耀技术的乐队。对于INCANTATION来说《Onward to Golgotha》是一张打破界限的作品,专辑的发行确立了他们在世界死亡金属乐团中领导级的地位。至今《Onward to Golgotha》仍被认为是九十年代死亡金属的经典之作之一。












美国Dying Fetus(死胎)乐队介绍

Dying Fetus(死胎)是自SUFFOCATION之后美国最有影响力、最具代表意义的新派残忍死亡金属乐团之一。1998年,它在德国病态唱片公司出版了公认为经典之作的《Killing on Adrenaline》.

 Dying Fetus(死胎)是一支来自美国马里兰的乐团,组建于1991年,是自Suffocation(窒息)之后最有影响力、最具代表意义的Brutal Death Metal乐队之一。乐队最初的作品于1995年发行,标题是《Infatuation With Malevolence》,主要包括了乐队在1993-1994年录制的一些DEMO,开始是由乐队自主发行,后来Wild Rags将这张唱片正式发行,1999年乐队成名之后,他们还曾经在自己的唱片公司Blunt Force Records重新发行了这张处女作,其中加入了三首1998年欧洲巡演的现场版曲。1996年,Dying Fetus的第二张唱片《Purification Through Violence》出版,这张专辑在美国由Pulverizer Records发行,而欧洲的发行则由Diehard Music负责,专辑也确实同时在美洲和欧洲大陆赢得了非常热烈的反响。随后,Dying Fetus与Kataklysm、Monstrosity共同进行了为期一个月的北美巡回演出,反响同样热烈,不过这只是个开始,乐队的潜力还远远没有发挥出来。   1998年,Dying Fetus风暴终于猛烈的爆发了,先是目前已经被公认为是经典的乐队的第三张专辑《Killing on Adrenaline》同时由Morbid Records在欧洲和乐队自己的公司Blunt Force Records在美国出版发行了,立刻被评价为具有创造性同时也是史上最重型的Brutal Death Metal作品之一,随后乐队进行了规模空前的北美和欧洲巡回演出,其中光在欧洲大陆就席卷了12个国家,从北欧的丹麦一直杀到东欧的波兰,不但演出的场次多,演出的级别也很高,包括了Milwaukee Metalfest、Montreal Metalfest、German Morbid Metalfest、Ohio Deathfest、Superbowl of Hardcore等知名的重量级演出。世界各国数以百计的杂志、电台、网站等媒体也对乐队进行了介绍和采访。   进入2000年,乐队在发行了一张EP《Grotesque Impalement》后,全新的专辑唱片《Destroy the Opposition》在10月3日由目前最具活力的极端音乐厂牌Relapse出版发行,Dying Fetus已经成为Brutal Death Metal音乐界新的领军人物


《Killing On Adrenaline》(1998)专辑介绍

这是我最喜欢的一张DYING FETUS的专辑,乐队的新鼓手KEVIN明显比他的前任ROB水平要高出一筹,显而易见在这张专辑中,鼓击的技巧更复杂,速度更快,节奏力度的变化更加丰富,鼓的音色比前作更出色,为整体音乐增色不少。这次的吉他RIFFS是超技术化、超复杂的,而流畅的旋律令人印象非常深刻,虽然吉他音色仍然保持了坚硬的效果,但变得更加响亮更加粗厚,比前作重型很多。而且不光是演奏水准有了长足的进步,整体的音乐编排也非常出色,体现了乐队在歌曲创作和驾驭音乐能力上的极大提高,他们这种总是能让“难听”的BRUTAL DEATH METAL音乐更具有音乐性、更容易被人所接受的本事实在是令人佩服。而在思想意识上,DYING FETUS也更加都市化、更加政治化,肮脏、偏激、煽动性的字眼在这张专辑的歌词中随处可见。专辑中的每一首歌曲几乎都是杰作,无论是七分多种的大作PROCREATE THE MALFORMED,还是有着愚蠢名字的短小作品KILL YOUR MOTHER/RAPE YOUR DOG,都令人百听不厌沉迷其中难以自拔,当然最好的歌曲应该是FORNICATION TERRORISTS和INTENTIONAL MANSLAUGHTER,两首长度超过五分钟的歌曲,绝对不光是有“响亮”的名字,同时也是这张专辑中速度最快、变化最多、最吸引人的两首作品。另外,在这张唱片中也有一首翻唱歌曲JUDGEMENT DAY,是着名的HARDCORE乐队Integrity的作品,挺不错的一首歌,但我没听过原作,所以翻唱的味道如何就不好评价了。通过这张 Killing on Adrenaline,DYING FETUS已经完全晋升到了超级乐队的地位,对于每一位BRUTAL DEATH METAL歌迷而言,这都是一张绝对不容错过的经典之作。













美国NILE(尼罗河)乐队介绍:

NILE乐队是一支来自美国的BRUTAL DEATH乐队,组建于1993年,原始的乐队成员有吉他手兼主唱KARL、贝司手兼主唱CHIEF和鼓手PETE,他们对古埃及的历史文化非常感兴趣,并尝试将其和现代的BRUTAL DEATH音乐结合在一起,从而形成一种独树一帜的新的音乐类型,他们的作品普遍受到了好评,其中Amongst The Catacombs of Nephren-Ka和Black Seeds of Vengeance两张专辑更是赢得了广泛的赞誉,现在NILE已经成为了大师级的的BRUTAL DEATH METAL乐队,在死亡金属音乐界享有崇高的声誉和地位。

作为一支BRUTAL DEATH METAL乐队,NILE在刚开始两年的时间里已经以自己独特的风格得到了大家的认可,他们实现了乐队名字所取自那条河的声望。只用一张专辑,一些EP和一次他们的世界巡回演出,NILE已将死亡金属乐队由“酒吧死亡”上升到音乐性,抒情性以及思想性。将这与他们的领先场景的现场演出结合起来,你会拥有一种新黄金时代的这个流派的最光明的希望。现在,从专集《Black Seeds of Vengeance》,NILE以威严的姿态巩固了他们在金属精英的万神殿里的地位。Sanders(吉他/主唱)、Chief Spires(贝司/主唱)和Pete Hammoura(鼓)组成,对埃及的历史文化的兴趣和在现代死亡金属的残忍和接近交响乐的歌曲写作及安排方面的专业知识,NILE几乎没花费时间就将这两者巧妙的结合在一起。他们苦心想出了一种平衡的攻击,这种攻击把独特的技术性的死亡金属和中东风情以及来源于Sanders的对以下的诠释的灵感融合在了一起:古埃及的碑文、寺庙雕刻、纸莎草、象形文字和坟墓里描绘古代战争、仪式和宗教典礼的绘画。接下来的每一年他们都出一张新唱片,每一张都标志着他们在音乐革命中的巨大进步,并使NILE更加固守了的地位。事情真正开始始于1996,当时录制并销售了3首歌后,他们和upstart label Visceral Productions签约,并开始录制歌曲,首次登台演出的除乐队成员之外乐队还又加了吉他手Dallas Toler-Wade。

然而,1997年底Visceral folded的倒闭致使乐队需要令找东家,Relapse Record很快发现了他们,而且在听过唱片并看了乐队的现场演出后,一纸合约如约而至,双方在为NILE的新专辑发行做准备,将举行《Amongst The Catacombs Of Nephren-Ka》的演出。

《Amongst The Catacombs Of Nephren-Ka》是一块象征力量的纪念碑,它用暴风雨般的速度主宰罪恶的吉他RIFF在巨大的疾鼓声、疯狂的SOLO和充满激情的三声部歌手的冲击中猛击。这种凶猛的进攻在异国乐器和中东风格的交响乐和颂歌的装饰之下,以营造一种从来没听过的竭力凶猛的攻击。“陵墓之行”是一个充满冒险性的可怕的尝试,但接踵而来的就是对他们的成就的肯定和赞美。

唱片发行前不久,NILE开始着手长达18个月的世界巡回演出:你将会看到他们在被Morbid Angel邀请合作之前,无数次来往于各个州。兴奋于接触新人、见识新的地方、并且表演他们的音乐的这种前景,乐队释放了一场又一场难以置信的现场演出。受激情和地狱倾向的驱使,为交付对Sanders的承诺“把每一个音符当作最后一个来演绎[以及]每次演奏都要用我们身体里所拥有的力量演绎每一个段落”。NILE用他们与众不同的声音转变了数以千计的新歌迷的信仰,这成为近几年在金属世界出现的最著名的现场演出之一。在巡回演出结束于在Dynamo 99驶出欧洲海峡的演出和频繁的欧洲旅行,此时,NILE已经成为金属圈最具野心及上升最快的明星之一。

在99年8月他们返回家乡之前,Sanders和co.开始合作并且安排自97年(乐队完成录制Nephren-Ka时)就一直孕育的一些动机,乐队在埃及和中东文化方面的开拓以及来自异国的声音受到了世界范围的热情接受,受到这种鼓舞,而与此同时还受到歌迷需求的驱使,正如Sanders所说“创作一张伟大的唱片,一张杰作”,于是他们开始将工作转入地下,为壮丽的第二张专辑而努力。

创作并不容易。他们的想法很具野心,所以他们把他们所有清醒的时刻都用在了这上面。Sanders几乎把每个夜晚都用在创作、构思上,他将所有的细节合成产生交响乐的感觉。仅仅在诗这一项就花了他几乎一年的时间,因为他要找寻将它们天衣无缝地与音乐合成一体的方法“使两者结合为统一的整体,互相影响并融合以达到共同的目标。”疯狂的技巧性的歌曲《Multitude Of Foes》也同样花了Toler-Wade一年的时间才完成。

乐队于5月进入了他们的第二个家——哥伦比亚的SC录音棚,并住了较长时间。制作人Bob Moore试图捕捉最具蔓延性和野心的动机《Black Seeds of Vengeance 》后的第2张专集的销量却很不如人意,但却得到了他们通过热情和辛苦写歌花费的劳动而获得的果实,使他们位于金属流派这个梯队的上层。

《Black Seeds of Vengeance》是无情,尖刻的死亡金属袭击,它摧毁了《Amongst The 。。》的能量和气候,而且有稍微改进的手法更加呈现了NILE的声音和狂暴,使其更加壮丽和华美。从不祥的死亡般的宁静猛烈爆发出来的亢进的小提琴片段就象歌词和音乐在生动地描绘出战役、征服、**、镇压、战争和宗教仪式。错综复杂的tempuras、锡塔尔琴、铜锣、半球形铜鼓、号角以及吉他贯穿强健的作品的始终,使歌曲有电影一样的感觉。
不可争辩的是老金属与新金属的完美的结合,NILE将残忍的力量和惊骇的技巧性的力度控制和共鸣混合在了一起,提供了这样一个坚定的证据,即在死亡金属里面仍然有生命活跃般的感觉。在对《In Their Darkened Shrines》的长时间的等待中,NILE已把他们灵巧的音乐创新与结合提到了另人炫目的新高度。《In Their Darkened Shrines》将中东服饰的标志、宏伟的交响乐倾向、速度和力量与它最壮丽的、最具雄心的乐曲融合在了一起。爆炸感突然转入美丽庄严的曲调,重型的即兴RIFF急速进入宏伟的交响乐段,唱片体现了怒火、凯旋及两者之间的每一种情绪。《IN。。。》是毫无疑问的绝章,有了它,NILE已为金属流派建立了一个新的基础。

《Amongst The Catacombs Of Nephren-Ka》(1997)专辑介绍

这是NILE的首张专辑唱片,是一张非常出色、极具特色的唱片,歌曲大多数比较短小,但编排比较复杂,节奏变化非常多,吉他RIFFS非常精彩、技术高超富于旋律性,鼓手的表现快速稳健又不失变化,不过NILE音乐中最吸引人的部分是那些关于古埃及文化的成分,主唱除了部分采用标准的BRUTAL DEATH唱腔之外,还有一些咏诵的部分,甚至有时并不是在用英语演唱,好像是古代的士兵在呐喊,键盘经常从厚重的音乐氛围中冲出来奏响一段充满神秘感的旋律,非常有味道,特别是与原有的音乐融合的比较好,点到为止并不过分冗长,吉他除了一些旋律化的SOLO之外,还经常采用BRUTAL DEATH乐队比较少采用的轮拨的手法,增强了整体音乐的旋律性,整张唱片给人的感觉非常大气,高技术化的BRUTAL DEATH音乐和充满神秘气息的古埃及文化的氛围都表现的恰到好处,一种史诗般的气氛自始至终的贯穿于整张唱片的音乐之中,专辑中的每首歌曲几乎都是精品,其中最出色的是Ramses Bringer Of War,NILE的几乎所有音乐思想和音乐技巧都体现在其中。老实说我对什么古埃及文化没有丝毫的兴趣,NILE即使是玩纯粹的BRUTAL DEATH我一样会支持他们,不过他们现在的这种绚烂多彩的音乐的确是非常迷人,适合每一个死亡金属乐迷反复欣赏。


《Black Seeds of Vengeance》(2000)专辑介绍

如果说NILE的上一张专辑《Amongst The Catacombs Of Nephren-Ka》可以称得上是近乎完美的话,那么这张《Black Seeds of Vengeance》就等于完美!NILE的演奏技巧之高是无可置疑的,简单地说,你随便找一支你心目中最出色的BRUTAL DEATH乐队来和NILE比变化、比速度、比力量,NILE都绝对不会是失败者。而从音乐的组织与编排上看,其实在上一张专辑中,NILE已经将 BRUTAL DEATH音乐部分和古埃及氛围的部分做的异常出色了,只是在二者的融合上还稍歉自然圆润,而这次就完全没有这方面的遗憾。充满异域风情的民族乐器的演奏,豪情万丈的埃及语的吟诵,充满神秘庄严气氛的键盘,配合快速有力的吉他RIFFS,狂暴极具冲击力的BLAST BEATS,所有这一切经过精心的组织编排,都恰到好处的出现在最合适的时间最合理的地方,如果你将专辑中歌曲的顺序打乱来听,你会发现其中的味道大减,这张专辑根本就是一张整体感极强的概念专辑, NILE以非常严肃的态度在专辑的文本中,对每首歌曲的的背景进行了介绍,不过其实只要你认真的聆听这部作品,无论你是否真的完全体会到歌词中所描绘的东西,一定会在NILE气势逼人的音乐带动下,经历了一场波澜壮阔的古埃及之旅。虽然一定会有死硬派的BRUTAL DEATH歌迷对NILE抱怨,认为那些古埃及文化的影响削弱了本来应该是最出色的BRUTAL DEATH METAL音乐的威力,不过我以为拿那种极端血腥的GRIND/BRUTAL DEATH的眼光去看待NILE的音乐是不恰当的,他们的音乐尽管可能确实不如一些极端的乐队来得凶猛,但在复杂程度,音乐表现力等方面却超出了普通意义上的BRUTAL DEATH音乐的范畴,其实凭着NILE的实力,他们尽可以做一支优秀的纯粹的BRUTAL DEATH METAL乐队,不过他们显然追求更高的目标,事实上他们的音乐表现出对古埃及文化严肃的体会与研究,并通过对音乐良好的理解与驾驭能力将其合理的融合到 BRUTAL DEATH音乐中去,最终以精彩准确的演奏技巧体现在歌迷面前,象这种思想意识和音乐技巧都非常出色的作品一定会是不可多得、不容错过的经典之作。












美国DEVOURMENT(吞噬)乐队介绍

随着95年达拉斯当地一支死亡金属乐队 Necrocide 的解散,鼓手 Brad Ficher 、吉它手 Braxton Henry (皆来自Necrocide)与前 me-at-us 歌手 Wayne Krupp 聚在了一起,共同的想法是把极端死亡金属拓展到一个新的领域。但不巧的是 Wayne 已决定回到故乡芝加哥, Brad 则要回到圣安东尼奥继续学业。数月后,Wayne 和 Brad 回到了达拉斯,死亡金属乐坛有史以来最为凶悍的一股势力由此诞生了。但此时的 Braxton 已经组建了DeadIndustry,Wayne 就把一位几年前有过合作的吉它手 Brain Wynn 介绍给乐队。后者无与伦比的演奏技巧立刻使他成为了乐队的一员。很快,一盘含两首歌的推广性样带问世了。几个月后,贝司手 Mike Majewski和来自Sintury乐队的吉他手Kevin Clark 应招入队,乐队随即录制了一首新歌。这三首歌组成了乐队的第一盘样带"Impaled",由 Gorpsegristle 公司在1997年出版,立即得到了无数歌迷的青睐。乐队的阵容也由此固定了下来。

几次登台演出后,乐队决定招募一位新的歌手。目的是为了更好地配合乐器的演奏,同时也要能和 Wayne 粗豪的嗓音相匹配。这副担子最终落在了另一支乐队 Detrimental 的主唱兼吉它手Ruben Rosas 的肩上。然而随着 Ruben 的加入,负面议论不时传来,原因是他与Wayne 相比在音域上尚显不足。尽管如此,于99年乐队在United Guttural Records发表了首张专辑" Molesting The Decapitated"。就在这时,意外发生了。乐队刚刚参见完与Macabre,Deaden,Cephalic Carnage 以及 Fleshgrind 的现场演出后,Ruben 被当做在逃犯而锒铛入狱,偏偏他被捕的当晚正是" Molesting The Decapitated"正式发行的日子。面对如此形势,其他成员决定各奔东西。

然而在各地乐迷的强烈要求下,Devourment 很快重组,这回用Braxton 取代了Brain ,歌手仍由Wayne 担任。当时United Guttural Records一共发行了3000张" Molesting The Decapitated",后来与Corpse Gristle的老板HUOND达成协议,允许他以任何形式处理这些歌曲。考虑到当时乐队经济上出现一些问题,所以HOUND将DEVOURMENT所有的作品集合起来一起出版,1首新歌"BABYKILLER",3首"IMPALED"DEMO的歌曲,和专辑中的8首歌曲,故此得名"1.3.8"。 从此, 处于解散状态的Devourment 已不再参加任何现场演出。

在经历了两年半的牢狱生涯后,Ruben 终于获释。但他对"Molesting The Decapitated"给整个死亡金属乐坛带来的冲击几乎全然不知。过了一段时间,Ruben 开始和 Kevin 商量重组 Devourment。此时,Brad 业已加入了 Die-Section (现在叫 Zeropointzero),Mike 被学业和职业所困,无法脱身,Brain 则归依了宗教,基本上远离了乐坛。寻找新成员无疑成了摆在两人面前的当务之急。很快,曾与当地乐队 Dielzubro,Sputomy,Malthusia 和 Sect of Execration 有过短暂合作的 Robert Moore 加入了 Devourment 任第二吉它手。同时,通过刊登广告使本来有些棘手的鼓手招募也得到了解决,曾在 Prophecy 和 Sect of Execration 中短时任职的Jeremy (The Lemon) Peterson 以其精湛的技艺赢得了同伴的信任。

尽管乐队仍在为寻找合适的贝司手而忙碌,但凭借目前的四人阵容已足以表明 Devourment 是世界上最为极端的野蛮死亡金属乐队(之一)。

《Molesting The Decapitated》(1999)专辑介绍

现在“德州死亡”这个词在全世界各地的死亡金属迷中已经可谓是耳熟能详了,而Devourment作为这一流派的“领袖”、“祖师”、“帝王”更是受到BRUTAL DEATH乐迷的狂热推崇。乐队之所以大获成功,完全要得益于乐队的第一张、也是唯一的一张作品(后来在CORPSE GRISTLE发表的“1.3.8.”是乐队以前所有作品的重发专辑,严格意义上并不是一张完整的正式作品。)。这张作品发表于1999年,由大名鼎鼎的United Guttural发行。这张作品的价值在于,推出后不久获得一致的赞誉,各地乐队争相模仿,而且即使放在今天来听,仍是一张无人出其右的、BRUTAL/SICK到了无以复加地步的极限残忍死亡作品。

首先,先来看看乐队各成员在这张作品中的表现。
主唱RUBEN ROSAS:有人用“呕血深喉GUTTURAL唱腔”来形容RUBEN的演唱我看再合适不过了。而我更想用“怪物”来形容RUBEN的非人的唱腔。他发出的声音我的理解是:口中含着痰或口水,用气在嗓子眼儿中猛然抖动声带,然后声音不是通过嘴,而是通过鼻腔猛烈地排到空气中。比较美国另两支NEW SCHOOL的大腕乐队―DISGORGE与BRODEQUIN较为“假”的GUTTURAL唱腔,RUBEN的发声有“血”有“肉”,魔鬼再生般的恐怖感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鼓手BRAD FINCHER:极端超高速BEAT与极端慢速BEAT的极端和谐是BRAD带给我们最强烈的感受。无论是BLAST BEAT,还是双踩高速时有如电闪雷鸣般一闪而过,而有的歌中的敲击铜鼓的速度我想除了BRAD外,也许机器才能作出。特别提醒大家注意“Postmortal coprophagia”中2分54秒到3分及“ Choking on bile”中44秒47秒、51秒54秒、2分41秒到2分44秒等这两首歌中的几个短暂而又光速的铜鼓敲击小节,完全呈直线状,不得不令人佩服BRAD的手上是不是有一种“魔力”。而与此相反的是,大量的中、慢速BEAT小节,重量感超强,有如巨石从天倾泻而下,砸得大地一片狼籍。
吉它手KEVIN CLARK:KEVIN的吉它演奏并不“花悄”,也绝对没有SUFFOCATION、CRYPTOPSY这样的前辈乐队复杂,但给人的感觉就是“惊恐”两字。传统意义上的工整的METAL RIFF见鬼去吧!大量的噪音RIFF才是KEVIN所热衷的一切。
贝司手MIKE MAJEWSKI:简洁、明了是MIKE的贝司的最大特点。很多乐队往往都会令人很容易忽略贝司手的存在,在MIKE用事实证明了“简单的就是最好的”这一看似简单实则深奥的道理。

好了,说完了乐队各成员在这张作品中的表现,再来写写这张作品给死亡金属音乐带来的非凡的意义。
其一,极端的FAST与极端的SLOW的大胆尝试。虽然以前同是德州PROPHECY、SINTURY、VIRAL LORD等乐队都有过类似的手法,但真正做到极限的,却是DEVOURMENT的这张“Molesting The Decapitated”。比较其它乐队,DEVOURMENT快时比你快,慢时比你重,我不杰出谁杰出!
其二,乐队采用大量接近摇滚乐的手法表现SLOW节奏。在死亡金属乐队中,DEVOURMENT应该是这一尝试的先驱。在很多歌中的中、慢节奏中我们都可以听到很多近似摇滚乐的节奏与处理方法。
其三,具体到技术层面,无论是RUBEN的唱还是BRAD的鼓,都很值得深入研究。

最后,出于对这张作品的偏爱,再粗略地写写听过专辑中每首歌后的感受。
“Festering vomitous mass”: 摇滚节奏与BLAST暴风雪般节奏相结合最突出的一首歌。
“Postmortal coprophagia”:整张专辑中最长的一首歌,曲风酷似早期的PROPHECY,但2分54秒到3分连续6秒钟的铜鼓敲击的激光速度世间独一无二。
“Choking on bile”:整张作品中我的最爱,也是一首最能反映DEVOURMENT快速与慢速强烈对比这一风格的作品。其中44秒47秒、51秒54秒、2分41秒到2分44秒、2分48秒到2分50秒中的铜鼓敲击与第2首“Postmortal coprophagia”如出一辙。
“Molesting the decapitated”:令人脑浆迸裂的超高速作品,也是整张专辑中整体曲速最快的一首歌。“Self desembowelment”:BLAST BEAT与双踩的组合近乎完美,有一种强大的地震感觉。
“Fucked to death”:超高速铜鼓敲击不停轮回,爽死了!
“Devour the damned”:整张专辑中最“妖”气的一首歌,恐怖得让人直冒冷汗。
“Shroud of encryption”:什么都不想再说了,我昏过去了!

行了,洋洋洒洒写了很多,但DEVOURMENT的这张“Molesting the decapitated”给我的感受仍是千言万语,意犹未尽。朋友,如果你自称是一个US STYLE BRUTAL DEATH迷而没有DEVOURMENT的这张“Molesting the decapitated”,那么好了,千万别理我!
 楼主| 发表于 2014-3-13 21:50:01 | 显示全部楼层

继续....

加拿大Cryptopsy乐队介绍:

cryptopsy是一支来自加拿大的极为强悍的死亡金属乐队,他们可能是世界上最暴戾的乐队之一,与同样来自加拿大的kataklysm乐队一起创造出一个全新的死亡金属流派——brutal death或称为grind death。他们的音乐速度极快,而且非常重型,无论是演奏还是演唱都很有原始死亡金属的风范,不过与粗糙的原始死亡金属相比,他们非常注重技术,音色十分清晰,从来不会为追求效果而使用辅助设备,他们利用高超的演奏技巧、强大的驾御音乐的能力和精巧的歌曲编排在异常激烈极端的音乐中表现出令人赞叹的高水准。因此乐队的每一张专辑都受到歌迷的支持和乐评的高度评价。

cryptopsy,成立于1992年。他们的音乐风格是超高速的GRIND/BRUTAL DEATH METAL 音乐,被称作HYPERBLAST DEATH METAL。1995年乐队在荷兰的DISPLEASED唱片公司旗下出版了首张专辑唱片“BLASPHEMY MADE FLESH”,并因此获得了不错的评价,1996年乐队的经典之作“NO SO VILE”由WRONG AGAIN唱片公司发行,CRYPTOPSY独特具有创新精神的快速复杂准确的音乐风格由此得到了确立,至今这张唱片仍然被认为是必须收藏的死亡金属杰作。随后CRYPTOPSY跳槽到著名的CENTURY MEDIA唱片公司,分别于1998和2000年发表了两张出色的作品“WHISPER SUPREMACY‘和“AND THEN YOU’LL BEG”,如今CYRPTOPSY已经成为了死亡金属音乐界最响亮的名字之一,在世界范围内获得了无数歌迷的肯定和爱戴。

《None So Vile》(1995)专辑介绍:

伟大的死亡金属杰作!乐队更换了节奏吉他手和贝司手,而LORD WORM仍然在队中,可以说这张专辑中CRYPTOPSY拥有迄今为止最为出色的阵容,每一位成员在这张专辑中都有精彩的表现,吉他RIFFS是超高速的、超复杂的,极具能量,同时拥有令人吃惊的准确度。鼓手FLO的鼓击速度快到令人晕眩,很难让人相信是人类所能达到的水准,绝对是世界上最快、最具有活力的死亡金属鼓手之一。贝斯的音色一如既往的饱满、清晰,并且时有画龙点睛之笔。LORD WORM的低沉多变的咆哮更加凶狠,充满了愤怒和歇斯底里,而且他还负责了专辑的大部分词作。所有这些出色的表现混合在一起,营造出的音乐的强大和丰富是可想而知的。整张唱片的每一首歌曲都非常出色,复杂,各具特色,绝对不会让听众有一丝一毫单调厌倦的感觉,大量的变调变速,令人惊异的急停,几乎每一段都令人回味无穷印象深刻的吉他SOLO,甚至有深沉悲壮的钢琴INTRO和低沉的贝斯SOLO出现在第六首歌曲PHOBOPHILE中,CRYPTOPSY 在短短的30多分钟的时间里用八首精彩绝伦的歌曲,向我们展示了死亡金属音乐的魅力所在!我曾经把这张NONE SO VILE称作是值得用所有收藏来换取的一张唱片,现在看来有些夸张,不过到现在我仍然认为这是每一位死亡金属乐迷必不可缺的一部作品,无可置疑的经典!

这二十多年来,死亡金属一直朝着“更快、更重、更猛”的路线在发展,总的来说,这没有疑问。但是并不代表全部,起码在90年代中后期的一段时间里,Deeds Of Flesh、Nile、、Dying Fetus、CRYPTOPSY等乐队在这三个“更”字之后,也为死亡金属开辟了更广阔的领域。如果说DOF带来的是阴暗氛围和血腥快感的强力融合,Nile带来的是别种音乐元素与死亡金属嫁接的无限可能,Dying Fetus带来的是纽约硬核对死亡金属的改造,那么CRYPTOPSY所贡献的是则是让人难以理解的技术、技巧以及个性化的极端程度。1996年,号称死亡金属史上最伟大的唱片之一的《None So Vile》正式在Wrong Again唱片发行。这是CRYPTOPSY的音乐历程里最伟大的里程碑。Jon Levasseur、Lord Worm这两个更偏好简单直爽的冲击力的乐手,与FLO、Eric Langlois这两个更喜欢钻研技术的乐手,组成了CRYPTOPSY的黄金阵容。也正是因为乐手不同的音乐兴趣,这张专辑完美的制衡了死亡金属的两个方向。Riff并不十分复杂,但却是超重型、超高速、超扭曲的;鼓点则是密集的,琐碎的,闪电般的滑过耳膜;贝斯是饱满的,多变的,时不时露出狰狞的面孔,而Lord Warm则是变本加厉的实施着自己歇斯底里的咆哮。与众多追求着所谓“更猛、更快、更重”的乐队相比,CRYPTOPSY用一种技术化的方式,用他们抓耳和动听的SOLO,用他们敢拿钢琴作为Intro的勇气,更优美和大气的展现了死亡金属恒久的魅力,是他们重新定义了血腥美学。

《None So Vile》固然是死亡金属界最伟大的唱片之一,但在当时这一切并没有被人发现。Wrong Again在处理这张唱片里也显得过分的“低调”,为接下来的两年里,乐队成员频繁接到的乐迷的电话,他们表示根本无法买到这张唱片。面对Wrong Again早就断货的情况,CRPTOPSY为了满足乐迷的需求,把自己手头上拥有的所有唱片,统一交到了HMV唱片店,由他们统一销售。随后,CRYPTOPSY也和Wrong Again正式解约。全球最大的金属唱片公司之一Century Media发现了CRYPTOPSY的才华,双方顺利的合作至今,CRYPTOPSY终于解决了长期困扰的合约问题。














加拿大Kataklysm乐队介绍:

Kataklysm,与cryptopsy齐名的加拿大残酷死亡乐队。所有的残酷死亡乐迷应该对这支乐队相当熟悉。与其他一味求快求重求狠的残酷死亡乐队很不一样,Kataklysm的音乐很有旋律,但又不失其残酷的本质。
Kataklysm,与同为来自加拿大的CRYPTOPSY一样,是两支在BRUTAL DEATH音乐界内举世公认的巨擎乐队,是真正的一代宗师。CRYPTOPSY凭借其高超的技术创造出了空前残忍、暴躁的死亡之音;而KATAKLYSM则通过疾风暴雨般的残死音乐与旋律感强烈的小节的近乎完美的结合,为广大歌迷呈现出一幅癫狂、诡怪、变态的充满个性的魔界之声,是一支融合超前意识与高超技术的经典乐队。

    1992年,当这群土生土长的加拿大人从死亡金属的地下爬上来时,他们那种将悦耳和残忍结合起来的声音,形成一股破坏性的力量,猛烈摧毁的音乐无情地向前涌进世人的耳朵。仅仅一张3首歌的样带——The Death Gate Cycle of Reincarnation,就为他们赢得了足够的赏识,Nuclear Blast公司要为他们出唱片。不久后他们的第一张正式唱片出现在全世界的唱片架上。这张名为The Mystical Gate of Reincarnation的EP(包括杰出的样带歌曲和一首The Orb of Uncreation)标志着又一种极端音乐诞生了——Nothern Hyperblast!  
  Kataklysm的第一张完整专辑Sorcery更实现了他们充满热情的音乐理想:神秘的三部曲,强劲且优美的吉他riff,丰富的失真贝司,以及爆炸般的节奏,还有如汩泡般咆哮的嗓音,全部极端的音乐元素全部笼罩在内。   
  Sorcery发行后,KATAKLYSM与DEICIDE、CATHEDRAL、BRUTAL TRUTH、SINISTER和FLESHCRAWL一起,第一次到欧洲巡演,很快他们就在欧洲发展了众多的歌迷。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美国和墨西哥(这几乎是第一支到墨西哥巡演的加拿大乐队)。  
 Kataklysm的最具技术性且绝对残忍的专辑发表于1996发行。这张名为Temple of Knowledge的大碟在全世界引起的巨大反响,充满技术细节的残酷死亡金属,即便是用最挑剔的眼光来看,你也会对它赞不绝口。它也为乐队带来了第一次正式的自己作为主角的美国巡演。   
  将近3年的沉静后,由于合约到期,他们离开了Hypnotic International,与他们的老东家和解,回到了Nuclear Blast。2000年春,他们的第四张专辑与歌迷见面了!The Prophecy(Stigmata of the Immaculate)将精细与粗暴进行了完美的结合,它无疑是乐队迄今为止最重要最具感染力的专辑,虽然也有评论认为它不如之前的专辑来得凶猛,但是更加细腻的技术使它变得更为耐听。  
  不过乐队还是吸取来自负面的评论,在2001年的专辑Epic(The Poetry Of War)中变得更加沉重,而且加入了一些旋律性的因素,这一举动无疑为乐队赢得了更多的乐迷。他们这次巡演的路程遍及19个国家和地区,专辑销量也进一步增加。  
  在2002年的Shadows And Dust之后,乐队的鼓手Max Duhamel离开了乐队,新的鼓手是Jean-Francois Richard。有了他的加盟,2004年的新专辑Serenity In Fire在结合了早年KATAKLYSM的粗暴节奏和现代美妙旋律之外,技术层面也越发完善,专辑在各大杂志均获得相当好的评价。  
  Kataklysm最初是一支在作词及作曲两方面均有独到之处的乐队,给人的感觉相当清新,也因此而倡导了Nothern Hyperblast的小潮流,到现在虽然有所收敛,但其中蕴涵的力量却更耐人寻味,不愧是Brutal Death Metal风格中的王者。  
     总之 Kataklysm是将brutal death、thrash、melodic death、core等元素融于一炉。主唱继续是由一低一高组成双主唱,有些段落采用低音、高音交替对唱,让人觉得置身于一片混乱恐怖的世界之中。鼓的节奏快并大量运用碎拍的打法。鼓手力量很足,高速双地鼓有一种迅猛的感觉,很有气势。而有时的中速地鼓则像人恶狠狠地用棍殴打你的胃,棍棍到肉相当过瘾。而吉他的riff就结合了旋律死亡,残酷死亡和核式音乐的特点。尤其是旋律感很强,在这张专辑里的一些小节有时甚至让人误以为是北欧的旋律死亡,而有些小节则核味十足。Kataklysm不像有些残酷死乐队,只重视重型的riff而忽略了solo的重要性。在他们的专辑中你能听到不少优美的solo。Kataklysm能做到到了旋律 不失其残酷死亡乐队的本色。在重型和旋律中取得一个不错的平衡点。
     总体来说 ,很多残酷死亡金属的录音都给人一种朦朦胧胧的感觉。而KATAKLYSM每件乐器像没有关联的拆墙工具。一上来就直入主题弄个满堂红。 很多地方是每件乐器互相铺垫,层次感很鲜明。可以看出队员们在编曲上花了不少心思。

《Sorcery》(1995)专辑介绍:

对于加拿大的残忍死亡金属乐队,我更喜欢Kataklysm 甚于Cryptopsy。因为他们在极度暴力的死亡引擎下面还有丝丝寒意,让人毫无质疑地知道他们来自“北方”。他们玩死亡金属理念和Morbid Angel乐队一样,非常注意对于文化背景的探索,而不是一味地傻粗鲁。这是他们的第一个全长专辑,共分为5个段落,两个部分,依然是讲魔法的真实和生命的轮回,这是其实是很“黑”的话题。回到他们的音乐,混合有大量的Thrash/Speed Metal段落,但其余都十分粗鲁和压抑感,最后一曲令人遐想的器乐曲结束,并为下一张专辑拉开序幕。从这张专辑开始他们加入了一线死亡金属乐队的阵容。

这是乐队于1995年推出的第1张正式的完整作品,是一张将乐队的才华完全释放的不可多得的死亡佳作。主唱与上一张小专辑相比发生了些细微的变化:低音唱腔更低,有如来自魔界的吼叫在我看来是人类可以发出的恐怖唱腔的极限;而变态尖叫偶尔发出的“哇…”的叫嚷,充满了邪恶的变态气息,与低吼遥相呼应,构筑了一幅猛鬼世界的恐怖画面。而乐队的吉它演奏与上一张小专辑一样,给我的突出感觉简单地概括就是:充满了忧郁气息的阴邪之气笼罩全身。吉它RIFF以典型的阴暗、恐怖的DEATH METAL RIFF为主,而时常出现的大量旋律感强烈的RIFF将整体音乐的氛围酿造得异常灰暗、迷离。乐队的鼓,BLAST BEAT军鼓依然给人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不仅厚重有力,而且速度飞快;但双踩似乎所占比重有所减弱,与小专辑相比明显发挥要差一些。不过仅仅是鼓手手上的工夫,就已经将音乐作得充满了压迫紧张感。总之,这是一张非常出色的融入旋律死亡元素的残忍死亡佳作。但这仅仅是开始,KATAKLYSM将为我们贡献更多出色的作品.

《Temple of Knowledge》(1996)专辑介绍:

乐队于1996年推出了这张被称为乐队代表作的―“Temple of Knowledge”。与上一张专辑“Sorcery”相比,这张专辑在各方面都发生了较大的变化。首先是录音,这张专辑的录音似乎轻了一些;其次是鼓,以前作品中疯狂的BLAST BEAT贯穿全篇,中、慢速BEAT也有很大比重,而这张专辑中BLAST BEAT使用频率更高,而且加入了大量“核”音乐中那种跳跃式的BEAT。在速度有所加快的同时,原来的那种复杂、多变的感觉也有很大的减弱;然后是主唱。低音与高音的唱腔都作出了一定的调整。低音变得更接近中音嘶吼式的唱腔;而高音则更加疯狂,有时持续时间很长的“呀呀呀”喊声让人有一种脑浆欲裂的感觉。不过上一张作品中的魔鬼吼叫唱腔却不见了踪影,这一点比较遗憾。而唯一未见有多大变化的是乐队的吉它演奏。大量的阴邪的DEATH METAL RIFF及旋律动人、好听的RIFF交织在一起,构成了一种奇妙的效果,让人在体会“残忍”的同时,也感受到了“哀愁”的意境。原本这张“Temple of Knowledge”是我最喜欢的KATAKLYSM的作品,但最近我更偏爱乐队早期作品及在“The Prophecy”中的出色的发挥。

《The Prophecy》(2000)专辑介绍:

这是一张非常优秀的专辑,在死亡金属的暴力方面达到前面专辑所没有的境界。和其他那些能够长久生存下来的超级乐队一样,他们乐队每一张专辑都在保留风格的基础上寻求变化。刚听的时候,新主唱Maurizio的嗓音好象不如以前Sylvian的标准兽吼来的爽,可是当你仔细去听每一个演唱的环节以后,你会发现Maurizio会在3种到5种高低不同的吼声中来回切换,而且应用自如,难度有多大你自己试试就知道了。不谈演唱,这张专辑的编曲更加细腻,大量运用双主唱,在效果和节奏中没有象以前此类乐队惯用的停拍,一气呵成,每一首曲目中都有几种情绪,但又连接紧密而且流畅。录音方面在(据我所知)加拿大最好的录音室Victor Studio,层次感、各种效果的声音处理都非常准确,总之这是一张耐人寻味的专辑,比以前的专辑更加复杂,在稳健中加入更多嚣张跋扈的感觉,越听越好!


这是乐队于2000年重回Nuclear Blast后推出的第4张正式专辑。个人认为这张专辑是KATAKLYSM的巅峰之作,是一张将更凄美的旋律音符更好地融入更猛烈的BRUTAL DEATH音乐骨架的、令人匪夷所思的、空前绝妙的作品。最令人感到振奋的是乐队的鼓,超高速BLAST BEAT军鼓从头到尾就仿佛是机关枪扫射一般,飞快、强劲且富有稳定感。而双踩也非常紧促。另外,一些THRASH BEAT速度也很快。总之,乐队在这张专辑中鼓的表现可以说在“快”、“重”、“稳”这三方面都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水平。听这张专辑时有时我会联想到VADER这样的鼓手占据显著地位的乐队。除去鼓之外,乐队的吉它、贝司演奏也可以说是天衣无缝、近乎完美。除去大量的跳跃感强烈的THRASH METAL RIFF及恐怖阴森的DEATH METAL RIFF外,也有很多充满忧郁的、旋律动听的RIFF,而这两者的结合可以说妙不可言,有时甚至给我一种SUFFOCATION加IN FLAMES一样的感觉。而BASS演奏在这张专辑中表现得也很突出,在很多首歌中有非常精彩的BASS SOLO。稍微有些遗憾的仍然是乐队的主唱,唱腔与上一张专辑基本一致,虽然增加了力度与厚重感,但我仍然怀念乐队早期的恶魔猛鬼式的唱法。不过,仅凭乐队的鼓,我就认为这完全是一张死亡音乐的杰作。












巴西Sepultura(埋葬)乐队介绍:

死亡金属乐队Sepultura(葡萄牙语“埋葬”)乐队于1984年成立于巴西的Belo Horizonte,成员包括主唱麦克思·卡瓦莱拉(Max Cavalera)和鼓手伊戈·卡瓦莱拉(Igor Cavalera)两弟兄,另外还有他们的同学:吉他手Jairo T.以及贝斯手保罗·平托·Jr.(Paulo Pinto Jr.)。Sepultura乐队是巴西最为知名的重金属乐队。他们创作了很多影响深远的专辑,象《Bestial Devastation》以及《Morbid Visions》。1986年由吉他手安德里亚·基舍尔(Andreas Kisser)接替了离队的Jairo,乐队于1987年发行了专辑《Schizophrenia》,这张专辑为Sepultura赢得了世界级地下乐队的声誉。1989年的专辑《Beneath The Remains》以及1991年的《Arise》由Roadrunner唱片发行,进一步的提高了乐队的知名度。Sepultura狂躁的音乐让人不禁联想到Metallica以及Iron Maiden这些急流重金属乐队,而有很强政治观点的歌词则是受到朋克乐队Dead Kennedys的影响,Sepultura对死亡的认识并没有只停留在死亡和绝望本身,他们也谈到了对巴西政治腐败的不满,这也就是他们与其它死亡金属乐队不同之处。

在与Epic唱片签约之后,Sepultura乐队在1993年发行了专辑《Chaos A.D.》,这张专辑身后是一片喝彩声,一路高歌最终进入了全美专辑排行榜的前40位。之后是一系列名为“Pantera”、“Ministry”、 “Ozzy Osbourne”等等的巡回演出。这个四人组合于1996年发行的专辑《Roots》也获得了相当的好评,因为他们将重金属摇滚中常见的即兴重复与亚马逊印第安人奇特的音乐节奏相结合,当然这给乐队填词也带来了不小的麻烦。 1997年主唱麦克斯离开Sepultura,这使得Sepultura的前景显得非常黯淡。但剩下的乐队成员最终还是决定留下,他们招收了新主唱 Derrick Green(德里克·格林)并于1998年发行了专辑《Against》。Sepultura最新的专辑《Nation》于2001年发行燃烧的灵魂-- 突出政治Sepultura的《Chaos A.D》和《Roots》。

人们不会忘记,当那些故弄玄虚地摆出一副反宗教的表象的 Death metal乐队都似乎有一张共同的面孔的时候,当他们片面地追求大音量噪音的同时不知不觉地陷入单调乏味的俗套,长时间呆板的声音又具有了催眠的功效的时候,这时候有一支具有强烈政治态度的乐队制造出了一种骇人听闻的凶狠的声音,他们使你能感受到因愤怒而燃烧的灵魂,这就是来自巴西的乐队—— Sepultura。 Sepultura在巴西是一支受到政治压迫的乐队。乐队灵魂人物,主唱兼吉他手马克斯·卡瓦来拉(Max Cavalera)与依高·卡瓦来拉(Igor Cavalera)兄弟二人在军校读书期间就开始对Led zeppelin、Kiss、Black Sabbath产生浓厚兴趣,并试图蓄发,后被校方制止而未遂。Max认为他们当时有一种被压抑的愤怒和痛苦,迫使他们成立了一支具有鲜明政治态度的并带有对专制制度的怨恨与复仇心态的乐队。他们与吉他手Jairo T,贝司手Paulo Jr在1984年宣告乐队成立,并取名Sepultura,在使用葡萄牙语的巴西,对Sepultura的理解是“冥界阴间”和“埋葬”的意思。愤世如仇的他们大有埋葬那个不公平的世界的气势。他们1985年录制的一张名为《Bestial Devastation》(兽性的蹂躏)虽影响不大,却奠定了他们今后发展方向的基础。1996年他们公开发行专辑《Morbid Visons》(病态幻想)1997年由于技术等原因原吉他手Jairo T被一位来自Pestilence(瘟疫)乐队的吉他手Andreas Kisser所替代,这个阵容一直坚持到1997年5月Max Cavalera离队,另组Soulfly为止。这期间Sepultura又录制发行了《Schizophrenia》(精神分裂症);《Beneath The Remains》(遗迹的下面);《A rise》(发生);《Chaos A.D》(公元后的混沌);《Roots》(根)五张专辑。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最有价值的就是《Chaos A.D》和《Roots》。1993年发行的《Chaos A.D》是最有政治性的一张,其中Refuse/Resist(拒绝/抗拒)对人权斗争的现场做了最直接的概括描述。 Chaos A.D Tanks on the streets(公元后的混沌,坦克上了街) Confroting Police Bleeding the Plebs(愤怒的警察血伤平民) Raging Crowd Burning Cars(愤怒的群众焚烧汽车) Bloodshed starts who’ll Be Alive?!(屠杀开始,谁还活着?!)这几乎是所有人权斗争的血腥场面的写照,在巴西Sepultura理所当然地被当做异端而被禁止,被驱逐。流亡国外,使他们更加激起了爱国的情绪,1996年发行了《Roots》(根)专辑,其中内容与音乐元素上更加体现出他们对巴西土着居民人权状况的关注。大量民间打击乐节奏片断在音乐中反复出现,各种民间音乐元素也仿佛具有了灵魂。Track 1是《Roots Bloobly Roots》(血脉的根)是一首最具代表性的实例,典型的Death metal配器,Napalm Death式的非压制和弦Riff,吉他定弦采用下调小三度定弦法(#C#FBE#G#C)。吉他的失真重而厚,充满了低沉的压抑感,节奏中使用了一些民间打击乐器,和土着部落的节奏片断。引子由节奏吉他与贝司、鼓一起奏出粗壮有力的四小节(x x x x x)的Riff后,四小节迭入主音吉他的衬托,后加入主唱的吼声,吉他即而变为咆哮的(x xx xx x)节奏型,音乐充满了紧张感和黑暗的气氛……这可以说是二十世纪摇滚乐在思想内容上与吸取民间音乐因素上最具代表的范例,同时也是最成功的范例。它充分地表现出摇滚乐最本质的东西,鲜明的政治性、思想性和尖锐的批判性。在当时的确是一个顶峰时期,摇滚具有了更深的社会意义,在今天看来也是如此。 Sepultura咬着牙对那些文化**们说,他们从来没有他*的媚俗过,从来没有死皮赖脸地做SHOW过,从来没有向黑恶势力妥协过,从来没有放弃过对公众人权的关注,从来没有背着良心给**者唱过赞歌。 Sepultura向我们证明了一件事:摇滚乐的力度不是单*声响,更重要的是思想内容!


《Beneath The Remains》(1989)专辑介绍

   1989年推出了这张他们最佳的唱片,乐队THRASH METAL的结构与死亡金属的速度完美结合的风格发挥的淋漓尽致,吉他的表现极为出色,运用大量的THRASH METAL和弦,音色低沉有力,旋律性的solo非常流畅,鼓的速度还算不上疯狂,但却重而清晰,主唱的演唱也极富煽动性,与同期其他死亡金属音乐相比编排精致,变化较多而又不失狂暴和速度感,堪称死亡金属史上最佳唱片之一。

这是一张敢于和SLAYER的Reign In Blood比肩的Thrash专集,冲这,它就绝对值得收!因为牛逼可不是吹出来的,听完这张专集的感觉更是如此,虽然不能说就真的灭了 SLAYER(SLAYER在俺心目中始终是无可替代!),但其中蕴涵的力量也足以让人吃惊。如果把两者的音乐比做扁人手段,SEPULTURA用的是铁拳,将你锤晕;SLAYER用的就是鹰爪,将你撕碎。都够你一戗,但致命度还是有差别的。

什么是Thrash,什么是他妈的Thrash?这才是他妈Thrash!终于在1989年,埋葬发行了他们的传世经典《Beneath The Remains》,本人以前曾经在Blog里面说过,通常在比较NB的音乐面前,一切描述都显得有些苍白。但鉴于本人宛如江水加口水的景仰与佩服之情,所以决定还是写点什么,当然,这并不为了磨练人生意志,更不是来显示自己的无知。

经典之一:层出不穷的Riff,确实是有太多的Riff了,Riff得你头昏脑涨,Riff得你的脖子脱臼;颗粒感十分的强,一丝一毫,听的清清除楚,动感十足,风驰电掣,(似乎这两个词在我的Blog里面出现过好多次了,哎,本人脸皮一向比较厚,见谅,见谅)。

经典之二:区别于Metallica的master of puprpets,有几首招牌歌曲作为榜样,而把这张专集推上了经典的宝座,埋葬的这张,乃是从头到尾,每一首歌曲,每一个片段,都是经典,都是招牌。

经典之三:节奏十分的稳健,衔接处理上也没有丝毫的勉强之处,整张专集听起来一气呵成,不能说大气磅礴,但是算是霸气十足,听了一次之后你绝对会有再听的欲望,确实有点令人回味。

经典之四:Max的唱腔与音乐特有的音色与气氛吻合的相当的完美,在这里所说的音色与音乐气氛是指干的音色以及吉他的滞音所迎造的一种工业时代的撞击与恐怖之声,联系到时下,最容易让你想到的就是伊拉克战争的尸体与恐怖组织割下俘虏头颅时候的情景。有点扯了。

真想不通为什么那么多人说Sepultura是支死亡金属乐队,个人认为至少在这一张专集以前Sepultura做的是纯正的Thrash音乐,尤其是本张,甚至上一张里面灰暗扭曲的吉他旋律线条在这张里面也少了不少。











英国CARCASS(尸体)乐队介绍

Carcass是来自英国的超级死亡金属乐队,1985年成立,1996年由于鼓手的意外发病解散。乐队在11年的生涯中风格经历了迥然不同的几个风格时期。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乐队,乐队的创始人- 贝司手兼主唱 Jeff Walker上学是学生物研究,显然他是学以致用,歌词中充满了各种医学词汇。因此他们早期是的音乐经常被认为是开创“医学名词流派”的Grindcore的经典乐队。他们的音乐经常用晦涩难懂的医学词汇去描写赞美血淋淋的人体器官,非常病态,与Grindcore中其他暴徒般的气质的音乐有很大的区别,更多了一分扭曲的理智和思考在其中,而且编排上远较其他Grindcore乐队复杂。中期的Carcass为瑞典旋律死亡金属的贡献很大,音乐中自然渗入了北欧死亡金属注重旋律性的特色,从而形成优美与残暴相结合的音乐风格。后期的Carcass又改为Death N' Roll风格。似乎也正式从那时开始,众多老牌死亡金属乐队开始向这一方向发展。最伟大的是Carcass各个阶段的作品均得到业内很高的评价,他们的乐队成员在解散Carcass之后也是开枝散叶,一系列的优秀乐队由Carcass诞生,因此这是一直对于整个极端金属界都具有相当意义的一支。
 
他们的音乐风格经常被认为是Grindcore,而且把他们与NAPALM DEATH和BRUTAL TRUTH相提并论,并列为Grindcore的代表乐队。其实Carcass除了早期的作品称得上是Grindcore音乐外,乐队更多的时候是在玩一种非常独特的死亡金属。至于音乐表现手法,Carcass的音乐确实象Grindcore乐队一样快速有力,残暴至极,但编排上远较Grindcore复杂,应该说完全是死亡金属那种继承自Thrash Metal的编排方式,而且带有英国乐队特有的严谨细腻的特点。另外在乐队全盛时期,队中有来自瑞典的超级吉他手Michael Amott 助阵,音乐中自然渗入了北欧死亡金属注重旋律性的特色,从而形成优美与残暴相结合的音乐风格,后来Michael Amott 回到瑞典组建自己的乐队Arch Enemy更将这种风格进一步发扬光大。

事实上,我们基本上没有看到过Carcass完全没有变化的作品,从出道以来,他们就一直在变化着,或者说寻求着变化,第一步之后他们从一个小恶魔升华成手持镰刀的大家伙,而这次,无论是镰刀本身,还是他们自己,甚至是头上所顶着深深散发死亡气息的黑色弧圈,都迫不及待地卷进打磨的机器当中,唯一产生的,就是永世被人称颂的作品《Necroticism: Descanting the Insalubrious》,即使是被打上了Grindcore的烙印,却反正让人惊艳不已,同样的,和其他能够载入史册的作品一样,深邃成为其杀手锏,平均长度打六分钟的八首作品在沙场上极度争鸣,驰骋的邪恶让人寒心,比起同样大获美誉的《Symphonies of Sickness》,多了一分精雕细刻,少了一分粗糙腐蚀...虽然表现出来的让人消化道反涌的感觉急剧减少,不过这也应该算是必要的牺牲吧...

虽然我是从听《Heartwork》开始听Carcass的,但是我没有对《Heartwork》有先入为主的好感,只是觉得和我以前听的很多死亡都不一样,非常主流和顺耳的感觉,后来才知道这是修正主义的死亡金属/摇滚转化的过渡态,后来才接触到《Necroticism: Descanting the Insalubrious》的,马上让我对乐队改观(不过我并没有觉得《Heartwork》有什么不好的,只是和想象中不一样,和Carcass这个名称也不太般配)...

《Necroticism: Descanting The Insalubrious》(1992)专辑介绍:


这是一张具有非常意义的专辑,CARCASS在传统的Death Metal/Grindcore中大胆地尝试了更多的前卫元素,使之成为旋律死亡金属的启蒙专辑之一,无论是流畅的旋律,教科书般的吉他riff还是主唱撕裂型的唱法(以前的CARCASS是典型低吼加尖叫的Grindcore式唱法)都在很大程度上对以后的Melodic Death Metal有很大影响。看来瑞典籍吉他手Michael Amott的加入对乐队带来的影响和变化是非常明显的。通常都认为CARCASS在Necroticism之后的那张Heartwork是最经典的死亡金属专辑,其实Necroticism无论在旋律或者技术表现上都丝毫不逊色(或许只有双吉他的编配还没有磨合得足够好),而且甚至更为极端。8首歌的专辑长达48分钟,这意味着每首歌的复杂程度和变化之丰富都比Heartwork中那些4分钟长的歌要厉害得多。可以这么说,Necroticism的经典之处在于它非同一般的音乐分量,而Heartwork最经典的地方是它在各方面的平衡性上做到了极致。由于个人喜好的差异,这两张专辑都可能成为个人心目中CARCASS最好的专辑,当然,我个人还是稍微更倾向Heartwork一些。音乐上,虽然说它是最早的旋律死亡金属专辑,但它与后来瑞典哥登堡那批乐队(IN FLAMES,AT THE GATES,DARK TRANQUILLITY...)的音乐有着天壤之别,这是真正的死亡金属,在你用心聆听的时候,那些优美的旋律带来的绝对不是心情舒畅的感觉,它们散发着一种令人压抑的尸体腐臭味,一种真正感觉腐烂的音乐。我想,这样的感觉多半来自那些如幽灵般飘渺的solo(听听最后一首歌结尾处的那段solo,你就知道我的意思了),每每作呕吐状的第二主唱和一些非常怪异的吉他riff,更不用说用医学名词堆砌起来的歌词了。CARCASS比其他同样以血腥变态为名的乐队最大的不同就是,他们真的能够把音乐做到令人恶心的同时又欲罢不能,而不仅仅是在舞台上吐(假)血或者用一大堆“虐尸”之类的词来装点并不精彩的音乐。如果你是个正人君子或者政治思想工作者,那么最好还是离这样恶心的东西远点。

这是一张非常伟大的伟大专辑,以至于他会让1992年所有的死亡金属专辑黯然失色。他们继续发展了上一张的“病态交响”风格,而且没有丝毫脱离重金属的本质,旋律性、技巧性、以及音乐的合理性和极端音乐的变态、疯狂都发挥到了可以叫淋漓尽致的地步。里面突发奇想般的吉他Solo,音色变化和变奏,只有金属的天才才可能写出。这张专辑无论是在当年还是在今天都不乏新意。虽然我不是一个恋尸癖患者,但是我还是不得不对这张充满了腥味的专辑表示好感。


不知道是不是由于瑞典着名吉他手MICHAEL AMOTT的加入,CARCASS的这张唱片完全变成了一张死亡金属专辑。CARCASS用无穷无尽的吉他RIFF把他们的教科书从“大学教材”提升到了 “博士”的水平。“MILLION RIFFS PER SECOND”是国外一些歌迷对这张专辑的评价,也许太夸张了,但也很好的体现了CARCASS音乐的复杂程度,甚至复杂到追寻一个RIFF何时开始何时结束都会令你感觉晕头转向的地步。专辑中AMOTT还奉献了不少精彩的吉他SOLO,为整体音乐注入了更多的旋律性,由于音色的控制和合理的编排,不会给人丝毫的“甜腻”的感觉。总体上看,CARCASS的这张专辑比前作更复杂,音乐技巧更高超,而且仍然很好的保留了他们独特的病态气质。但我要投诉的是,歌曲实在是太长了,全碟八首歌曲超过四十八分钟,如此复杂而冗长的歌曲对于从任何角度来欣赏的人来说都是一件很疲劳的事情,而且非常容易迷失在局部的细节中而忽略了歌曲的整体效果。但毫无疑问,这是一张出色的死亡金属专辑,是一种只属于CARCASS的死亡金属风格。


《Heartwork》(1994)专辑介绍:

1.这是我最喜欢的专辑,所以这将是一篇很长的碟评,希望你有耐心读完,呵呵。虽然CARCASS的音乐始终是精彩的,但他们的封面设计水准总让我觉得和他们的音乐有点差距,光看看Symphoies Of Sickness封面上那堆烂肉和Swansong封底那张死板的乐队照片就足够让人不以为然了。想来想去,也只有这张Heartwork的封面设计能让我满意,那是个铝合金雕塑的照片,雕塑是由前卫艺术家H.R. Giger创作的“Life Support(生命维系)”,这个让人费解的雕塑仿佛暗示了一种对生命的质疑和探究,似乎与CARCASS一贯的医学嗜好不吻而合。专辑的名字Heartwork(心工?)更是一个生造的单词,同样具有暧昧而不可琢磨的意味,是指心脏手术还是指内心作品?这些意义不明的因素使这张专辑摆脱了以往CARCASS那种典型的血腥加恶心加医学名词的特有气质,在第一印象上就产生一种耐人寻味的感觉。

  专辑发行于1994年,正值Earache公司与Sony唱片的和约期内,对于CARCASS这样的英国乐队来说,在这个时候发行的专辑将被大力推向美国市场,因此CARCASS在这张专辑中有意往主流方向靠拢了一些。但这丝毫没有影响这张专辑的力度,比以往更多的旋律和更为明朗的音色并没有喧宾夺主地掩盖那种死亡的气息和血腥的景象,来自右左两面的力量正是在这里达成了一种巧妙的平衡(这张专辑之前的作品走的是左倾路线,而之后的就是右倾路线了),好听而不腻味,粗暴而不乏味。CARCASS的吉他riff一向是经典教材,这里也不例外,数十个值得品味的riff和这些riff之间精巧的编排和组织让我在每次聆听的时候都能发现新的闪光点,是一张充满细部的专辑。


2.这张专辑他们开始向更旋律和更前卫的方向变化,但是这是一张在国内被高估了的专辑。很多人对这张专辑津津乐道,但是我宁愿把他作为CARCASS向新方向进发的标志。如果说创意,那么上一张已经表现很好,但这一次失掉了原来极端中蕴涵的威力,不能不让我们这样对CARCASS充满期待的人有点遗憾。从这一张开始,CARCASS开始走下坡路,你会发觉他们这一阶段的作品特别多,但是都没有什么像前面2张专辑那样经典的歌了。虽然这还是一张相当不错的金属音乐专辑,但是对于CARCASS这个名字本身来说,仔细体会Necroticism之后,会觉得Heartwork的余味少了一些。

CARCASS的第4张正式专辑,也是一张彻底旋律死亡化的作品。如果说乐队的上一张专辑“Necroticism: Descanting the Insalubrious”还可以算是加入了一定旋律死亡表现手法的GORE METAL音乐的话,那么这张“Heartwork”则将“MELODIC”的因素放大到了极致,而将“GORE”的表现形式缩小到了几乎为零;同时,乐队下一张作品“Swansong”中的DEATH ROCK/DEATH ROLL风格在这张专辑中也初现雏形。本人一贯不喜欢旋律化太强的作品,但CARCASS的这张专辑几乎是唯一的例外,也许因为是我最早接触的死亡作品之一的缘故,对这张“Heartwork”似乎有一种特殊的情缘,虽然一直不太感兴趣,但又总是割舍不下,听了就感到厌倦,但一段时间没听又总想再听一下。(奇怪啊!)乐队的主唱在这张专辑中成为了Jeff的“独角戏”,“涅亚涅亚”的“利物浦发音”带着一股“古色古香”的邪恶、荒蛮味道,听习惯了会被其磁性的声音所感染并深深陷入其中。(像是被魔镜照到后无力反抗的感觉。)乐队的吉他及鼓则完全是MELODIC DEATH METAL较为常见的“套路”:节奏流畅自然、旋律朗朗上耳。一些速度较快的段落则有着相当强的攻击性;凄美动听的SOLO不时出现。与乐队早期的专辑相比,给人的感觉就是一支完全不同的乐队的作品。总之,CARCASS的这张“Heartwork”虽然旋律氛围浓郁,但仍不失浓重的血腥色彩与爆炸般的攻击性,再加上多年来积累起的“感情”,仍位列于个人喜欢的CARCASS作品之中。


这张专辑被很多人称为CARCASS最出色的专辑,但我个人感觉实在是过誉了。首先,我承认在这张专辑中CARCASS的音乐技巧已经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尤其是双吉他的配合几乎天衣无缝,而一些只有CARCASS才玩儿的出来的编排也令人拍案叫绝。但我感觉这张专辑大量的旋律令CARCASS独特的气质所剩无几,尤其是吉他SOLO令人无法容忍,实在太优美了一些,音色也太明亮了一些。虽然,有些人总是联系他们的歌词,说明这种优美的旋律表现这些东西更显得病态。我觉得简直是太牵强了,这种“优雅”的声音无论如何不能和病态、恶心这些概念产生任何联系。何况,CARCASS前面的作品中那种病态的气质绝对不需要你去追寻,而是自然而然扑面而来,根本无处逃避。我个人认为这张专辑的音乐很出色,但是却是CARCASS丢掉自己气质,音乐趋向软弱的开始。另外,有一个观点是,这张“HEARTWORK”是第一张真正的旋律死亡金属专辑,因此具有里程碑般的重大意义。我觉得这个观点也站不住脚。这张专辑的音乐和AT THE GATES、DARK TRANQULLITY等传统意义上的旋律死亡金属完全不同,音乐手法不同,相互之间也没有什么太多的相互影响。我更愿意把这种音乐称作CARCASS自己的死亡金属风格。如果把“HEARTWORK”中的音乐称为旋律死亡金属的话,我想要么这个概念根本就不存在,要么只有CARCASS一支“真正”的旋律死亡金属乐队。如上所述的原因,尽管很多人认为这张专辑如何出色,但在我心目中其价值要低于CARCASS前面的两张作品。













波兰Vader乐队介绍

Vader 组建于1986年,那个时候的波兰连食品和一些基本的生活资源都很匮乏,就更不用说音乐的创作、制作与传播了。此外,来自波兰国内文化领域的各种阻挠也成为束缚乐队发展的重重枷锁。但是,对音乐的执著追求加上乐队自身的超凡实力终于还是让 Vader 与当时著名的 Earache Records 签约,从而成为最早加盟西欧唱片公司的东欧死亡金属乐队。

Vader 的首部作品"The Ultimate Incantation"由 Earache Records 于1992年发表。在这张专辑中,乐队采用了 Slayer 在"Haunting the Chapel"中营造出的那种劲力十足的地下音乐氛围,并汲取了 Terrorizer 的野蛮与残忍和 Morbid Angel 的高度技巧性,令这张唱片极具冲击力和杀伤力,被视为整个欧洲死亡金属的里程碑之一,同时也让全世界第一次聆听到了发自"铁幕"后面充满野性的呐喊声。

由于和唱片公司在沟通上出现了问题,Vader 结束了与 Earache 的合约。94年乐队推出了两部被后来许多人认为是"低估"了的作品,分别是MCD"Sothis"(Repulse Records) 和现场唱片"The Darkest Age - Live 93"(Baron Records)。同是在这一年,Vader 与 Malevolent Creation,Oppressor 等乐队举办了一系列的巡回演出,并表现得十分活跃。

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尽管没有找到签约公司并且目睹了死亡金属渐渐走入低潮,Vader 丝毫没有放弃自己的音乐理念。95年,来自德国的 System Shock / Impact Records 成了乐队新的合作伙伴并给乐队的发展带来了更多的机会。从95年到97年,Vader 连续发表了三张专辑并且都获得了成功,分别是"De Profundis","Future of the Past"和"Black to the Blind"。而他们在这三年中举办的现场演出更是不可思议地超过了三百五十场。乐队的名字被逐渐传到四面八方,从而使他们越来越多地成为媒体关注的对象。

此时的 Vader,已不再是那支由于来自前共产主义国家而引起人们好奇的乐队,而是成了欧洲死亡金属乐坛的领军人物之一。与此同时,荷兰的唱片公司 Hammerheart Records 将乐队早年的两盘样带"Necrolust"(1989)和"Morbid Reich"(1990)合并为一张CD于98年推出,取名为"Reborn In Chaos"。

对Vader 来说,1998年成为了他们音乐生涯中一个重要的转折点。先是在8月,乐队参与了一张由 System Shock / Impact Records 出版的"Live In Japan"的合集,在这张合集于同年12月问世前,Vader 录制了一张新的MCD"Kingdom"并为 Metal Mind Records 拍摄了他们的第一个录像片"Vision and Voice"。10月,Vader 为 Slayer 在波兰的一次演出做了开场表演。年底,乐队签约金属乐坛久赋盛名的 Metal Blade Records。

99年3月,Vader 做为主力首次参加了在美国举办的名为"International Extreme Music Festival 99"的巡回演出。同台的还包括 Gorguts, Cryptopsy, Nile, Divine Eve 等多支乐队。5月,Vader 和 Grip Inc.,Samael 以及 Anathema 等一起参加了在波兰举办的规模最大的金属音乐节 Metalmania。6月,Vader 与 Six Feet Under,Enslaved,Cryptopsy,Thyrfing 以及 Nile 等开始了又一次欧洲巡回演出,而在这个夏季剩下的时间里,Vader 频繁地出现在了德国、比利时、捷克、斯洛伐克和波兰等地的各类音乐节上并在季末 Testament 波兰站的欧洲巡演中做了开场演出。

99年最后的两个月里,乐队一直忙于新专辑的录制并于2000年3月推出了他们加盟 Metal Blade 后的首部作品"Litany"。接着,乐队又进行了两次在欧洲和一次在美国的巡回演出,并且参加了多次位于日本的现场表演。2001年,Vader 发表了一张汇集了不同时期作品的唱片,名为"Reign Forever World",包括三首新歌,三首翻唱歌曲,两首现场和两首日本版"Litany"中的赠曲。

《The Ultimate Incantation》(1992)专辑介绍:

VADER是来自东欧国家波兰的优秀死亡金属乐队。这是乐队加入著名的“耳痛”公司后发行的专辑唱片,是一张非常出色的死亡金属唱片。有着十分快速的吉他riffs,整体音色很有特点,给人一种阴暗低沉的感觉,而且依然保持了比较清晰的优点,鼓的表现更是令人振奋,快速疯狂特别是与整体音乐十分合拍起到了很好驾御节奏的作用,主唱是很典型的DEATH VOCALS,虽然不是特别突出,但也与乐队的整体音乐风格很相配。总体上来看,即使是没有什么惊人的表现,但这却是一张你很难挑出什么缺点的死亡金属唱片,非常适合那些喜欢快速死亡金属音乐的乐迷。











瑞典Hypocrisy(伪善)乐队介绍:

Hypocrisy(伪善)乐队是一支来自瑞典的死亡金属乐队,Hypocrisy在死亡金属界的地位就象Metallica在敲击金属界的地位,无人能代替。他们的表现永远很稳定,可能和自己比不会有什么突破,但是确实他们的整体感是非常出色的。与Entombed、Dismember并称为北欧死亡金属的代表乐队。乐队的灵魂人物peter tagtgren是死亡金属界相当有才华也非常活跃的分子。因此Hypocrisy的音乐风格比较多变,有很强烈的创新精神。总体上乐队以北欧死亡金属的快速、喧闹又不失旋律性的特点起家,在取得一定的成功之后较多的在编曲、音乐性上下了一番功夫,逐渐形成一种整体感很强、具有一种史诗气氛的音乐风格,而且Hypocrisy的音乐当中涵盖了北欧极端金属的许多元素,象北欧民谣、古典音乐、旋律死、黑金属等音乐的特点都在乐队的作品中有所体现,其中黑金属似乎最为乐队成员所偏爱,他们甚至另组了一队黑金属乐队The Abyss,与Hypocrisy同时发展并取得了很不错的成绩。

1992年10月,Hypocrisy正式发行了他们的第一张专辑《Penetralia》,又一个伟大的乐队从渎神开始。这张专辑在Peter自己的录音室中制作的第一张专辑,他们受到Malevolent Creation和Deicide等美式死亡金属乐队的强烈影响,整张专辑充满了美国早期死亡金属的疯狂和愤怒,肆无忌惮地亵渎神灵。当时他们还是5个人的阵容,主唱Masse Broberg的怒吼格外引人注目,连绵不断而又凶狠无比的吉他,就像一群冲出地狱的魔鬼。这些年轻人给瑞典的死亡金属圈注入了新鲜的力量。

1993年9月Nuclear Blast为他们出了第二张专辑《Osculum Obscenum》,这张专辑获得了广泛的好评,它保持了前作的强大的力量,但很显然他们在寻求突破,包括3首来自不久前EP的作品,录音技术在1993年几乎至臻完美,清晰而且流畅,Peter在其中演奏Solo的手法在当时亦是前所未有,到处都是精彩片段,而且他的演唱也是变化反复。在这张专辑中乐队翻唱了一些老乐队的经典作品,其中的Black Metal(来自Venom乐队)格外精彩。整张专辑几乎无懈可击,Hypocrisy前期最优秀的作品。

1994年推出《Inferior Devoties》MCD。只有5首歌的小专辑依然不容错过,点题曲“Inferior devoties”的情绪营造让人们知道他们冷峻的一面,后面的曲目均很精彩。一些歌开始放慢速度,不象前面两张那么凶狠,但是变化反复,过度合理,难度加大,再加上优秀的录音,难怪当年那么多人喜欢他们。

1994年正式专辑《The Fourth Dimension》。Hypocrisy永远在寻求突破,正当他们的作品被广泛接受的时候,他们却开始探索他们并不擅长的演绎方式,随之而来的《The Fourth Dimension》加入了更多瑞典金属的成分,有时速度变缓的音乐中弥散着深深的黑色调,到处是优美的旋律和气氛营造的段落,并且尝试与更多种音乐元素的结合,这使得Hypocrisy的音乐张力更大,并且让人们琢磨不定他们将来会怎么样?专辑在市场方面大获成功,因为其中的情绪实在诱人。但也受到了一些死硬派歌迷的指责,而似乎Peter自己也对这张专辑并不太满意“那段时间对我们乐队来说是一段糟糕的时间,我想《The Fourth Dimension》是一张非常差劲的专辑,是的,那里面的确有一些好歌,但录音的质量实在太差了。”但无疑这种技术化而精致的表达方式成了Hypocrisy新的标签。

1996年,Hypocrisy带来了他们的新专辑《Abducted》,还是在Peter自己的录音室里制作,这时它已正式被命名为Abyss(深渊)Studios。这张专辑无论在表达的内容还是曲目的表达方式都有了更广阔的空间,Peter彻底迷上了外太空的恐怖世界。音乐成分包括80年代的Thrash Metal到Pink Folyd的艺术摇滚。题材从记录斯堪的那维亚古老祭祀中的杀人方式、探讨谋杀案犯心理,到UFO绑架地球人。作品既有“Abducted” 和 “Killing Art”这样的犹如暴风雨般的早期风格作品,也有“Slippin' Away”和“Drained”这样的柔美的作品,体现他们暴虐和内敛的两面。专辑受到广泛好评,个人也认为这是他们第二阶段最优秀的作品 。

Peter到1997年已经忙得不可开交,几乎全瑞典的乐队都来找他录音,他发现自己已经不能够再全身心地投入到Hypocrisy的工作中了。于是他们推出了这张名为《The Final Chapter》(大结局)的专辑,并宣布他们即将解散。专辑的歌词中讲述了一个外星生物在人体内驻留并繁殖,最终控制整个人类的恐怖故事。作为乐队的主创人员,Peter平时非常喜欢科幻类书籍和电影,连续两张专辑的题材灵感可能皆源于此。可能是时间仓促,据说他们的所有创作仅用了2个星期。这张专辑既没有早期质朴和冲动,也没有后期的动人旋律化。使用很多无谓的技巧,但是经不起多听,给人一种造作的感觉。

1999年,正当喜欢他们的歌迷为他们即将解散的消息扼腕痛惜的时候,沉寂了许久的Hypocrisy却带着他们的又一张名为《Hypocrisy Destoys Wacken》的现场专辑重新回到了我们的视线中,专辑中包括11首现场作品,是1999年8月8号在参加著名的“Wacken Open Air”极端音乐节现场录制的,除了老阵容外,还邀请到了Mattias Kamijo客串吉他手,演出中回顾了他们几乎所有的名曲,让我们重新领略了Hypocrisy给人的震撼感受。他们真的在人们的深感意外中复出了,另外这张专辑还包括了4首录音室专辑,也告诉歌迷他们的信专辑正在紧锣密鼓的录制中。

1999年,很快他们在老东家Nuclear Blast出了一张同名专辑。没有突破即意味着被淘汰,这张专辑表明他们要彻底告别过去,再次开始一次对自己的革新。音乐中开始尝试键盘,和一些合唱效果,并带有一些黑金属的元素,专辑依然非常注重音乐的旋律性和气氛的营造。但是显然他们的变化有点时尚的嫌疑,没有得到大家的认可。也许这是新生之前的一个阵痛。

2000年,《Into the Abyss》发行。风格还是延续上一张同名专辑的感觉,看来他们是打算彻底改变乐迷心中的印象。个别几首“Resurrected”、“Fire In The Sky”中间依然还是中速、键盘,并且还有一些黑金属的色彩,并不能吸引人。但是可喜的是“Legions Descend”、“Blinded”这样的曲目十分优秀,超越上张的表现,有了更多的硬度和烈度,尤其是鼓,显得比以前更加快速和愤怒,Peter Tagtgren一个人负责所有吉他演奏、键盘和主唱,当然还有前后期的录音工作。贝司Michael Hedlund 、鼓手Lars Szoke虽然表现永远十分稳定,永不会让人担心,但更象是Peter一个人的陪衬。

2002年, 《Catch 22》发行。我应该算是一个Hypocrisy的忠实歌迷了,我买他们的每一张专辑,现场,DVD,甚至精选...终于到这一张我决定停下脚步了。这张专辑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又一个老黄瓜刷绿漆的乐队”!Peter Tagtren又开始琢磨着怎么把Hypocrisy变个样儿但是看来他盯准了现在最流行的方式(当然还是在地下金属里面),居然玩起半大小子们喜欢的东西来了。这张专辑无论从音色还是编排,怎么听怎么象Slipknot,F**K!如果说还能找到 一点点影子的话,那就是时时充满了速度和力度的窒音,但是已经不能让我产生什么兴趣。1分献给他们精致到极点的录音,1分献给他们的技术!

2004年,《Arrival》发行。Hypocrisy,一个瑞典的金属传奇,Peter Tagtren,一位令人肃然起敬的金属英雄!经过上张《Catch 22》的颓势之后,于04年初又带着他的金属兵团杀将回来! 专辑延续2000年《Into the Abyss》的风格,依然是典型的成熟大气的Hypocrisy曲风, 以中速为主,歌曲中间伴有让人心醉的Solo。从99年同名专辑开始,Peter Tagtren在其作品中加入黑金属的元素,Peter Tagtren大量运用黑嗓,这种改变让一些绝对的老式死亡迷有些失望,但也为一些喜欢突出氛围营造的金属作品的朋友提供了一道大餐.....相比起《Into the Abyss》,新作《Arrival》更加强化了这种感觉。封面设计很直观的描绘了专辑的主题,仍然是Peter Tagtren这几年来着迷的科幻故事,蓝色的基调看了很舒服。总的来说,这属于一张中规中矩的作品。

2006年,《Virus DeLuxe Edition》发行。这张作品保持了他们纯粹的罪恶,拓展了他们制作音乐的经验,一方面也构成了对Hypocrisy统治世界欲望唯一严重的威胁。听他们的歌曲有种窒息感觉,以速度和杀气并存,有着压倒性的癫狂及粗暴蛮横气势。


《Osculum Obscenum》(1993)专辑介绍:

十多年过去了,但当你打开机器,音乐响起的时候,《Osculum Obscenum》所带来的刺激与震惊却没有受到丝毫的削弱,依然那么铿锵有力。Peter Tagtgren是乐队的灵魂,而Masse Bromberg更是个伟大的主唱,93年秋天专辑就像一颗重磅炸弹一样轰开了整个金属界,深受佛罗里达乐队影响的Peter Tagtgren带着他对当时所有极端音乐的偏执热情和北欧人扎根在骨子里的旋律性,带来了这张在当时最为粗鲁野蛮却又流畅动听的专辑。专辑里即拥有老式传统金属的浑厚纯美,又有死亡金属和早期启蒙黑金属的狂放**,(专辑中有翻唱Venom-black metal)。乐队成员至臻完美的编曲演奏,清晰流畅的旋律-紧接着就是要去引领整个地下死亡金属,并宣告瑞典式旋律死亡即将顺应潮流。

《Osculum Obscenum》像一锤重音震动了整个金属界。它很可能是瑞典死亡金属领域有史以来最激烈最粗野的专辑。它同时也是Hypocrisy对于他们对极端音乐所有形式的兴趣所作的第一次努力和证明。他们结合了老式金属音韵的纯粹以及黑金歇斯底里的狂乱--这正是接下来将要统治整个地下金属界并将死亡金属变成历史的潮流。

在《Osculum Obscenum》之后,Masse Bromberg离开了乐队,Peter Tagtgren兼任了主唱的位置,乐队被人熟悉的三人整容得以形成。Masse Bromberg虽然在Hypocrisy不到短短两年的时间,但是其浑厚邪恶可以撕破人脑门的声音加之凶狠无比的鼓点与毒汁四溅的吉他,为我们留下了这张Hypocrisy前期最为出色的,同时也是死亡金属里程碑似的唱片。


《Abducted》(1996)专辑介绍:

当时这张专辑被盛赞为"很可能是瑞典音乐界最后一张伟大的唱片"。事实上,它确立了Hypocrisy作为post death metal执牛耳者的地位。包括他们所作的最伟大的歌曲"roswell 47",这张唱片展示了Hypocrisy所有独有的特征。peter显露了他新的演唱才华,超凡的咆哮以及典型的高音尖嗓。在这期间,他还因在abducted中独特而宏伟的吉他演绎以及总体处理的精湛老道而赢得了极端金属音乐最佳制作人之一的名声。









瑞典Dismember(肢解)乐队介绍:

Dismember于1988年在瑞典的斯特哥尔摩成立,乐队为死亡金属的发展做出了重大贡献,Dismember成立之初包括Robert Senneback(主唱/贝斯),David Blomqvist(吉他)和Fred Estby(鼓手)。成立后乐队制作了一些小样,但到89年末乐队仍默默无闻,同时Estby离开乐队转投Carnage,而Blomqvist则作为贝斯去了Entombed,在Carnage录制他们91年的首张专辑时又去Carnage担任吉他副手。然而随着Carnage的内部不合,Michael Amott离开去了Carcass,而Blomqvist,Estby以及Carnage主唱Matti Karki则一起再次聚集于Dismember。乐队在91年又录制了张小样,不久后Senneback也回来了,再加上新来的贝斯手Richard Cabeza(前Carbonized成员)使得乐队阵容更加齐整。乐队的首张专辑“Like An Ever Flowing Stream”出自1991年,由Nuclear Blast发行,专辑中的音乐清楚地表明着乐队不与传统妥协的气质,这使得这张专辑发行后不久便掀起轩然大波,而Dismember也在短时间内成为歌迷心目中的偶像。经过诸如与Death和Cannibal Corpse乐队一起的巡回演出后,Dismember现场演出技巧以相当高超,同时乐队的歌迷数量也稳步增长。在如此般成功的鞭策之下,乐队的主脑、鼓手兼制作人Fred Estby与公司一起着手考虑为下一张专辑创作歌曲。然而接下来Dismember却出了一张5首单曲的EP“Pieces”,并与Napalm Death和Obituary一起搞了次巡演。在全欧洲范围内乐队为成百上千的乐迷倾情奉献并由此巩固了自己作为地球上现场表演最出色乐队的地位。
  
Dismember的第二张专辑“Indecent And Obscene”听上去亲切而更显成熟,而这种音乐是乐队独创的,但同时乐队抛弃了原先死亡金属的音乐根基。随后的美国巡回演出在当地掀起了强烈反响,回到欧洲后乐队又与Hypocrisy,Amorphis和Benediction一同参加了Nuclear Blast音乐巡演。

  1995年里Dismember发行了一张3首歌的EP“Casket Garden”,以及乐队的第三张专辑“Massive Killing Capacity”,而这张专辑也使得Dismember成为一个传奇性的故事,瑞典已经没有人能够超越他们了。经过短暂创作间歇,乐队带着一张 EP“Misanthropic”和一张专辑“Death Metal”再次杀回金属乐坛,Dismember的蒸蒸日上显示着乐队在第二代死亡金属中仍是一股长青的力量。

  同时,Dismember2年后又带着他们的新专辑“Hate Campaign”回来了,这张专辑里的音乐具有纯正古典乐的一切特征,象“Questionable Ethics”,“Bleeding Over”和“Enslaved To Bitterness”以及专辑中地位显赫的标题曲目,都体现了Dismember所一贯坚持的——乐队曾经并且再次改进提升了对于好歌的独特品位,而 “Hate Campaign”的出炉更突显这一点——专辑以令人无法忍受的旋律、碾磨似的吉他展现着Dismember冷酷无情粉碎一切的形象。

《Indecent and Obscene》(1993)专辑介绍:

这张作品其实才是他们的颠峰之作,在前面的专集和小专辑唱片试探之后,他们充分结合了自己的优势,明确了方向,发表了这张《Indecent And Obscene》。和首张专辑有了本质上的变化,首先他们保持了残忍死亡的速度和力度。更加直白和粗鲁的专辑标题表示了他们的决心。其次他们并没有象小专辑那样一味粗鲁, 而是保留了瑞典瑞典乐队的旋律和冷静,不是简单的一味冲杀。我想早期听过这张专辑的朋友一定不能忘记Dreamingin Red这一首,力度和旋律,安静和暴力的结合,由慢转快,再由快转慢的编写在当初听的时候真的是喜欢极了。小小的遗憾是当时还没有完善的录音,现在听起来还是显制作糙了一些,而且他们的音乐本身也不适合太糙,因此希望有一天他们能重新录制呀!












芬兰Amorphis(不定形)乐队介绍

Amorphis是一支来自芬兰的著名death metal乐队,他们早期的风格带有明显的北欧death metal的色彩,略带black metal味道的吉他音色,快速的吉他riffs,狂暴的鼓击,都显示出乐队与emtombed等老牌北欧death metal乐队一脉相传的特点,不过经过一段时间的发展,他们大胆地进行了变革,屏弃了追求快速粗暴的传统,结合北欧民谣和doom metal的特点,创立了一种旋律与力量紧密联系的崭新风格,从而确立了amorphis在x-metal界独树一帜的地位。

Amorphis这个名字源自单词“amorphous”,意思是“没有确定的形态或外型”。芬兰的这支最具创造性的世界级乐队在他们的近10年历史中确实符合这个名字。Amorphis成功地将70年代的前卫摇滚(progressive rock)、现代金属和中世纪的民族歌曲有机的结合,使得他们高高地位于现有的音乐趋势之上 。他们总是在反潮流,在雷同的音乐群体中创造他们独特的风格。最初的组建者只有吉他手/词曲作者Esa Holopainen和鼓手Jan Rechberger,他们俩很快挖来了主唱/吉他手Tomi Koivusaari--在他的乐队Abhorrence解散后。贝司手Olli-Pekka Laine也很快加入,于是他们于91年中期录制了他们仅有的一张样带Disment Of Soul。凭借充满力量的样带,Amorphis很快就受到Relapse公司的赏识,他们录制了6首歌,与Incantation一起收录在一张split-album。然而由于一系列复杂的原因,专辑并没有出版。从中选出的两首歌特别制作了一张7寸唱片发行,而其他歌则一直搁置,直到晚些时候才重见天日。由于样带和7寸EP的出色表现,Amorphis有了一批坚固的地下追随者,利用他们逐日上升的声望,他们录制了第一张完整长度的专辑The Karelian Isthmus(卡累利阿地峡)。取名为芬兰历史上着名的战场的The Karelian Isthmus,充满了雄伟凝重的死亡金属气氛,比传统的死亡多了很多成分。突兀的doom节奏型,如哭的低吼的嗓音,来自天际的合成器音效更补足了他们新的冒险的音乐。

在回到录音室制作他们的下一张专辑之前,Relapse公司将他们流产的split LP的所有歌曲与93年的Privilage of Evil一起以“Relapse的地下系列”发行。1994年,Amorphis进行了更大的冒险,他们将键盘作为一种主要的乐器来对死亡金属进行改革,并在歌词中大势宣扬芬兰的历史传说。加入了稳定的专职键盘手Kasper Mortenson后,乐队又一次与制作人Thomas Skogberg一起来到了Sunlight录音室,完成了94年的金属杰作--连批评家都赞不绝口的Tales From the Thousand Lakes(千湖传说)。一体化的歌词全选自一本芬兰的民族诗卷--The Kalevala,音乐则融合了传统重金属、doom、death及70年代的前卫摇滚;这张专辑不仅震惊了乐队自己的追随者,也震惊了整个地下金属界。他们为Black Winter Day所录制的电影,最终出现在Death...is just beginning III的影带中。AMORPHIS在欧洲举行了好几次巡演,一起的还有跟他们风格有些相近的PARADISE LOST, GOREFEST,SENTENCED和 TIAMAT。94年晚期,乐队第一次来到美国,作为Entombed北美洲巡演的特邀嘉宾。在开始正式的巡演之前,键盘手Kasper Mortenson被Kim Rantala取代,因为Kasper无力来尽巡演的义务。Kim成为AMORPHIS完整音乐的一部分,也是他们的长期成员。1995年AMORPHIS发表了一张EP Black Winter Day,以在他们的下一张专辑出来之前为歌迷暂时解渴。随后而来的Elegy(挽歌)使他们真正达到了最高峰,在这11首歌的音乐旅程中,我们可以感觉到华美的键盘气氛,迷幻的吉他音色,以及由Tomi和新的清音主唱Pasi Koskinen所创造的清浊交替的人声重唱。Elegy中的鼓手是Pekka Kasari(来自STONE),这样他们就形成了1996年的6人阵容。Elegy的歌词灵感来自另一本芬兰的文学传奇故事,The Kanteletar。这本书包含了近700首诗歌和民谣,反映芬兰人的传统日常生活、人们的哲学和宗教信仰,该书于1840首次出版。基于这本书中的传说和学问, AMORPHIS创造了一曲迷人的前卫摇滚(金属)圣歌。他们通过不同的音乐途径表达了各种心情,从激昂的My Kantele,到压抑凄凉的Better Unborn。这张专辑在重新改建的Sunlight录音室录制,调音师是Thomas Skogsberg,而由乐队自己来当制作人;最后在“旋扭玩家”Pete Pee Wee Coleman的帮助下,在英国的parr Street录音室完成混音。专辑保留了他们固有的黑暗、forboding doom的风格,但用更懒散和散漫的音乐方式表达。Elegy确实是AMORPHIS的又一个里程碑。从他们先前的音乐造诣中提取元素,再结合改革和创新精神形成新的形式,不断努力超越自我,这便是 AMORPHIS一贯的传统。而专辑的销量也非常好,几乎有100,000张。作为Elegy的延伸,mini-CD(迷你/袖珍CD)My Kantale也于1997年露面,它继续了Elegy的神话,为AMORPHIS灿烂的传奇又翻开一页。在接下来的两年里,当他们为下一张专辑创作素材时,键盘手Kim却离开了乐队。  进入1999年。这群芬兰金属梦想者回来了,带着令人惊讶的丰富的有质感的金属圣歌集,他们对自己独特的音乐和幻想进行了更深一步的改革。AMORPHIS在Relapse公司的第七张唱片,那便是强大的Tuonela。无可质疑,这张专辑将把AMORPHIS带到另一个新高。这些不可思议的不可拒绝的令人难忘的歌曲,将潜入听者的音乐记忆里,拒绝离开。在Simon Eferney(PARADISE LOST)的制作下,Tuonela在AMORPHIS惯有的悦耳音调中加入了庄严的黑暗。专辑中迷人的键盘是由临时键盘手Santeri Kaltio完成的,而其他乐器——包括长笛、锡塔尔琴和萨克斯的应用,更强化了音乐体验。从足以令人晕倒的开场曲The Way直到无限强大的结束曲Summer's End,Tuonela很好地将各种风格和才能熔进AMORPHIS的金属根源,这是杰出的改革者的最高成就

《tales from the thousand lakes》(1994)专辑介绍

1994年发行的专辑《tales from the thousand lakes》,是一部经典作品,也是death metal史上最佳唱片之一。乐队加入了一位键盘手,而且键盘在专辑中起了相当大的作用。作品取材自北欧神话,音乐风格也围绕着这个主题展开,吉他与键盘交相呼应不断爆发出优美的旋律,速度虽然慢了下来,但带有doom metal那种超重型的感觉,配合传统的深喉式的death vocals,营造出一种苍凉凄美的氛围,专辑中每一首歌曲都很出色,编曲衔接也合理流畅,有着类似概念唱片般的整体感,对x-metal的爱好者来说,这是一张不容错过的专辑。












芬兰Nightwish(夜愿)乐队介绍:


 成立于1996年的芬兰交响力量金属团Nightwish是芬兰的一宝,北欧的淳厚的古典积淀和重金属的浓烈氛围,造就了Nightwish的天籁之音。

Nightwish ,大陆译为夜愿,女歌手 Tarja 领军的美声金属乐团,近年来大红大紫,号称芬兰的瑰宝。98年的专辑Oceanborn名满天下,是新古典主义和金属气质幸福联姻的典范。

Nightwish在芬兰有多红?看看这个数字应该就不难想像,2002年5月发行的最新专辑,发行不到两周时间,便在芬兰狂卖超过3万张!专辑与单曲双双轻松登上芬兰专辑及单曲排行榜第一名,而Nightwish过去的历年专辑及单曲,张张在芬兰皆有数万张的锁售成绩!

Nightwish最初是由键盘手Tuomas Holopainen、吉他手Emppu Vuorinen及女主唱Tarja Turunen三人於1996年所组成,在录制了一些demo之後,97年中与Spinefarm Records签下唱片合约,首张专辑於97年末时发行。

以正统声乐女高音为主唱,结合Power/Melodic Metal乐风的崭新组合,使得Nightwish谱出道时就颇受到注目。

Nightwish的歌的确不同凡响,特别是他们的美声女主唱Tarja Turunen。如果说歌曲中,吉他、贝斯、鼓的速度是暴风雨加冰雹,那么Tarja的歌声却犹如神圣的光芒穿透浓密的云层,使它雨停云散。

90年代的歌特金属走了一条从摇滚向古典靠拢的路子,而来自芬兰的NightWish,就是这样一支歌特金属乐队,乐风中融合了古典与金属乐各自的特点,加上专业出身的唯美女声主唱,向听者展示出了一幅优美的画面。

Tarja Turunen 从小接受严格的声乐训练,勉强算美女歌手。颧骨很高,给人野心勃勃的感觉。Nightwish 的曲风凌厉,气势逼人,古典段落流光溢彩,金属节奏泼辣奔放,令人有热血沸腾之感。

《Oceanborn》(1998)专辑介绍:

到12月7日,乐队至今最成功的专辑《Oceanborn》发布了.它登上了专辑榜第五名,其中单曲《Sacrament of Wilderness》成功的坐上了单曲榜的头把交椅。Nightwish开始全国巡演,等到99年春天,《Oceanborn》在海外成功发行。乐队在欧洲特别是德国极受欢迎,所有作品全部热卖,他们开始参加大型音乐节并进行欧洲巡演了。[/
专辑在密不透风的紧凑氛围下,穿插了两三首柔和的短曲,舒服得令人暂时忘记了重金属的压抑。这时,长笛,钢琴等便表露无遗,让人觉得像走进了鸟语花香地世外桃源一般。我最喜欢的是他们翻唱的名曲“Walking In The Air”,赋予歌曲以金属的霸气同时,不失歌曲原来的婉转。既有“飞流之下”的气势,也有“绕梁三日”的魅力。值得一提的还有几首男女对唱的曲目,感觉上形式有些像Lacrimosa,同样是低沉的男声配上非常悦耳的女声,或者说更像Rammstein与Stoa同台演出,因为这些曲子既带有Rammstein钢铁般的铿锵,也蕴含了Stoa的歌剧与新古典色彩。

出版于1998年的专辑《Oceanborn》可以说是延续了第一张作品的全部优点。Tarja那仿歌剧唱腔更加激进,而且吉它和键盘中更加入了许多北欧黑金属的演奏手法,整张专辑十分猛烈,所有快板作品在扫射般的Metal riff与喷火的键盘音符推动下叫人热血沸腾。不多的男女双主唱作品如《Deval&the deep dark ocean》等作品中都有一种有别于其它所谓女声Gothic metal组合的独特气质。键盘这次没有过多的音色变化,全是激进的快板旋律.只在《Swanheart》和《Walking in the air》这专辑里仅有的两首抒情慢歌中变幻出一份柔情。尤其令人称道的是,Nightwish乐队的歌词很多写得不错,这在众多摇滚乐队当中是很难得的。

总的说来,Nightwish这张经典之作带来的是一场重金属的极速之旅,偶尔的一两首慢歌,也只不过是紧张刺激之余适当的调剂罢了。无怪乎很多人同意Nightwish的Oceanwish是1998年最佳的重金属专辑之一。
 楼主| 发表于 2014-3-14 10:37:00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4-3-14 18:12:42 | 显示全部楼层
基本是摘抄的吧
 楼主| 发表于 2014-3-14 19:58:3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6楼 xlddz123 的帖子

不是说了是搜集整理的么
 楼主| 发表于 2014-3-15 21:06:52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4-3-18 16:52:4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1楼 ziwa 的帖子

  有点费眼睛
 楼主| 发表于 2014-3-19 11:54:35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午吃饭可以看看
 楼主| 发表于 2014-3-20 21:20:32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4-3-21 09:39:5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觉得lz整理的时候得附上出处,这很多都是来自死域论坛和偏执狂金属网的。

“操!!!“发现是死域上AMP写的碟评
一看到伟大的死亡金属杰作!也是从死域来的

http://www.areadeath.net/main/page.php?id=831
http://www.areadeath.net/main/page.php?id=329

再看看Morbid Angel
http://www.paranoidmetal.com/article.php/123/2

建议LZ补充上

[ 本帖最后由 zsujsk 于 2014-3-21 15:24 编辑 ]
 楼主| 发表于 2014-3-21 11:06:42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上说得极是
都是些代表乐队和代表专辑,就是想推荐给刚开始接触极端金属的朋友看一看、听一听。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吉他中国 (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1104号 )

GMT+8, 2019-10-23 05:50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