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啸堂

吉他中国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2317|回复: 0

Lacrimosa 2012 Tour Leipzig 莱比锡印象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1-29 13:52: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转自豆瓣。作者:夜瞳


愿言不获,抱恨如何;安得促席,说彼平生----Lacrimosa 2012 Tour Leipzig/莱比锡印象

图片是Lacrimosa facebook上发的,我自己没拍。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莱比锡,此次巡演的德国第一站,足见Tilo对莱比锡是多么的偏爱。
这次巡演没有带暖场乐队,不知道是没有找到合适的乐队呢,还是继上次巡演两年后,Tilo已经有太多太多要对歌迷倾诉,他根本就不需要其它乐队为其暖场了。
我想应该是后者,这次巡演的每一场,他们都应该唱足3个小时。

当然,事实上,我一直觉得Lacrimosa的演出从来就不需要什么暖场乐队。
只要Lacrimosa恢弘大气的开场曲Lacrimosa Theme第一声钟声开始轰鸣,Anne和乐手们各就各位,场上的气氛就已经接近沸腾了。
而那沸点的到来,正是每次都千呼万唤始出来的Tilo。

1.Revolution
欢呼尖叫声尚未平息,鼓声已经响起。新专辑的同名歌《Revolution》,用它来开场自然理所当然,权当是暖场了。
接下来Tilo说这次将要唱3个小时,虽然大家已经知道了,还是兴奋不已。我就是因为这个才决定多看一场,跑来莱比锡的。

2.Malina
《Malina》还有第4首演唱的《Mandira Nabula》,这样风格的Lacrimosa的歌曲,它们给我的感觉是“轻”,完全没有份量,那些音符转瞬间就从我的耳边轻飘飘的滑走了,在我耳里心中不留半点痕迹。

3.Schakal
第三首是我很爱的一首歌,也是一首现场效果一直相当好的,《Schakal》。我总是觉得这首曲子可以为一部吸血鬼或者恐怖电影配乐。但就是从这首歌开始,我意识到Tilo的嗓子确实是有问题了,而这还不是最严重的,问题更大的,其实是Anne的声音,我后面的歌曲会说到。

4.Mandira Nabula
前面说过了,直接跳过。

5.Feuerzug
这次现场第一个惊喜是这里。
这真是个惊喜,那么多年的梦想,我想看Tilo坐在钢琴边且弹且唱,昨天,终于实现了。其实我一直觉得Tilo不是在弹钢琴,他的手指其实是砸在琴键上的。那架小小的立式钢琴,在Tilo手指的重击之下,飞溅出成串的音符,瞬间就如一片水银泄地,整首歌我就被淹没在这片水银中、淹没在看着Tilo弹钢琴的巨大幸福中,以至于后半段歌曲,在我还没回过神来的时候,它就结束了。

6.Lichtgestalt
等我意识到《Feuerzug》已经没有了的时候,整个人已经开始在第6首《Lichtgestalt》的开头、Anne击打键盘的短促有力的声音中兴奋起来了。这首歌,Tilo的演唱总让我感觉到无比的自信、无比的坚定。好吧,我相信Tilo的嗓子好好的。

7.If The World Stood Still A Day
Anne一开口,就觉得她的嗓音真的有极大的问题,以前她那金属般锋利、能穿透鼓声的嗓音听不到了,这首歌她完全被一片鼓声淹没了,我什么也没听见,就结束了。

接下来,Tilo有一段独白,他的第一场音乐会,19年前就是在Leipzig进行的,他感谢歌迷那么多年来的支持,又引来了人群尖叫无数。
果然Tilo是对莱比锡有着极深厚的感情的。

8.Alles Lüge
这首歌是La的歌曲中特别适合现场的歌之一,它的特点就是旋律流畅。我以前说的,La的音乐可以一直流淌进你的心底,就是这首歌的现场给我的印象。这一次,也不例外。

9.Tränen Der Sehnsucht
但若你问我,La什么样的旋律最能打动我,也许你会吃惊我的答案:最能打动我的,是La最初的旋律,《Angst》和《Einsamkeit》里的旋律。
奇怪吗?其实我并不常听《Angst》和《Einsamkeit》。不是因为不喜欢,而是因为听了觉得太疼了。我一直觉得反复听最早的专辑就是在自虐,就是觉得太疼了。
但每次现场,如果有什么曲子能让我感到心醉,总是这两张专辑的旋律响起的时候。
第一次听La的现场是,这一次,也是。
现在的现场,Tilo不会再喊得撕心裂肺了。剔除了那种能让你身临其境的疼痛,剩下的,就是心醉。
当《Tränen Der Sehnsucht》响起的时候,我再一次在这旋律中沉醉了... ...

10.Alleine Zu Zweit
Am Ende der Wahrheit / 在事实的尽头
Am Ende des Lichts / 在光线的尽头
Am Ende der Liebe / 在爱的尽头
接连三个低沉的“Am Ende”把我从刚才的沉醉中惊醒。听《Alleine Zu Zweit》的时候,我的心一直在疼。这种疼,不是La最初的两张专辑带给我的感觉,而是心痛Tilo和Anne的声音。他们声音中那种如行云流水般互相缠绕、千折百转的感觉,这次的现场听不到了。

Tanz - mein Leben - Tanz / 舞- 我的生命- 舞
Tanz mit mir / 与我同舞
Tanz mit mir noch einmal in den puren Rausch der nackten Liebe / 在爱的纯粹的疯狂中与我再次同舞
曾经,在他们的歌声中,我愿意那样的夜晚定格、停留,我愿意一辈子随他们的音乐起舞。
可是,这一次的这首歌,一直让我心痛。
我目不转睛地望着台上的Tilo,在这种隐隐作痛中,那么真切地感觉,我有多么爱这个人。
虽然他的容颜会一天天老去,他的声音会一天天老去,但,他的歌,和他的人,带给我的那些感动、心醉和心痛,永远不会老,永远清晰、一如昨日。

11.Irgendein Arsch Ist Immer Unterwegs
好吧,痛了整整一首歌,听Tilo那么温柔地骂着那些Ärsche,还是很治愈的。
但是,我还没有从短暂的治愈中缓过劲来的时候,下一首,与其说是让我心痛,不如说是给我沉重的打击了... ...

12.Ein Hauch Von Menschlichkeit
开头Tilo唱了好几句,以我对这首歌的熟悉,我竟然没听出来Tilo唱的是哪首歌。(后来问沙特,她也说开头根本就没听出来是什么歌啊!)
一直到Tilo直接把“Ein Hauch von Menschlichkeit”这句唱出来,我才知道他唱的是这首歌!
真是好伤心啊!Tilo的嗓音已经不能把这起伏悠扬的温柔的感觉完美的表达了,他的声音一直在断。
我想我明白为什么Tilo现在的创作都是短的乐句、音域的起伏也不大了。
如果Tilo创作歌曲,只是把他自己脑子中形成的旋律唱出来、然后记录下来,其实,是他现在已经很难唱出来长句子了... ...

13.Ich Bin Der Brennende Komet
好吧,接下来是《Komet》,我想Tilo这次演唱歌曲的顺序,是精心安排过的。《Komet》,又是一首非常非常适合现场、特别治愈的歌曲。
依稀间当年的风范又回来了!
Tilo毕竟还是Tilo。他现在喊还是喊的出来的,而且在嚎了3个小时之后,说话还是完全正常的,而且,他现在说话的声音特别好听,因为沙哑。(可是太沙哑了,所以表现圆润婉转的长句就唱不出来了。)

接下来的两首都是Anne的:
14.A Prayer For Your Heart
15.Apart
感觉表现都不怎么好,唱不出来,感觉嗓子完全没有打开,尤其唱到高音的时候,非常吃力,比Tilo的感觉还要糟糕。(不过好像等她唱到最后一首,下面的《Not Every Pain Hurts》的时候,好像嗓子终于打开了,终于好像恢复到以前的水准了。)

我记得代替Anne在键盘边的Tilo在弹琴的间隙曾短暂的转头望向在舞台中央且歌且舞的Anne。我不记得是不是在Anne唱这两首歌的时候看到的了。
只是短暂的、一个温柔的注视,让我想起那句歌词:
Nur einmal hab' ich sie begehrt / 只一次,我渴望着她
Nur einmal - jetzt und immer wieder / 只一次,现在就反反复复
他们之间的一切,是否就开始于**那一场巡演中这样一次短暂、深情的注视?

Nur einmal hab' ich sie begehrt / 只一次,我渴望着她
Nur einmal - jetzt und immer wieder / 只一次,现在就反反复复

接下来是半个小时的休息。因为唱差不多要唱3个小时,所以中间,Tilo安排了半个小时的休息。
没想到休息过后,就是这次演唱会的第二个惊喜。

以前的Tilo总是最后一个出场,在大家都就位、观众尖叫得已经快不耐烦了的时候,Tilo才施施然的步出舞台,等待新一轮的尖叫。
可是这次,休息过后,Tilo一个人跑上舞台。
我非常地惊讶?这个人现在转性了?怎么这么反常?

啊啊啊,原来... ...原来接下来的一首是:
16.Refugium
而且,竟然是Tilo的独角戏。这首曲子,除了Tilo自己的钢琴,没有任何其它伴奏,整个舞台是Tilo一个人的表演。
我彻底陶醉在Tilo“砸”钢琴的可爱动作和深情的演唱中了。
Fiona,你看,这首歌就是不需要任何的配器,就只有Tilo和钢琴、这样干干净净的声音,就足够了。

17.Ich Verlasse Heut Dein Herz
接下来是无论怎么唱、怎么演都能令我和许多La迷颠狂的《Ich verlasse heut dein Herz》。
唯一让我遗憾的地方就是:既然Tilo已经把钢琴搬到舞台上了,为什么还把钢琴与吉它的对答、那长长一段荡气回肠的钢琴给省略掉了呢?
Tilo完全可以亲自来呀!
Tilo肯定是没有想到这一点,好可惜啊!希望下次带钢琴演出的时候,能把整首歌原原本本的表现出来。

18.Am Ende stehen Wir zwei
这首歌现场我真的没有什么印象,好像很平静的就过去了。

19.Weil Du Hilfe Brauchst
在这首歌中,我好像看到了沙特眼中有泪光点点。(沙特,有吗?不是我看错了吧?)
是因为在这首歌进行当中,我们身后忽然有人并不高声的唤“Sanitäter.../急救员...”
德国人真的很敬业、反应极快。在这次演出中那些辅助工作人员的一些小动作让我很感动。
比如有一次Yenz在舞台上移动的时候,突然从舞台侧面蹿上来一个小伙子,原来是Yenz的贝司的电线缠在一起、在他的移动下快不够长了,冲上去的小伙子是帮他松电线的。
而这次,“Sanitäter”的短促呼喊话音未落,舞台下面就冲出来两个消防员,然后从我们身后两排的地方,强壮的德国人就把一个晕倒的女观众托到第一排,消防员从隔开观众与舞台的栏杆上极迅速地把她接过去,抬走了。整个过程不过十几秒钟,台上的表演没有一丝停顿,事情就处理完了。
因为那女子就是从沙特身边被抬出去的,我就是侧头看这个过程的时候,仿佛看到了她眼中的泪光点点。

20.Not Every Pain Hurts
Gott sei dank,Anne的嗓音好像终于恢复正常了,好像终于和以前唱得一样了。

21.Ohne Dich Ist Alles Nichts
还是“轻”,轻飘飘的又滑过去了,滑到了接下来的“重”:《Rote Sinfonie》和《Stolzes Herz》。

22.Rote Sinfonie
你想不到的是,在这首歌里是Tilo和JP飙吉它。
宴处,这下我对这首歌的第三段半点意见也没有了,Tilo果然是为了现场写这首歌的(他的新专辑都像是为现场写的似的)。
我甚至觉得遗憾这一段还不够长、重复得还不够!我想现场的观众也是如此。
原本就是,纵然千万人也难掩Tilo的光芒,更不要说Tilo竟然和JP飙吉它的现场!
所以,当唱完了的Tilo极麻利的挂上一把吉它,和JP站到了一起飙吉它的时候(就像在表演《Ich Verlasse Heut Dein Herz》时的JP和Yenz),可以想像场上的气氛有多热烈!
我的眼睛就没离开过纠缠在一起的他们俩,以至于乐队苦心营造的舞台效果我完全没有注意到。
直到整首曲子结束、观众尖叫声迭起的时候我才如梦方醒,注意到整个舞台已经烟雾缭绕了。那两个消防员本来是为这一段准备的。
真的真的我嫌那一段不够长,要再加两倍才好!
不,最好就永远这样继续下去!

从现在开始,La的演出就是高潮迭起了。

23.Stolzes Herz
《Stolzes Herz》,La的极品之一。每次听到它,生而为人的骄傲油然而起。

Aufzustehen auch aus dem Dreck / 从污秽中站起来,
Tief beschmuzt und stolz im Herz / 污痕累累,内心却无比高傲。
Dem Leben neu erwacht / 重新唤醒生命,
Und erwacht ganz neu im Leben / 唤起生命新的光彩。

每次听它,我都会想到《星尘》里的台词,一颗星星对人类的独白:
____________________
You know when I said I knew litter about love? / 你知道吗?当我说:关于爱,我所知甚少
Well,that wasn’t ture / 不,那不是真的
I know a lot about love / 关于爱,我懂得很多
I’ve seen it,I’ve seen it centuries and centuries of it / 我曾看着它,足足数个世纪
And it was the only thing that made watching you would bearable / 它是唯一、能让你所目睹的一切,不再那么难以忍受
All those wars,pain and lies,hate / 所有那些战争、痛苦、谎言、仇恨
Made me want to turn away and never look down again / 让我想转过头去,再也不要向下看去
But to see the way that mankind love / 但是看到人类是如何相爱着的
I mean,you could search the furthest reaches the univise and never find anything more beautiful /我是说,遍寻宇宙,你再也找不到,比这更美好的东西
... ...
____________________

就是因为人类还能爱,所以,人才之所以为人,尽管罪孽累累,人仍有资格,拥有一颗骄傲的心。

一曲《Stolzes Herz》,Tilo彻底令全场的所有观众都沸腾了。
果然是在莱比锡的现场啊!在西德我看过的两个小现场,兰根和法兰克福,这种情景是看不到的,所有的人都大声的跟着Tilo在唱。我真没想到德国人也会这样疯狂,我一直以为他们即便内心再沸腾,也是比较冷静的听完全场,像我似的。
(过两个星期再去法兰克福,看看法兰克福这一次的观众有什么表现。)

《Stolzes Herz》唱完了,全场都沸腾了,然后... ...然后乐队就下去了... ...
哪有那么容易下去的呢?场上的人开始扯着嗓子嚎了... ...
于是自然他们乖乖的就回来了... ...

然后... ...Tilo开口清唱:
So viele Menschen sehen dich / 如此多的人看着你
Doch niemand sieht dich so wie ich / 但无人如我这般凝望你
Denn in dem Schatten deines Lichts
Ganz weit dort hinten sitze ich / 因为 - 我远远地坐在 - 你光芒的阴影之后

然后,乐起响起... ...
不错,是《Der Morgen Danach》!

是的,这首歌非常非常的好听,好听到你可以在德国电台听到它的播放了。
我第一次放这首歌给我学音乐的同学听,她的反应是:这个人的嗓音太淳厚了、太美了!怎么会有这么好听的嗓音!

当然现在Tilo的嗓音没有CD上那么淳厚了,可是在现场,在此时此刻,还会有人在乎吗?
Tilo唱得兴奋开心,下面的观众听得如痴如醉。

Tilo看起来情绪好极了。
从开场到现在,Tilo的表演一如继往的投入,但明显能感觉到他和Anne都比上次巡演要紧张(上次的巡演是他们的表演最轻松最随意的一次)。
然后一直到现在,能感觉到Tilo彻底放松下来了,情绪好极了。
一定是到目前为止现场的反应让他这么高兴。

一曲完毕,他用沙哑而兴奋的声音(啊现在Tilo说话的声音真的很迷人)、优雅的动作,一一示意、介绍每个乐手:
Henrik Flyman
Yenz Leonharot
Manne Ublig
JP(这个JP到底全名叫什么?为什么只有他是用缩写?)

然后,Tilo兴奋的大声宣布:接下来是(接下来的歌名他是拖长了声音喊出来的!):
《Feuer》!

Tilo唱《Feuer》的时候就像个顽童,那种做了很邪恶很坏的事情,自己却仿佛一无所知,仍笑得一脸纯真、一脸无辜的顽童。
CD中童声合唱的部分,就交给全场的观众了,Tilo把话筒转向观众,大家也很配合得大声高唱。
然后空闲下来的Tilo就高举着双臂左右摇摆,让大家一起像孩子一样跟着他发疯。
就这样,《Feuer》是给全场顽童的歌。

唱完了的顽童Tilo掏出手机,让大家再兴奋一些,他要拍张照片发到Facebook上去,然后再来一张... ...
嗯,就是这张了,大家都很开心很兴奋: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幸好没拍到我和沙特(我们站在比较偏左的前排,镜头没收进去。反正收进去也挺难看的,呵呵)

然后乐队又排好队认认真真的给观众鞠躬(每次这样谢幕的时候,Anne都特别让人感动,她这次鞠躬头低得都快垂到地上了),然后又下去了。
此时的Tilo真的特别高兴,连步子都是轻快跳跃的。

然后场上继续嚎... ...
你们不回来我们就嚎个不停... ...
然后乐队真的又回来了!

回来的Tilo还是开心极了,感谢了大家之后,又大声喊着宣布歌名:
《Copycat》!
当然,最后的歌大家已经不是仔细在听了,而是全场的狂欢。
《Copycat》就在最后的狂欢中完美的结束了,然后乐队都很轻快的又一次下去了。
然后音响里就开始大声放音乐了... ...
呜呜,沙特说放音乐了他们就不会再回来了,因为他们要用音乐的声音把场上喊叫的声音盖住。
果然,喊了也没有用了,后面的人开始退场了... ...

好吧,就这样吧,一点拾遗补缺:
1.
不要以为我的记性那么好,几乎把全场的过程都记下来了,其实我是录音了。
当我意识到也许有一天我们会失去Tilo的声音的时候,我就决定这次把现场的声音录下来了。我不能把那样的夜晚永远留住,但我想用录音、用文字,留住点什么。

我总是徒劳地在做这种事情,总是希望,在这个似乎什么都不能长久的时代,还能有什么东西是我们可以坚持的、是我们可以相信的、是永恒不变的。

虽然现场用我这种这么普通的录音工具,录出来的效果差极了,简直都糊成一片了,不过,还是能分辨出每首歌(Tilo的讲话等我有空仔细再听,看看能不能全部记录下来翻译出来)。
这样我就满意了。

2.
建议Tilo下次搬台三角大钢琴上台去砸。
他那么用力的弹琴,那架小小的立式钢琴一直在他手指下颤抖,我真怕它被Tilo砸散架了。

3.
我记得以前说过,这次巡演,开始我有一点不想去看了。
主要是上次巡演他们的表演太轻松随意了,走下神坛的快乐的Tilo,让我有一点失落。
我真庆幸我改变决定了。
这次的演出一点也没让我失望,演出到最后,场上场下都疯了,都像是耗尽了精力:三个小时的专注、陶醉、心痛、兴奋和快乐... ...有了这样的相聚,此生无憾了。
这就是Lacrimosa的魔力。
你觉得台上的人是在用整个生命谱写那一首首歌,演唱那一首首歌,而台下的人,也是在用整个生命去感受、去回应、去疼痛、去疯狂、去欢笑,含泪而笑... ...

4.
散场之后在后门等乐队出来的时候,看到另一个厅另一个小乐队的演出结束了,几个年轻的乐手,自己拎着一堆小箱子就出来走了。
19年前的Tilo的第一场音乐会,也是这样吧?

5.
不过现在的Lacrimosa,在后门停了一辆巨大的巴士(我第一次看到这么巨大的巴士)和两辆货车,工作人员来来回回搬了很久才把所有的箱子搬上货车。
而且我好高兴看到他们的交通工具了,他们就是坐着这辆巨大的巴士,在整个欧洲穿行的。
嗯,他们在这车上,一定是可以好好休息的。

6.
陪沙特,她有小礼物要送。
等啊等啊,快2点了吧?乐队终于出来了。
Yenz很好,看到我们几个在外面等,过来和我们一一打招呼、握手。
如果下次我还会再等的话,记得一定要为Yenz准备一份礼物。

7.
Tilo终于出来了,他送一个女孩子上巴士,然后自己也上去。
沙特上去小声的喊,Tilo!Tilo转身说他一会儿就下来。
然后一会儿他就下来了,问:我可以为你们做什么?

我们不需要他做什么,我们只是想感谢他。
可惜,我说不出话来。
沙特说要Anne,然后Anne过来了。
我只是在一旁默默的注视着Tilo,心里充满了甜蜜和痛楚,听他兴致很好的和另一对德国乐迷愉快的交谈。
他说话的声音很好听,可我听不清也听不懂他们谈得那么热烈,是在说什么。

我的脑子中就出现了标题的那十六个字... ...
我发誓,如果我不能把德语练得像德国人一样流利,我就不再这样等Tilo了。

就是这样了,Ende。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吉他中国 (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1104号 )

GMT+8, 2017-3-25 00:01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