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啸堂

吉他中国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2492|回复: 1

Lacrimosa 2012 Tour ---- 法兰克福现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1-29 13:56: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转自豆瓣,作者:夜瞳




从醒来到自己的意识完全清醒、完全在自我的掌控之下,是有一小段时间延迟的。但每次一感觉到自己醒来,不受自己控制的意识就会有种感觉。
   
今天清晨,在我感觉到自己醒来的一瞬间,身体里有种极轻快、愉悦的感觉,让我觉得很舒服,这是我以前从来没有过的。以前醒来的时候,我常常是感觉有一点点悲伤、一点点沮丧的。
   
然后意识慢慢清醒,大脑在自己的控制之下,我很快就明白了意识到身体里那种轻快愉悦体验的原因:昨天晚上我去看了Tilo的音乐会,然后在音乐会结束之后,和另外二、三十个歌迷在大厅里和Tilo及乐队的人待了一个多小时。我终于把我想和Tilo说的话和他说了。

2012年10月15号,Lacrimosa 2012 Tour法兰克福现场。
这是我第二次来Tilo的故乡----美茵河畔的法兰克福----看他的演出。
   
其实我觉得Tilo并不是非常喜欢法兰克福和德国的。
法兰克福,他的故乡,这个曾经给了他心灵那么多伤害的地方,每次他回来,会有什么感触?
   
不过一切都过去了,如今,他可以很坦然的在舞台上微笑着和歌迷说,这里是他出生的地方,然后微笑着等待歌迷的欢呼。
   
可是我还是觉得,那些伤害、那些痛楚,是终其一生也不会痊愈的。只是,随着年龄的增长,慢慢地你可以掌控自己的生活,于是,你可以用层层厚痂去包裹那些伤口,别人看不见,只要不去碰触、不去回忆,有时候你自己也会忘记了他们的存在。
   
只是,它们还在那里、永远都在。总是会有某些瞬间,一些久远模糊的记忆会抑制不住地浮现,会让你痛、让你知道,它们还在那里。
   
于是,我们就会听到《Taube》、听到《This Is The Night》这样的作品... ...

与莱比锡现场不同的是,法兰克福现场来了很多外国观众:中国的我们、墨西哥、俄罗斯、芬兰... ...很多很多的国家。
   
德国的歌迷气质是与这些国家不同的,你很难和他们很热烈的交流、很难一下子觉得和他们成为了朋友。
   
但是,昨天我觉得我已经和2个墨西哥的乐迷、1个俄罗斯的美丽女孩成了朋友。那个俄罗斯的女孩一再说,明年去俄罗斯,一定要联络她、一定要去圣彼德堡找她。当然会,圣彼德堡是明年巡演的第一场啊!甚至,结束离开的时候,她还把LS“打包”回旅馆了:)

因为有了这么多热情的外国观众,法兰克福现场从一开始就很High(话说有LS的现场也不可能不High的哦)!因为我们都挤在最前面,离Tilo的距离不过1、2米,所以,Tilo也从一开始情绪就很愉悦,法兰克福的表演和莱比锡是完全不同的。
   
如果说莱比锡还是一本正经的表演,昨天法兰克福的这场,仿佛就是一场朋友、熟人的聚会。
   
而且,特别让我开心的是,法兰克福这个场地Das Bett的音效超出我预期的好。在“嚎”了三个星期之后,Tilo的嗓音竟然越来越好了。即使是排除现场音效的因素,Tilo在法兰克福嗓音表现,也比莱比锡好。Anne也比莱比锡好。(我并不是说莱比锡的表现很差,只是法兰克福的已经接近完美了。)

不过我们很快就发现这一场的歌单上没有《Ein Hauch von Menschlichkeit》了。这首歌是这次巡演才出现在现场歌单上的,但Tilo这么快就把他取消了,一定是也感觉到这首歌的现场效果并不理想了。
   
这一场的歌单上也没有《Copycat》,看来Tilo自己确实不是特别喜欢这首歌,每次必演,只是为了热情的观众的。而且他还在现场临时取消了下半场开场的《Refugium》,本来List里是有的,不知道为什么。也许这么High的现场,不适合这样简单、干净、抒情的独奏和演唱?真是想不明白啊!有一点点遗憾。
   
这一场一共只有23首曲子。Tilo的嗓音很好,但表演没有莱比锡精彩。只是听这场音乐会我觉得像是在玩,大家都玩得很开心,与莱比锡完全不同的感觉。
   
Tilo离我距离最近的时候,就在我眼前二、三十公分的地方。这一次,我没有很不好意思地避开他的目光,而是发自内心的对他微笑了。每次迎向他的目光,我都会不由自主的对他微笑。
   
还有Henrik,也有一次蹲在了我的面前,把吉它柄伸向观众,都快碰到我了。我觉得Henrik也很可爱呀!于是这次比较留意地看他了,因为他就在我的面前,出于礼貌我也要多多望向他啊!不要让他觉得,他被歌迷冷落了。

所以,Tilo其实在每一场音乐会上的表现都是不同的,所以,Lacrimosa的现场是值得乐迷一路追随着La的脚步跟着一场一场的看的。
   
下一次La的德国巡演,我想我会选择的城市是:莱比锡、德累斯顿、柏林、法兰克福、科隆、汉堡,也许还有卡尔斯鲁尔... ...

这次返场只返了一次,即使LS也无力回天了,因为返场一次之后,后面的观众就开始退场了,他们真是很淡定啊!就像入场前我们在门口等着的时候,Tilo乐队一行人就这么从我们身边走过去、走到旁边的超市里去了,那些等在门口的德国乐迷就这么很淡定的看着他们走进超市,大家什么反应也没有啊!


不过也不觉得遗憾,因为我期待的是散场后与他们的相聚。
   
然后这次等得一点也不辛苦,我们都很舒服的在大厅里聚着,买纪念品、买饮料、闲聊、拍照留念,呵呵,真像一个小型的乐迷Party了。最后留下来的大约有二、三十人。
   
一个小时之后,Tilo他们出来了。除了Tilo,还有Anne、JP和Henrik。乐迷们都是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闲聊,然后Tilo和Anne就沿着场子和一堆堆的乐迷一一打招呼、签名、拍照。
   
然后我和他说了些什么呢?我记得我说我有一件礼物要送给你,这件礼物花了我整整一个月的时间。他挑眉,很愉快地说“Echt/真的吗?”然后我又说,可是为了做这件礼物,我用了整整9年的时间学德语。他再说“Echt?”
   
我说我做了两本,因为开始做了一本,然后发现里面有好多的语法错误(他一脸的笑意,仿佛说没关系),然后又重新做了一本,可惜Copyshop里没有一样的黑色硬壳封面了,所以,我只能做一本软壳的送他。这本硬壳的我要自己留着,所以要他的签名。然后我翻到目录的一页,告诉他里面有两篇文章,一篇是我写的,一篇是一个在中国的朋友写的,所以,我拿出CD《Lichtgestalt》,我说这是她最爱的CD,然后,我也要他的签名,这是我给那个朋友的礼物。Tilo开心极了,很愉快地帮我签了名。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然后我说明年我们会去俄罗斯,为了他的Tour,Tilo说“Cool”,说那我们很快就会明年再见了。我说是啊!明年会再见的啊!
   
后来他说为了安全,要先把我的礼物收好,于是拿着它走进去了,然后一会儿又出来继续和歌迷聊天。
   
妹妹说,他会看么?我想当然,他一定会看的。

大厅里的人们都是兴高采烈的,不和Tilo、Anne说话的时候,大家就聚在一起自己聊天。
除了一个女孩,妹妹说她就像个小“怨妇”,一脸幽怨地独自坐在一边。她精心打扮自己,梳了个费雯丽一般的发型,确实是很美,可是她不是大厅里最美的女孩,因为不自然。我喜欢那个刚认识的俄罗斯女孩,那是一种天生丽质,不加雕饰却自有她令人心动的美。我觉得她才是最美的女孩子。
   
小怨妇一定是对Tilo有太多期待,可是,Tilo对所有的歌迷都是一样的啊!所以,她只好一脸幽怨地坐在那里,都快哭了。
   
最后Tilo又和大家告别了一圈,然后就从她身边的门进去了,也没有特别再和她说话。话说我和妹妹都幸灾乐祸地看着她,等着她哭出来。哈哈,我们是不是很恶毒:)
   
不过最后离开的时候,我们看见她终于还是跑到Tilo的车前要最后一个和他告别了。然后Tilo两手握着她的手臂,是一种安慰的姿态。

好吧,既然这样,我们就不去打扰她了,反正,明年还可以和Tilo再见啊!

搜集了乐队成员的签名,只是遗憾Yenz和Manne一直都没有出来,所以,LS帮我带的给Yenz的礼物只能等下次送给他了!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期待明年的俄罗斯之行... ...
发表于 2013-1-29 17:11:1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在他们的科隆现场
很小的酒吧,是个旧厂房
全场就我和我同学三个中国人。。。三个亚裔。。。三个老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吉他中国 (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1104号

GMT+8, 2017-1-23 04:19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